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8章 紫色旗帜

第四十八章 紫色旗帜

黑字二号基地作战室中,王胜强,孙志武,盛建武,李英杰正在做着最后的沙盘演示。

按照各自的分工,王胜强协调各支队伍,盛建武负责镇子里的歼灭行动,李英杰和孙志武各领着150人的长枪队员和开着五辆汽车的30名突击队员在位于玉田,遵化两个县城到平安城镇的公路两边,大约离两个县城10公里的地方

门被推开了,盛英娟走了进来,展开手中的旗帜:“你们看,这是以后我们的军旗。”

“军旗是不是太简单了。”孙志武拿过军旗:“没有?”那是紫色画面上的一个黑睡莲。

“志武哥,二叔做事只看效果,不注重形式。不过,二叔说,等到这批订购的物资到了,黑字作战部队要实行正规化,黎明哥正在干这个事呢。你们打好了这一仗,溶洞那里就可以挂牌了,你就正式成为山大王。”

“那敢情好,先拿这群小鬼子祭旗。”

王胜强摆摆手:“我最后说一遍,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准时打响。早晨长枪队先出发,下午突击队出发。完事建武到一个酒店叫和畅号的接我们的人。”

清晨还未完全映红天空,溶洞侧面的坡道上,站满笔直队列的队伍,一直延续到公路上待装的卡车。

溶洞门口挤满送行的人群,安静的注视着,一色的黑色装扮,别致的作战服装穿在身上,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按捺不住的兴奋。

孙志武站在队伍前方:“兄弟们,今天,对我们是个大日子,这是我们的第一仗,使我们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从今天以后,我得到消息,我们将迈入正规化,话不多说,请我们最高领导者的代表授旗。”

王胜强和盛英娟大步走上来,郑重将军旗双手交给孙志武和李英杰,两个人打开军旗,在晨风中,紫色的旗帜和大大的黑睡莲迎风飘扬。

“兄弟们,我还要给大家捎来我们头的原话,自古风萧萧兮易水寒,我们要壮士一去兮凯旋还,向我们的旗帜敬礼。”

刷,下面响起整齐的声音,王胜强大声喊道:“首战用我,用我必胜,必胜,必胜,必胜....”那随之而来的回应,响彻大地。

这一天的上午,长谷川少佐和小川少尉接到邀请,经过两天的查看已经看好房子,转运站在准备,下午五点在和畅号请他们喝酒,饭后到常春楼找花姑娘

下午的时候,一辆大车满载猪肉,活鸡,蔬菜,大坛子酒等物驶进宪兵队的大门。

小川队长特地将今晚的午饭时间改在五点,长谷川也将特务队今天的任务取消,宪兵队院里忙成一团。

在距离玉田县城10公里左右的缓坡上,孙志武在检查着战壕挖掘情况,在新式工兵铲的帮助下,两条距离公路200米左右的临时战壕按图纸挖成。

现在溶洞的人已经习惯按图作业,图中标注的很仔细,各种武器的位置,射击诸元的确定,枪械射程范围。

“队长,这出问题了。”一个以前孙志武的部下,现在的分队长跑过来。

“你看,步兵炮和迫击炮的位置,按照射击诸元稍有偏差或者炮手操作水平不过关,很可能打到自己人。”

“我说你,到现在,脑筋还没转过来。炮的有效射程是多少?至少在1000米以外,那是打支援的,咱把小鬼子放进来,最多两个小队,不可能一个中队全到,能有多长?

