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0章 礼花

第四十章 礼花

王胜强举着高倍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军火库,算算时间应该还要有两个小时才能会合孙志武。

现在的日军很骄横,军火库门口的哨兵时不时地凑在一起抽烟,聊天,天渐渐地黑了下来。

接应的后卫斥候来到王胜强的身边:“教官,队长来了,他叫你过去。”

“胜强,汽车玻璃打坏了,你看怎么办?”

“我观察有一阵子了,防备很松懈。再等一会小鬼子吃饭的时间,以他们吃饭的号声为准,大摇大摆开过去,反正天黑看不清后面车上的标志。走,和三郎,草尖再商量商量。”

在集结地,王胜强叫过几个人:“你们看,头一辆车到门口停车的时候,四个哨兵马上干掉,用消音器。三郎,草尖在车的后厢内,进了门跳下,把两边岗楼的哨兵干掉。车一字开入,每个屋子各小组按计划突击。门口我负责,留下五个人干掉巡逻队和探照灯。和所有的人再说一遍,爆头。”

孙志武想了想:“要是炮楼里有鬼子怎么办?我们没有合适的武器对付。”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你看看黎明带来的箱子。”

“怎么是手雷?”

“黎明心细,我们想不到的他一定想到

。准备。”

“停车,证件。”迎接哨兵的是一支黑洞洞的枪口。随着头上的血雾,四个哨兵几乎同时倒地。

卡车一辆接一辆的开进大门,王胜强和两个队员留下来。奇怪的是,探照灯在亮着,却对刚才的事没有任何反应。

等到燕三郎上到跟前的时候都被逗乐了,两个日本兵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嘿!嘿。”叫了两声,日本兵才回过头,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只露出两只眼睛,一身被黑色包裹的人。

他们的手快速伸向立在身边的步枪,但是两道寒光扑面而至,那是他们眼中最后的映像。

第一辆卡车一直开到军火库的尽头才停下,随着每辆车上跳下的身影,军火库顿时枪声大作,不时的伴随着日式手雷的爆炸声。

王胜强在门口的掩体里,身边一挺轻机枪,四支突击步枪死死地盯着巡逻队要来的方向。

探照灯还亮着,照得军火库门前一片雪亮,快速跑来的军火库巡逻队还没有来得及开一枪,铺天盖地的弹雨而至。

“别补枪了,都成筛子了。”

战斗持续了15分钟,突击队员在往车上紧张搬运着箱子。

“胜强,叶叔说的大礼花是什么?”

“志武,不就是训练时教你们的诡雷,不过是做个大的,不过这次来个延时的。按鬼子的反应速度,一个小时应该到,把绳子蘸上煤油,为了保险来三条,走之前点上。”

炸药被集中在军火库的中央,接着,一辆接一辆的汽车开出军火库向蓟县疾驰而去。

军火库门口的掩体上,插着一个黑色的金属牌。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所有的车都感觉到轻微的震动。所有的唐山人在震动中看到了漫天的红云。

被引爆的炮弹,子弹上下飞舞,那不是春节的礼花,那是胜利的鞭炮

天津每到冬季的时候,如果不下雪,总得有几次下浓雾的天气。可以说,能见度几乎只有两三米的样子,造成人们生活极大的不便。对叶奋韬来说,这是机会。这时如果发生案件,可以说没有目击证人,没有案犯逃逸方向,等到大雾散去,好像就什么事都没发生。

叶奋韬和尚进勇此时正在约定的起士林见面:“老尚,小日子过的不错吧。两家买卖,家有美人,大洋有的是。”

“还不是托你的福,和你比差远了,你看你那莹妹,不管什么场合,那动作,说话,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那是医生吗?整个一个**。”

“那你就羡慕吧!谁让我喜欢。说点正事,冀东伪政府成立了,还要建冀东银行**子,摆明了抢老百姓的钱。我想趁着雾天来一家伙,捎带着朝鲜银行。横滨正金银行放后头,得等王梅彻底明白。”

“那是英租界,你可想好了。”

“这次不留黑字的标志,来个无头案。”

“那帮小子去端军火库,你一点都不关心。”

“我担心嘛。这样的装备和训练水平,干不好才怪。”

“也是。”

“咱俩军事上都是白丁,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咱俩就别瞎操心了。”叶奋韬递给尚进勇一根雪茄。

“我是给你预备的,冀东票天津花不了,朝鲜银行有日元,也是给你的,你得周济周济日本反战同盟的人,这些钱我们不留。

其实,我还想搞一下蒙疆银行,就是太远,没法。这是我和你说的头一件事。

第二件,摸摸日租界毒品工厂的情况,我要来一个血溅,回头老二和你联系。”

“钱当然是愈多愈好,英杰在蓟县负责,但我肯定他是地下党。”

“哪有嘛关系?那不也是抗日

。再说了,现在的人简单,判断事物只要是和否,哪像我们那个时代,心眼多的数不过来。”

“我是担心他暴露,现在才是1936年,日子还长呢。”

“是啊!还有冀东大暴动,我们要靠那些日本人救中国人。行,回头我敲打敲打他。

对了,过年我们要开办公会,所有的事都要好好规划规划。

还有一件事,礼花放了,老几位该干正事了,又过年又抱老婆。”

尚进勇和叶奋韬分手后回到家里,山下惠子和一个戴眼镜的日本人在屋里等他有一段时间了。

“这是藤泽先生,有事和你说。”惠子凑近尚进勇的耳边说道:“他和我是一样的人。”

“藤泽先生,你好。”

“尚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山下惠子为两个人重新倒上热茶。

“尚先生,这次来是要请求您一件事,希望您能帮助我们。”

“请讲。”

“我们想建一家医院,原因我不说您也明白,只是资金没有着落。惠子说,钱的问题您能解决,请多多谅解。”

“这个,我要和我的合伙人商量一下。你们需要多少?”

“按照正规医院建的话,购买设备和建设标准病房接近30万日元的水平。”

“那好,您听我消息。”

“拜托了,谢谢。”

送走了藤泽,山下惠子用恳切的眼神看着尚进勇。

“惠子,我说过,你的事我会尽全力,不过你想想,30万日元的钱不是小数目,要给我时间。老叶是老板,这事必须等他同意,不过,你放心,我明天就去,我想他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