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7章 大本营

第二十七章 大本营

“黎明,把你老姑接来,算了,明天我自己接吧。”

“老叔,以后这事您自己来,我还真不行,等哪天改口叫老婶再说。”

“行了,现在看看意租界的建设情况。”

兰黎明拿来一沓图纸,摊开其中一张图纸:“还是仪品公司设计的,为了防止类似1917年的水灾,建筑和以前类似。您看,基金会办公楼占一个街面,为四层楼高,一半作为办公室,一半作为宿舍,也可以认为是招待所,以后来的外国人都安排在哪住。

大门开在最右边,远离外面大马路,再往里才是咱们的大本营。”

兰黎明拿出另外一张图纸:“从基金会过来的通道一直到下一条马路是二层的仓库,主楼和副楼呈l形,中间没有空隙,向内是一个花园,房间都是临街的布置

我看过,两条马路对过的住户都是二层的小洋楼建筑,从人员讲,都是以前有身份的,最重要的是不太有可能成为监视我们的地点。

至于屋主下面的人不好说,为防止偷窥,只有在内部加强防范措施,楼高都为四层,那几张是内部结构图,现在整体的框架基本建好,正在内部装修。”

叶奋韬想了想:“说个题外话,你们几位住处怎么办?”

“您就只管坐镇,这事还不用您操心。”

“什么不用我操心?”

“尚叔,在日租界为自己打算好了,他得当个汉奸不是。再说,那个山下惠子以前的老公是关东军的大佐,据说还是天皇的表亲,只要尚叔不公开活动,谁也拿他没办法。

我这,在鼓楼附近的沈家栅栏买了两个院子,现在打通了,只要没武器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姚家哥俩在河北黄纬路和河北四马路的地方建了一个天津叫大套的四合院,地方老大,他俩像个土财主。

只有胜强没地方,他暂时没必要,等他不当教官了,再让他琢磨。”

“好啊!怪不得钱花的象水一样。”

“其实,都加一块还赶不上大本营的一个零头。”

“说说内部建造方案。”

“各处基本都有暗室,能放五支长枪的,现在只有手枪和突击步枪,没有重武器,弹药不多,都是两个基数,自卫没问题。”

“不行,一个基数的弹药才四包,能占多大地方?要五个基数,没有重武器,要有手雷,从日本人手里抢的每个屋子来两箱。”

“好吧。”

“我心里不踏实,我想组织一个应急的突击队,掌握在大本营,等车辆到了改装,要有机关炮和重机枪,还要有防护措施。老大,老二他们离住的地方太远,回头我和他们说,在英租界解放南路附近买两栋小洋楼,不能住在租界外

。”

“马路对过分两块,靠交叉口是医院,药厂,仓库的位置,占总面积的四分之三。

靠里面是汽车维修厂。医院,药厂,仓库内部怎么布置我不管,我不懂,你还是找老姑。

汽修厂地下不是一层,是两层,两侧各有一个大型升降平台,足够一辆卡车大小。

地上是修理厂,下面是改装的地方,一次可以改装两辆,工具我这有清单。”

叶奋韬拿过所有的图纸,仔细看着编号:“你看看还有遗漏的地方吗?时间多长才能完工?我指所有的工程。”

“图纸我会仔细再看几遍。还有两个月都可以完工,包括内部装修。”

“也就是说,1935年春节后就可以开始了。”

“是。先前那两处春节开张。训练基地的物资在蓟县县城里买,主要是生活用品。”

“这事让老尚去办,你还是不能走,一直盯到这里的事利索。”

日租界的樱花书画社来的人不是太多,一辆人力车停在门口:“二虎,跟我进来。”

叶奋韬推开门,静子迎了上来:“先生,您好。”

“尚先生在吗?”

“您是...”

“我姓叶。”

“哦,您是叶先生,光听到说您的名,今天见到了,太好了。请上楼。”

“二虎,在楼下喝茶。”

“我当是谁?今天有空。”

“怎么也得看看弟妹。”

“拉倒吧!没事你才不来,进屋再说,惠子不在,在工地忙着呢

。”

“你倒好,和没事人一样悠哉悠哉。”

“我又不懂,有时间还看画,这机会太难得了。”

“你恐怕得挪动挪动,基地要的东西多,他们在蓟县买容易出事,明年殷汝耕这个汉奸就要成立伪政府,你和惠子去一趟,开个贸易公司,地点我选好了,在邦均镇。

此外,在蓟县城关镇开一家茶楼作为掩护,都要以惠子的名义开。”

“那这怎么办?”

“死脑筋,小日本干活你交代好了还有嘛事,工作方面小日本还是很规矩的。”

“行,我正好借着去,好好游山玩水,气死你。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受累的命,注意身体,大家还指着你这个领导呢?”

“我这身体你不知道?没问题,你要好好保护你的身份,不要参加任何的公开活动。”

“放心,我好好当个亲日分子。”

“记住,蓟县县城祥记酒店,胜强会和你联络。”

一个星期过去了,叶奋韬每天检查着各处的进度,看着各种资料,几乎每天和兰黎明,姚家兄弟开个小会。

星期天的早晨,爷几个正在吃早点,电话铃声就响起来:“叶叔,找您。”

“叶先生,我是汉斯,您订购的物品到了,请过来验收。”

放下电话,叶奋韬叫上黎明直奔紫竹林码头,今天拉他们的人力车的两个车夫,一个叫孙二虎,一个叫唐明,都是孙志武以前手下的班长。

孙志武走之前安排的他俩。

“二虎,你们里面有会开车的吗?”

“有,不过只有两个。”

“那就行,回头撂下我们回去叫人过来,有四五个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