1000米以内是重机枪,600米之内是轻机枪,300米之内是三八大盖,哪能一起开火。

在有效射程之外开火纯属浪费子弹,侥幸命中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回去好好想想教官的讲解,打仗要动脑子,不能像以前瞎打。”

“明白了,回去真得好好消化消化。”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距离遵化县城10公里左右的埋伏点,这要感谢王胜强提前交代了孙志武和李英杰必须要注意的事项。

长谷川和小川换了一身崭新的制服,看着院里摆开桌子上丰盛的饭菜和那一坛一坛的酒满意的笑了。

“小川君,沾了你的光,回到唐山,我要好好清理一下运输特货的会社。走吧!今天先试验一下。”

“是,少佐,我也要在这里清理清理

。”两个人相对而笑走出大门。

酒店的雅间里摆了一桌丰盛的酒菜,酒是当地最好的小白龙酒,在等着最后两个炒菜的时候,两个看着很重的木盒推到两个人的面前,然后被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藤田伍长很郁闷,今天是他在镇子的正门值班,两个日本兵和五个警察百无聊赖的呵斥着进出的居民。

“太君。”一个伙计打扮的人提着一个大食盒来到他的面前:“住在我们那的川崎太君让我给您送酒菜,说您今天辛苦,您就将就在这吃。”

打开食盒,里面是两只烧鸡和四盘炒菜,伙计的手里提着两瓶小白龙。

“很好,回去带我谢谢川崎君。”

“一定,一定。”

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喝酒正在兴头上的藤田对两个日本兵挥挥手,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跑向城门口。

车队停下来,盛建武跳下车,一口流利的日语带着浓浓的东京口音:“川崎先生让我们把货物送到这里。”

“很好。”随后赶到的藤田一挥手,警察搬开了路障。

卡车一辆接一辆驶入镇子内,藤田转身向他的美味佳肴走去。

突然,他站住了,然后直挺挺的向前倒下去,后脑溅出的红白之物撒了一地,与他不同的是,日本兵和警察是向后倒下去。

和畅号的酒席气氛热烈,在川崎夫妇频频敬酒中,长谷川和小川已经有了八分的醉意。

突然,爆炸声,枪声响起,两人被惊醒了,晃了晃有些发热的脑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正在此时,川崎夫妇每人拿出一条手帕,死死地压在他们的脸上,直到两个人慢慢地倒下。

翻开木盒,掀开上面包着的红绸布,两盘钢丝很快将两人的手脚捆了一个结实。

日本宪兵队,保安总队守备队,警察局门口的哨兵很随意的倒在地上,一样的是脑门都有一个弹孔,瞪着不解的眼神

各处的战斗很快结束,每间房子两发榴弹,几乎把几处院子都掀上了天,院子中密集的弹雨封闭了每个角落。

枪声和爆炸声停下来,四个五人组成的小队奔向剩下的三个镇子出入口和镇子南头的补给仓库:“记住,留几个报信的。”盛建武大声的喊着。

过了不长的时间,短暂的枪声停下来,整个镇子安静下来。

守备队的院里,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从房子里爬出来,一个突击队员走上前。

“救救我,我也是中国人。”

突击队员笑了笑:“我知道你是中国人,可不幸的是,你和我穿的衣服不一样。”随即,一颗9mm的手枪弹永远留在他的脑袋中。

盛建武叫过三个分队长:“这次不急,打扫的干净点。”说完,带着两个突击队员向和畅号走去。

楼上的雅间传来两个人不急不慢的说话声:“你说,这次二叔怎么奖励我们?”

“那哪知道?老姑不过交代了,奖励是我们想不到的,好像还挺神秘。还有,野味,山货,酒,一样都不能少。老姑说了,数量不够都不行,我正犯愁呢?”

“没什么?到时赖上教官,尚叔那个货站必须给我们一卡车,要不,我们就不走,看他们还不害怕?”

“对啊!就这样办。”

“我说二位小姑奶奶,回家聊,这地下两头猪,看着就败兴。”

“建武,你看我们这样打扮好不好看,就是小日本的趿拉板不适应。”

“得了,尚叔要破财,我姐夫要举手投降,我姐还得亲自看着给你们装车。小姑奶奶就是惹不起,想想他们多可怜。对了,那俩玩意儿多长时间能醒?”

“是乙醚,两个小时左右。”

盛建武挥挥手:“十五分钟以后门口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