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4章 连兴茶社

第三十四章 连兴茶社

不由分说,一行人拉上这姐俩信步走向连兴茶社。

在天津著名的东兴市场内,最兴旺的就是连兴茶社了。

此茶社专演相声,演员中首屈一指的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张寿臣先生,还有太平歌词演员吉坪三和他的女儿荷花女均在该茶社演出。

其他相声演员有常宝堃、赵佩茹、马三立、马四立、郭荣起、朱相臣、刘奎珍、史文汉、阎笑儒、尹寿山、于宝林、耿宝林,以及东兴市场内最早的相声女演员于佑福、筱琬华等,说、学、逗,唱各有千秋。

要说叶奋韬他们遇见的混混那要从当年清末的天津教案说起。

那时天津人烧了教堂,杀了19个洋人后,英法严正交涉,地方官无法查拿凶手,只得请出当地的青皮领袖,找了19个兄弟出来顶罪,为国家和皇帝献脑袋。

出法场那天全城送行,万人空巷,这十九人没有摆出悲壮的模样,却勾脸上装,打扮成梁山好汉,谈笑风生,大唱着天津快板儿上路

一路上路祭无数,鞭炮轰鸣,一十九口上等棺木紧随其后,人人赞颂他们是为国家为皇上的英雄豪杰,由此可见天津民风之一。

混儿出道也很有趣,比方说有一个人,想当混混儿了,就要出来到胡同口摆谱儿,走路,这里有很大讲究。

先说站,要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前腿虚点,后腿虚蹬,两拳拳心相对,四指相叠,大拇哥朝外,缩肩曲肘,头似扬不扬,眼似斜不斜,如果有人试过这个姿势,别人一看就是吊儿郎当,站没站象的德行。

走路更要练习,衣襟敞开,横甩手,踢踏着前脚掌,外翻膝盖走路,混混儿们管它叫英雄谱。

据说甭管多大年龄的老混混儿只要一站起来,就是这个调调。

我们再说这个想当混混儿的人,逛了一会儿,就会从堂口里出来一个人,劈头盖脸骂一顿,挑了一身的毛病,你一句话也别说,回家再练几个月,回来再逛一遍。

里边的人看你有模有样了,就出来一帮人,开始第二步。

是什麽?“打”!没有原因,就是看你有种没种。

这时挨打的要双手报头,团身曲膝,这叫“叠了”,别管打的多重,不许叫一声,眉毛都不能皱。

这以后就算通过考验,算是正式进了门。

叶奋韬碰见的准确的说,那不叫混混,那就是恶霸,欺行霸市,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侠义精神。

叶奋韬是看过资料的,知道后来枪毙袁文会的时候,袁文会尿了裤子,那还能叫混混。

如果换到以前的青皮混混,他还真得掂量,真的不怕死,从他内心来讲,对中国人只要他不是汉奸,没有人命案在身的都是不能出人命的。

茶社里,一行人占了三张桌子,贾莹把张梅姐俩叫到一张桌子。

“你叫张梅,小不点叫嘛?”

“他叫张明,才十五岁,我俩爹娘死得早,没办法在这混口饭吃

。”

台上郭荣启正在说着单口相声,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只有张梅姐俩显得心事重重。

猛然,茶社的门口涌进十几个人,刚才挨打的两个混混簇拥着一个麻脸人走了进来。

“这是哪阵风把您吹来了,麻五爷。”茶社的经理笑着迎了上去。

那人看都没看经理,旁边的那人指着贾莹说道:“五爷,就是那个臭娘们。”

说话时声音很大,贾莹刚要说话,叶奋韬用眼神制止了她,接着开口说道:“这是谁啊?狗嘴里满嘴炉灰渣子,会说人话吗?”

“她是你什么人,轮得到你吗?”

“不好意思,她是我老婆,有人说我老婆你说我该怎么办?今天心情好,你过来跪下道个歉也就完了,不难为你。”

“放屁,你也不看看这是哪?”

