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3章 天津三不管

第三十三章 天津三不管

转天一起来,燕三郎和师兄陪着叶奋韬,贾莹直奔上仓镇程家庄,那里是燕子李三的老家。

程家庄是一个普通的村庄,只有百十户人家。

村子里来了一辆当时很少见的小卧车自然是一件新鲜事,当村里人看见车中走出的是燕三郎时,马上有人到李家报信,不大的功夫,村里出来几个人,热情的向燕三郎打着招呼。

“大伯,我给您介绍,这是盛师叔的结义兄弟叶奋韬二叔,这个您没印象了,您还记得京东老五贾大侠吗?我叔叫五叔的,这是他闺女。”

“知道,没见过,庚子年她刚出生。”

“现在是二叔的老婆。”

“好,好。快请。”

“大哥请。”

李家大伯住在一个普通的庄户院,除了一间正房,两侧各有一间厢房。

宾主落座之后,燕三郎说道:“大伯,二叔这次来有事和您商量。”

“大哥,我以前不知道三郎他们是这里人,现在好了。都是自己人,实话实说,我要拉一只抗日的队伍,听说庄里的后生练过武,所以找来了,现在就是缺人。”

“二兄弟,拉抗日队伍是好事,不过现在庄里没几个有功夫的,要是让他们出出力倒还可以。”

“那这样,能干活的都到新开张的聚合货站,每天一块大洋的工钱,练过武的跟我走,我看看,如果行,以后也到聚合,不太远,就在邦均,也好照顾家里。”

“那敢情好,我问问有多少人。”

“不着急,回头让三郎带他们去。”

回基地前,叶奋韬叫过燕三郎和他师兄:“你们把人带走后交代好了,马上去秦皇岛和昌黎,花时间了解日本人走私的情况,越详细越好,一个月以后回来,多拿钱,分开走

。”

“您放心,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们能了解清楚。”

三不管位于天津老城旧址西南角,在城南一带。

清朝时候还是地势低洼的沼泽地带,那时老城墙所在地西南面有一块杂草丛生、遍布水坑的低洼地,只有逃荒要饭的人搭建的零零星星的小窝棚,随着穷人越来越多,这里也开始有了一个简陋的交易市场。

1900年,八国联军与义和团作战,老城一带成了一片焦土,连城墙也被侵略者给拆了。

有9个国家在天津海河两岸设立了租界地,原来天津城北的繁荣一落千丈,于是,江湖艺人随着小商小贩纷纷南迁,城南变得热闹起来,在东兴市场原址逐渐形成了一个露天游乐场所,与法国、日本的租界相挨着,包括中国在内,三个国家对这块地发生的案件都推诿不管,因而叫--三不管。

这里有卖大力丸和假药的,卖饭馆剩菜剩饭的,剃头打辫子的,拉洋片的,摆茶摊的,等等。

在所谓撂地谋生当中,首推四大生意,也就是相面、说书、变戏法、打把式卖艺,行话叫:“金、批、彩、挂”。

这里的买卖也吆喝着卖,卖驴打滚的吆喝得最好听:“哎!我这是北京新来到的,江米黄米面的,多么高的驴打滚儿啊!吃一块想两块,青丝玫瑰的澄沙馅地滚儿啊——”,听见就想吃。

卖水爆肚的吆喝的最悬乎:“新鲜的爆肚啊!前五分钟这牛还活着哪——”,好么,够吓人的。

叶奋韬想来这里其实是想听马三立的相声,溜达的时候看看打把式,那里面有人是真功夫。

赶上训练休息的日子,训练基地里的大部分人回到天津,叶奋韬叫上侯胜奎,兰黎明,齐英梅,王胜强,盛英娟还有孙志武带着的几个人一起奔向南市。

那时的南市靠旭街即现在的和平路对脸有两家天津卫有名的店铺,一家叫老九章,是专门经营布料的。一家叫老美华,是专业经营鞋类的。

“英娟,你看胜强的穿戴要换换,领着他去老九章看看布料,再到老美华定做几双鞋,一会到连兴茶社找我们,你二叔就是冲着马三立的相声来的,一时半会离不了

。你们甭着急,挑好点的。”

看着两人走进老九章,叶奋韬冲着贾莹竖起大拇指。

一行人走进南市口,从东兴市场一直往里走,一行人来到有两个大院落的空场,里面热闹非凡,一路走来再往里走开始热闹了,先是出现几个挂摊,经常有人坐那求卜问卦。

方桌上摆放着插着竹签的挂筒,算卦的先生白须冉冉,手中总是拿着个大棋子似的东西转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这没有什么可看的。

再左拐,就是一块较大的场地:“王麻子”、“李傻子”的砸石头,要看他们“白呼”半天后,大吼一声把很大的鹅卵石用手掌砸成两半,叶奋韬一看便知那石头是早用醋泡过的,这还挺逗的,他心中暗笑。

老远看见有“武林名师”的武术表演:“过去看看,好多是有真功夫的,你先看看别着急听相声。”贾莹不由分说地拉着叶奋韬走去。

看见的那个打把式的就在不远,走近一看,是姐俩。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在翻着跟头,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在耍着绳枪。

“你看,玩软兵器的那得从小练,是不是有点功夫?”

“是啊!硬兵器有两年就像模像样,软的还真不好练,那个小家伙原地筋斗翻了得有几十个了,有点意思。怎么着,赏点吧。”

“那是,这地没钱的耍手艺,有钱的当大爷儿,你来吧!当回大爷儿。”

“我不太习惯,你来吧。”

“好。”随着话音,贾莹扔出两块大洋落入场中,那姑娘停下身形,向贾莹抱拳拱手:“谢您的赏,歇会再伺候您一段。”

“赶上说书的了。”叶奋韬笑着对兰黎明说道。

“孩子,别翻了,瞧把孩子累的

。”贾莹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顺着那孩子的腰一操手,让孩子悬了空,又转了一圈再放到地上。

“老姑有功夫,那孩子自己停不下来,一般人还不会这手,弄不好就受伤。”

“谢谢大姨。”那孩子一站稳,像模像样向贾莹抱拳拱手。

“得了,我这还有一块大洋,别让你姐姐看见,赶紧揣兜里。”

“张梅,你把今天的例钱先交了。”随着话音,两个一身短打扮,黑裤白衣,头戴礼帽的走过来。

“我不是刚才交完了吗?”

“你们谁看见了,你说没交就是没交,一块大洋。”

张梅默默的拿起地上的大洋,就要递过去。

“慢着,你这是欺负人。”

“大姨,你别管,在三不管还不都这样。”

“今天姑奶奶碰见了也想欺负人,不给。”

“臭娘们,想打横儿,我看你是浑身痒痒。”

“怎么着,还想练练。”

“揍你不用练。”说我,两人挥拳便上直奔贾莹。

兰黎明那几个人刚一要动,叶奋韬伸手拦住他:“你看,那俩混混没什么真功夫,莹妹自己来吧。”

一会的功夫,两个人抱着脑袋,扔下一句话:“等着,没完。”

“大姨,你们赶紧走吧!他们是袁三爷的人,一会来一帮。”

“没事,我看你们姐俩和我们一起听相声,今天你们是摆不了摊了。”

“先生,我怕。”

“有我别怕。莹妹,大哥说的没错,还靠你保着,没你在身边,我还真害怕。走吧!你过瘾了,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