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1章 市外武装

第四十一章 市外武装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贾莹推醒了在午睡的叶奋韬。

“英娟来了。”

“知道了,显摆来了。”

“说说战果,是不是发财了?”

“您还真说对了。”盛英娟说道:“他们都在基地,胜强让我自己过来向您汇报。10车走私物品,18车军火,二叔,这是清单,您过目。”

叶奋韬接过清单。

日本布,一千米一卷,50匹。

火柴,200盒一箱,1000箱。

日本烟,50条一箱,200箱。

白糖,20斤一包,1000包。

人造丝,一箱6个10kg的筒子,500箱。

煤油,20斤一桶,200桶。

润滑油,20斤一桶,100桶。

各种罐头,一箱20听,1000箱

底下的一张是军火的明细,叶奋韬最关心的是这个。

他明白,日本是个资源缺乏的国家,只要不停地削弱它的战争潜能,日本是坚持不下去的。

三八式步枪500支,子弹七万五千发。

大正十一式歪把子轻机枪50挺,子弹和步枪一样。

92式重机枪20挺,子弹两万发。

92步兵炮5门,炮弹500发。

90mm口径迫击炮6门,炮弹700发。

各型掷弹筒100支,弹药每箱6发,150箱。

南部十四式手枪,王八盒子50支,子弹2000发。

日式手雷一箱十二枚,一共200箱。

叶奋韬看完清单:“才这点,发什么财?”

“那不是车少装不下吗?”

“得了,不说这事了。过年和不和胜强结婚?我的意见办了。正好过年,热闹。”盛英娟不好意思的低头不语。

“没反对就是同意了,莹妹,咱不急。和基金会开张一起,不过要出了正月。”

“老尚,你怎么来了?真是稀客。”叶奋韬看着推门进来的尚进勇。

“还不是有事,没事我才不来呢。”

“还能有嘛事?还要和我商量。”

听尚进勇说完,叶奋韬看了看盛英娟:“你看怎么办?”

“尚叔是想拖时间,您早想在日租界设立据点。过个一个月,半个月给钱呗。”

“你还是年轻,你二叔想打劫朝鲜银行和冀东银行,到时钱不就有了

。再说,还得观察一段时间,反战同盟不是所有人都可靠。”

“听到了吗?日本人不是好对付的。我不是说这次,以后遇到事多想想。你记住,以后你是独当一面的人。”

“行了,二哥。老尚来就别着急走,我做饭。”

“正是这个意思,还是嫂子知道我的心思。”

“走,英娟,搭把手。”

“老尚,这次直接干横滨正金银行,哪的钱多,过完年就干。这个年好好过,还要抱老婆,这个时代的女人都要个名分。王梅的情报也该差不多了,在英租界,计划得周密点。”

1936年的春节,所有的人都兴高采烈。

叶奋韬在自己私人的会议室召开了一次办公会:“莹妹,你守在门口,任何人不能进来。别在意,回头我告诉你内容。”

“我才不管,也没什么好事。”

“老几位,现在没外人了,有什么说什么。明年就是1937年了,第一要把各自负责的情况总结一下,第二,还有一个事要和大家商量。”

尚进勇说道:“两家日式料理开张,人员除了我们的人就是日本反战同盟的人,今年再开一家医院就齐了。

武器不存日租界,我多准备汽车,到时黎明改装,反正都是轻武器好藏。

特务机关地址,日本联络点和毒品工厂都备案了。”

“老叔,国内能办到的物资一切就绪,不过要订购间谍专用的器材,清单写好了,我也给老大,老二准备了。

只是我要在老大,老二之外再组织一个情报系统,防止一旦暴露有报信的。

汽车改装方面,我准备除了满足各方面各自的要求之外,保持5辆重机枪攻击车,3辆25mm机关炮攻击车,10辆特别保护运输卡车。”

“叶叔,我和盛娟商量,基地藏汽车的地方做一个大型的伪装

。现在训练人员合格已经到了100人,所有的人都达到自卫能力,就是要再加强格斗训练。

现在最关键的是要订购一批城市战的特种装备,就是我们那个时代防暴用的,我这有清单。

还有一件事,我和盛娟已经结婚了,想搬到蓟县县城住,我不想以后看日本人的脸子。”

“叶叔,我和我哥在念书,是黎明给的教材,都是情报要用的,反正费劲。

人员还差不少,尤其是上过学的本市的。

突击队员我把他们集中,便于以后行动。

不过有一件事您想过没有,不管哪个情报点暴露都可能出大事。看了这些日子的书,有点体会,您得想好应对方案。

另外,大的情报点我得要电台,这事可麻烦了。”

“我规划了一下,主要有以下几点。

1.我们穿越带来的物品永久封存。

2.我在瑞士给我们所有的人存了一大笔钱,分在几家银行,今年黎明必须去瑞士看看,掌握好密码及其他情况,以后有大用途。

3.大家都是自愿留下来的,发生什么事都无法预测,但能参加抗战,为了这个国家没什么可后悔的。

下面是具体的事务该怎么办。

老大,老二,大的据点给你们配重武器,一旦暴露,必须坚持三天,到时我有办法。

凭着像碉堡一样的建筑和充足的武器,弹药应该没问题,我还会安排断剑在附近。

大不了,所有的人上盘山打游击。”

叶奋韬转身走到旁边的文件柜,拿出一盒雪茄:“大家尝尝,如果好,我给大家多定点。这是那个克里特从古巴订购的。”

“不早说,别废话,先来一货柜

。”

“老尚,哪有这么多,平分平分。以后,每个月来拿。”

喷云吐雾中,叶奋韬说道:“我现在要说一件事,长城以外的抗日队伍都打散了,没几支完整的,我是想收罗收罗,在盘山建立一支队伍,有机会还能策应市里的行动。你们看呢?”

“那是野战,我不在行。”

“什么野战?还是游击战。黎明,你说说。”

“我在资料上看到,有个蓟州大溶洞。里面很大,后面通着金海湖,住几千人不在话下。日本人知道也没用,只要有弹药,吃的喝的,就是一个日本师团也打不进去,炮轰没用。”

“那我马上去看,先占上,就以突击队训练的名义,给我地址。”

“你别急,我提醒你,老叔订了冲锋舟,你有活了,还要训练水军。哈,哈。”

叶奋韬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我再开个会,关键是谁去当头?”

“李英杰。”

“不行,他肯定是地下党。冀东大暴动那不全毁了。”

“孙志武,配上李英杰当副手。”

“就这样,私下我个别和他谈。”

随着1936年的到来,日本在华北步步紧逼,更由于冀东伪政权的建立,从9.18开始建立起来的各种抗日武装受到了很大损失。

鉴于黑字的抗日事迹,叶奋韬决定以黑字的名义收拢抗日队伍的失散人员,在蓟县翠屏山,府君山建立收拢站,为此,特地召开了一次会议。

在大本营宽敞的会议室里,叶奋韬召集了王胜强,孙志武,李英杰,盛英娟,还有那个什么事都少了现在形影不离的贾莹。

“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黑字要成立一支市外的武装,任命孙志武为队长,李英杰为副队长。王胜强,盛英娟为联络人。现在,大家谈谈具体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