“哪啊!茶社,听相声,谁让我好这一口。”

“这位爷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那个麻脸人说道,抬手指了指张梅姐俩:“回头整死你,还不快滚过来。”

还没等张梅姐俩反应,叶奋韬做了一个伸手拦住的姿势:“那个刚才嘴里不干净的东西过来跪下陪个不是,然后你们这些人都给我滚蛋,搅合的老子听相声都听不好。”

叶奋韬摆明了不会给任何人面子:“您消消气,麻五爷也是场面人。”

“对了,再给这孩子上盘点心,小家伙,多吃点好长身体。”

“好了,上点心。您看,这麻五爷是三爷的人。”

“哪个三爷?”

“袁三爷。”

叶奋韬是明知故问:“哦,袁三,他是尿死嗨,没多大尿性儿

。”

“看意思,这位爷想犯浑,张嘴就来,连袁三爷也敢骂,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吗?袁三很横吗?很了不起吗?”说话间,茶社经理悄悄地离开桌子。

“一会一准要打,胜奎,黎明你们下手轻一点,动不了就行了。”贾莹向这二人轻声说着。

“好啊!今天得治治你的嘴,扳扳你的毛病,招呼着。”那个麻脸的一挥手,后面的人呼啦一下冲了上去。

还没等他们靠近桌子,侯胜奎和兰黎明两人跃身而起,不大的功夫,十几个人倒了一地。

被卸了环的那是兰黎明的杰作,碰到侯胜奎的可惨了,他的手法重。虽然贾莹交代过了,纵然是这样,基本每一掌,每一脚都是骨断筋折。

“怎么不说了,经理过来,问问有现挂吗?保准粘活儿。”叶奋韬不紧不慢地说。

不仅经理吓呆了,张梅姐俩也惊得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看着。

“莹妹,你说,胜奎下手是不是有点重?”

“他还搂着呢?练刀的手脚都硬。”

正说话间,门口又冲来二十来人,到了门口愣在那里。

“看嘛,向里冲,开打。”

“这位爷,这回来的是豹爷,是给三爷看三不管的,您这回麻烦大了。”

“叶叔,我们来吧!弟兄们都带着家伙,这个距离比打靶容易多了。”

“不到万不得已不许用枪,现在还能应付。”

突然,门口的人纷纷倒下,一条人肉胡同中,王胜强和盛英娟快步走来,来到桌子前,盛英娟一屁股坐到贾莹旁边:“老姑,打架不叫我,热闹都看不上。”

原来,王胜强和盛英娟在老九章订好了衣服料子,又去老美华量脚定了几双鞋

两个人兴高采烈的直奔茶社,刚走到巷子口,看见茶社周围聚了很多人,可都和门口有段距离,在那里议论纷纷。

“这回遇见茬口儿了,来了个横主,骂了袁三,麻五压不住,连豹爷都来了,得来了三十多口,这架小不了。”

“别听了,肯定是我老姑,这怎么进啊。”

“硬进呗,你跟我后头。”

说完,王胜强活动了两下手腕和脖子,大喝一声:“劳驾,都让让。”

还没等外面的人抬手,他左右开弓打出一条人肉胡同。

“事是你老姑而起,话是我说的,你看就现在这样子了。”

“你看怎么收场,再打下去非得出人命。”贾莹焦急地说。

“没事,我才不着急呢?老姑,这些人胜强哥一个人就打发了。经理,快上一壶好茶,我都快渴死了。”

“住手。”叶奋韬站了起来,看着门口晃晃悠悠站着的两个人:“经理,今天败兴了,您给我一个电话,改天我来个堂会,买卖开业的时候给我助助兴。”

“好了,您到时吩咐。”

“东西坏了不少,莹妹,拿一千块钱。”

“这位爷,哪用的了这么多。”

“剩下算定金。今天打的人,每人30块治病,莹妹,给钱。回去告诉袁三,少干点偷鸡摸狗的事,当混混就要当个真正的混混,别成了狗烂儿。”

回头看了看贾莹:“莹妹,今天这事一发生,这姐俩三不管是呆不了了,回头你安排安排,你惹的事你得管到底。”

“那还用你说。”

“得了,没事回去。经理,这是我们爷的电话,因为这件事有人找你麻烦给我打电话,我一包到底。”兰黎明递给经理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