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2章 蓟县的安排

第三十二章 蓟县的安排

尚进勇选择的是邦均镇靠着主要对外公路的一块空地,建筑式样没有过多考虑,只是一套普通的四合院,外面是账房,门面,后面住人和生活区,有十几间房。

旁边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和简易的堆场,仓库和堆场都不同的标示区域。

当地的包工头在大洋面前,答应半个月完工,孙二虎带着五个人每天监督着工程的进度。

尚进勇隔几天会来一趟,和孙二虎交换情况:“二虎,还没想通

。”

“尚叔,不知你怎么想的,掌柜的是日本人,我给他看家护院。”

“暂时不能和你说,你不想想,我老婆是日本人,雇的掌柜是日本人,你叶叔会不知道,它让你干是有它的道理,你干好了就是了,现在关键是防止土匪,到时收货都用大洋,土匪肯定眼红。”

“这点您不用担心,每人一支驳壳枪,一支步枪,子弹有的是,我一支步枪配了2000发,我又拿了一挺歪把子机枪,对付土匪富裕。

英杰说,干活的都可靠,知根知底,出不了什么事。”

“这些日子我在谈县城里的房子,你在这自己把握好。”

聚合贸易行在一片鞭炮声中开业了,由于掌柜的是日本人,蓟县城里的大小有汉奸倾向的形形**人物纷纷登场,一时间热闹非凡。

贸易行采取收货付大洋的方式,一时间供货的人群挤满货站门口,每个人的脸上挂满笑容。

账房先生是从县城里元记洋货店跳槽过来的,当时答应他的薪水是每个月100大洋,他又带过来几个业务熟练的伙计,所以,货站忙而不乱。

在蓟县城里祥记酒店的套间里,尚进勇听着近藤一郎的业务汇报。

“一郎,近期主要购买的物资我交代一下,你先以这些为主。

马匹,要100匹左右。

药材,各个酒厂的烧酒,山货,肉类,面粉,厚的土布,毛皮,这些都有人订货。

从城里我们定一些货在这里销售,煤油,蜡烛,花布,丝绸,香烟,鞋袜,食品等等。”

“是,我去安排。”

“没事了,你先回去吧。别忘了,晚上请蓟县有身份的人在聚仙楼吃饭,花钱大方一些,谢谢大家。”

“是。”

转头看着正在打扮的山下惠子:“你是愈来愈漂亮了,走,去谈那个房子的事,我看,还是建一个饭馆吧

。”

“是。”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

当叶奋韬和贾莹带着医生和护士的队伍来到蓟县的时候一阵寒暄后被尚进勇迎进了一家二层大饭店的后院:“看看怎么样?这叫大四合套,后面还有一进房子,安排惠子的亲戚。”

“咱先不说花钱多少,谁能把这套院子和饭馆卖给你。”

“这你就不懂了,咱不有日本人这块牌子,现在冀东是非军事区,殷汝耕这个铁杆汉奸管着,这是那个伪县长给找的。

话说的就远了,这家本来是唐朝宰相赵普的族人也是个世代大户人家,本来伪县长连吓唬带哄,我不落忍,最后给他10万大洋了事。”

叶奋韬和众人落座以后,仔细的看了看山下惠子:“弟妹,上次没见到,这次总算是看到庐山真面目了。”

“还请您以后多多关照。”

“没说的,我和老尚是兄弟,只是没带什么礼物,到天津你们正式结婚的时候再补上。莹妹,你们先转转,我和老尚有话要说。”

屋内只剩下两人:“老尚,物资准备好了?”

“都齐了,50匹马你先带走,肉,蛋,蔬菜,山货,鱼,白面,被褥,鞋袜,连肥皂,牙膏都有,我这还有50匹马,轮换着拉。

我以贸易为名,这没有的在天津,北平,唐山买,拉出去的只说是客户的订单。

只是有一条,二虎他们是外地人,最好换成本地的,好有掩护身份,实在没有也不怕,这事你想着点。再有,大本营也不能没人,我也担心。”

“那我明天就走,怎么多人太扎眼。”

叶奋韬和贾莹带着大批的物资和生活用品以及医生,护士来到训练基地,安顿停当,两个人饶有兴致的来到训练场看着训练

盛英娟从手枪靶场跑过来:“二叔,老姑,跟我来,我来当向导,你们看看哪还得改进改进。”

训练场被划为两大部分,训练场和生活区。

训练场是一块长1000米,宽200米的场地,单独划出了射击场。

步枪的长度有300米,手枪的也有100米,都是固定靶。

右手是生活区,两排条石建造的房屋足有50间,中间有一个很大餐厅和伙房,十几个村里的妇人正在做饭。

“大家辛苦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迎了上去:“我是英杰他姑。您好,托您的福,现在天天大鱼大肉的,加上山里的山货和山菜,白面馒头管够,这不是天天在过年吗?”

“大妹子,他们练得辛苦,必须吃好点。”

“也是,天天我看着想,这还是人吗?以后不就是天兵天将,有了他们,咱这里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咱了,也不用怕小鬼子了。”

“是这个理。您先忙着,我到处走走。”

贾莹把叶奋韬拉到一边:“二哥,你没发现,英娟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胜强。”

“好事啊!你有用武之地了。”

“我们双管齐下。”

“还是你来吧!我事还不少呢。”

“你看你,这事都不关心,还是当长辈的。”

“我天天多少事,晚上还要陪你。得了,别生气,我给胜强暗示暗示。”

“这还差不多,晚上好好伺候你。”

叶奋韬来到训练场,但他看见燕三郎艰难地匍匐前进,不由得停下脚步:“三郎,你还行吗?”

“二叔,我和师兄练这个不行,我是家传轻功,练这个您想想

。”

“也是。”

“我师兄老家离着不远,在下仓。”

“你们不都是沧州的吗?”

“哪啊!燕子门都是蓟县的,现在下仓还有几个师兄弟,不过他们是种田的,不是我们这个营生。”

“你先别练了,叫上你师兄去一趟下仓,不,明天我们一起去。”

一天的训练结束了,吃过晚饭,叶奋韬把王胜强,盛英娟叫到屋里:“胜强,说说情况。”

“现在一共有54人,今天又来了医生和护士,非战斗人员一共12人,从这个月来看,有七个人再训练也达不到要求,准备降低强度。

另一个五公里外的训练基地马上要完工了,以后我想分两部分,那边是低强度和非战斗人员,主要是射击和格斗。”

“明天让三郎和他师兄退出,他们不适合,他们有他们别人做不到的本领。

基地管理有问题,时间,人员的安排,英娟要写出严格规定,现在成了扎堆,图新鲜,互相影响,明天马上执行,下次我来再不像个样子,我可要狠狠骂你。”

“二叔,其实就今天来的那些医生和护士,平常好之呢。都累得动不了了,还图新鲜。”

“英娟,你出去巡视巡视,让新来的别乱跑。”

“胜强,你看英娟怎么样?”

“好,挺能干的。”

“有没有意思?”

“当然,就是不好意思说。”

“我来,自小她听莹妹的,有你这句话就交给我了。”

叶奋韬回头看着贾莹:“还有,每个月让大家回天津玩玩,买买喜欢的东西,到时让你安排安排机会。莹妹,你任务很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