紫色战旗

第26章 插曲

第二十六章 插曲

王胜强,孙志武,盛英娟从天津坐火车来到蓟县县城,住进了县城最高档的祥记酒店。

安排停当,已经是下午了:“志武,妹子,我们先吃饭吧!我刚才问了伙计,这最好的饭馆是聚仙楼,还说这的水好,酒的味道与众不同,反正不着急,吃完饭再逛逛街景。”

“行啊!正好饿了,好好大吃一顿。”

“我就是想逛街的时候看看有什么城里没有的好东西。”

“妹子,你点。”聚仙楼的大堂靠窗的桌子,王胜强和孙志武看着盛英娟,她把手中的菜单慢慢翻来翻去,看似很随意的点了几个菜。

待到伙计把菜上齐了,两个人看了看,那颜色,那材料,怎么看怎么得体

“敢情妹子是个美食家。”

“那可不,我家和八大成,天一坊挨着,看都看会了,有时间我做,犒劳犒劳你们俩。”

“哪天?明天?”

“想得倒美,得看表现。”

“胜强,我和黎明交过手,我都没能坚持一分钟。叶叔说,你比他厉害,是真的吗?”

“不是一个意思,他是从小练的正经的功夫,没有歪的斜的,我是出手伤人,不是一个意思,正经说,要比划,我还未必打得过他。”

“我就不信,你五大三粗的,我黎明哥一分钟就把你打趴下。”

“真的,他太快,叶叔说,胜强更快。”

“我也练过,再快的我都见过,也不至于一分钟。”

“你见到你二叔问问就知道了。”

“那是二叔偏向他。”

三人正说着话,楼梯响起凌乱的脚步声,从楼下走上四五个日本浪人,脸上的骄横表情一览无余。

为首的一人五短身材,穿着一件宽大的浪人服,腰间插着一把短刀,大马金刀的往中间的桌子一坐:“老板,把你们这里最好的菜和酒端上了。”旁边桌子吃饭的人很快走了个一干二净。

王胜强知道资料,1935年底才成立的伪政府,现在这里是非军事区,只有警察,没有中日双方的正规部队,没想到日本人就已经如此猖狂,几个日本浪人高声说着话,不停地催促老板上菜上酒。

“这饭还怎么吃,几个苍蝇在这嗡嗡叫唤,我们换个地方。”盛英娟愤愤地说。

“你什么的干活,在说我们的坏话。”

“你们说话能不能小点声,影响别人用餐,坐的姿势能不能好看一点,不要像个猪一样,吃饭的姿态能不能优雅一点,不要看着像个饿死鬼

。”

“八嘎,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一挥手,旁边一个起身向盛英娟走来,挥拳便向她打去。

还没等她招架,身边的孙志武已拨开那人的胳膊,顺势上去,双拳直奔对方,那人身形一撤,复要上前。

“住手,我来。”为首的日本浪人走过来。

“着什么急?在这把东西打坏了,你们还不值这些东西,下楼到门口,你看怎么样?”

“好,让你知道大日本帝国武士的厉害。”

聚贤楼门口的空地上不停地有人围过来,那个时代在冀东的日本人中国人还是害怕的。

王胜强深深的知道,现在中国人最缺的是血性,最需要打掉的是奴性。

试想一下,抗战中平津一带只有日本一个师团的常驻部队,两万人左右,如果人人反抗,唾沫星子都可以淹死日本人,可实际情况让后世人想起来都脸红。

孙志武刚要上前,王胜强摆摆手:“我来,有日子没打了,想活动活动。”

转身一指:“你们一起来,省的我麻烦。”

“八嘎,你的死拉死拉。”

一挥手,四个日本浪人一拥而上,王胜强不退反进,双手架住迎面两个,右腿横扫,直奔剩下两人面门,接着,翻身换成左腿,只听一片啪啪声,四个人一起倒在地上。

为首的抽出腰上的短刀,抽身上去,刀锋横扫直奔王胜强的脖子,王胜强向后一仰,右手叼住手腕,一个擒拿,只听咔嚓一声,拿刀的手垂下来,反手一个肘击狠狠地打在对方左颊上,一口鲜血喷出老远。

所有的人呆呆的看着,张着嘴,现场一片安静。

太快了,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盛英娟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老板,两块大洋,饭钱总要给

。走吧!愣什么?换家饭馆,我还没吃饱。”王胜强笑着看了看孙志武和盛英娟。

“叶叔没说错,你是比黎明快。”

“我二叔看过你打架吗?”

“没有。”

“那他怎么知道?”

“叶叔不是一般人,别的自己想。”

“那当然,要不我老姑怎么能那样?我老姑心高气傲,在二叔面前还不是像个大姑娘,一般人拿得住我老姑吗?我练武的时候听人讲过,唯快不可胜,快到一定程度时招数就没用了,你有时间教教我。”

“拉倒吧!你受不了那个苦。”

“小看人,回头你不教我,我让二叔收拾你。”

三人走到一个胡同口,胡同内闪出两人:“娟姐,过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李英杰和一个猎户打扮的小伙子。

“英杰。”

“别说了,赶紧走,伪警察在找你们。”

“没事,胜强哥能把他们都打趴下。”

“二叔来时没嘱咐你们,不能引人注目,这一下,还有谁不认识你们?你们的东西在这,跟我走。”

李英杰找的训练场还真是个好地方,王胜强看了很满意。

场地还在平整,砍下的树木堆了一地,山里的石匠在把山上的岩石打成一块块的条石。

“英杰,我这有图纸,什么东西摆哪都写得明白,让大家按这个干,一定一丝不差的照这个,不明白的马上问我。”

“行,没问题。你们先住在老乡家里,房子还没建好。吃的喝的用的我不敢大批买,先将就。二叔说黎明哥来怎么没来?”

“二叔没说,你别操心了,二叔会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