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9章 只是开始

第四十九章 只是开始

驻唐山日本守备队的的加藤中佐正在吃晚饭,电话铃声响起。

电话是驻扎在遵化的中队长上仓少佐,他接到东新庄镇据点的报告,平安城镇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随后,从镇子跑回来的士兵报告镇子受到袭击,是对黑字组织所描述的打扮。

加藤中佐马上在电话中命令遵化县城守备队马上出动两个步兵小队,一个炮兵小队进行增援。

放下电话,马上要通了玉田县守备队,命令中队长浅见大尉带领两个步兵小队和一个骑兵小队火速支援平安城镇。

放下电话,加藤中佐呆坐了一会,想到了镇子南头那个补给仓库,马上要通了驻扎在迁安县的保安第四总队赵雷的电话,命令他派一个团的部队乘车火速驰援平安城镇。

疲倦的坐在椅子上,他已打出所有能打的牌,他只有一个大队,要负担冀东三分之一的防守任务,想不头疼都难。

至于冀东的五个保安总队,他根本认为是警察性质的,称不上是野战部队。

镇子里的补给仓库的汽油,柴油,煤油,润滑油,军服,罐头,酱油,钢盔,军鞋,军刀等等被突击队员搜刮一空,遗憾的是没有发现枪支弹药。

不过,仓库中到有10辆汽车,由于守仓库的人员都去聚餐,只有两个守卫,东西没有什么毁坏,算是一个小小的安慰。

最先接火的是玉田来的援军,一个骑兵小队的日军大约30匹战马在公路上飞奔着。

在92式步兵炮和90mm迫击炮的一次齐射中,只有五匹马还在疾驰,终于,在500米的距离,一阵92式重机枪的弹雨使他们彻底停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随之而来的日军步兵以攻击队形散开,由于没有携带火炮,只能以步兵传统的作战方式。

不幸的是,掷弹筒的射程只有200米,根本靠不上前,轻机枪只有600米的有效射程

所以,日军只有在800米处架起92式重机枪,和阻击部队对射,可悲的是,日军重机枪一旦固定,马上会变成迫击炮的活靶子。

浅见大尉在马上拿着望远镜观察者,奇怪的是和以往遇到的武装不同,自己的部队不动,对方射来的只有重机枪的子弹,还有不时响起的迫击炮弹的爆炸声,没有以前各种武器一齐开火的嘈杂声。

自己的部下在慢慢减少,每发炮弹都要夺走几条生命。

浅见大尉跳下马,看着剩下的部下,仅有的两挺重机枪已经变成了零件,他愤然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挥,剩下的日军散开,以典型的三角队形开始了快速冲锋。

很遗憾,当最后一个勇敢的士兵冲到距离敌方阵地200米处,一阵三八大盖的排枪直接把他打得飞了起来向后摔去。

公路两旁,长枪队中手持三八大盖的队员站了起来,两个人一组向公路走去,他们看到的每个倒在地上的人都是对着脑袋一枪,看着红白之物的飞溅,有的人开始呕吐。

突然,一声爆炸声响起,人们下意识的趴在地上。

那是一个没死的日军,在两个队员靠近的时候拉响了手雷,两个队员顿时倒在地上,腿上渗出鲜血。

马上两个佩戴短枪,拿着急救箱的人跑过去,李英杰急忙跟了过去:“队长,死不了,打了针吗啡。”

“赶紧包扎,止住血,送到突击队的车,他们知道到哪急救,快。”

剩下的人更加谨慎,前面一面补枪,后面跟着的人就在收拾着有用的东西。

一个小时以后,地上只留下一地的日军尸体,空气中凝结着久久不散的血腥味道。

玉田方向的战斗一开始就不顺利,在一轮排炮的齐射不到五分钟,日军炮小队迅速架好92式步兵炮对射起来。

由于只有两门炮,火力被完全压制,但使己方大大减少了伤亡,步兵开始试探进攻。

孙志武看着跑过来的30个突击队员,领头的是学生出身的严明:“队长,这样太浪费时间,我们从后面过去,只要榴弹够得着,不出10分钟解决它

。”

“注意鬼子重机枪。”

“一勺烩,有效射程1200米,重机枪够不着,我们躲着步兵炮。”

当日军两门步兵炮变成哑巴以后,屠杀再次发生了。

打扫战场的时候,一名突击队员飞奔而来:“队长,有大批卡车。”

“什么人?”

“不像是日军,不过,由于距离太远,好像有的车拖着炮,看不清型号。”

孙志武命令道:“步兵炮,迫击炮前移,目标公路。”

92式步兵炮和90mm迫击炮都很轻,五个人移动它根本没问题,没有拆装,只有15分钟,已经向前延伸了一公里。

远处一溜车队的鱼贯驶来,冀东保安第四总队第五团团长**脸色疲倦的坐在驾驶室里,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下来,不远处的枪炮声已经停下来。

他见识过日军战斗力,相信已经把前方抗日武装赶走,以前也发生过,都是一些乌合之众。

“耽误老子时间,小桃红还在家里等着,看意思今天回不去了,到平安城镇里好好养养精神。”他暗暗的想,脸色逐渐的轻松起来。

发动机枯燥单调的运转声使他的大脑陷入昏昏欲睡的状态。

一声清脆的枪声打破了寂静,在车队行进的公路上,一瞬间在尖利的呼啸声中排炮打来,还未等所有的人反应过来,炮弹又至,这是一个四发的急速射。

只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车队的四分之三只能在熊熊大火中呻吟,剩下的汽车都齐刷刷的停在原地,只是很短的时间,全部调转车头全速开去。

举着望远镜的孙志武叹息了一声:“还是技术不到家,回去好好练反应速度和准头。”

回溶洞的路上,孙志武递给李英杰一个信封:“叶叔给你的,他说你按上面写的办,你干这事最在行

。”

贾莹看着得意的站在她面前的王梅,霍晶,身后的卡车被孙二虎他们卸个干净。

小推车上装满酒,野兔,野鸭,野鸡,袍子,飞龙,各种山菜,菌类,难得的是还有十几盒高丽参,扭头满意的对他俩说:“回头俩丫头有大奖。”

“什么大奖?老姑。”

“现在不能说,到时就知道了。”

叶奋韬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很疑惑的看着贾莹:“不会这样补吧!今天晚上不睡觉了,要折腾一宿?”

“我意思明天下午你不是要开会,上午睡个懒觉,一直到晚上都有精神,会还不知道开到几点?”

洗完澡,贾莹把叶奋韬推出浴室,让他在**等一会,他百无聊赖躺在**,把枕头垫高,拿起床头柜上今天刚到的《观察》周刊看起来。

卧室的门推开了又被关上了:“不对,不是一个人。”叶奋韬吓了一跳,贾莹怎么不阻止,他迅速将杂志向前扔去,伸手拿出枕头下的手枪目视前方。

“二叔,你没开保险,打不响。”霍晶快速上去夺下手枪,三个女人来到面前,一丝不挂的王梅和霍晶涨红了脸。

“莹妹,你要干什吗?”

“这不,你说的,任务完成的好要有奖励,她们完成的很好,超出了我的预想,没法办了。我一想,只有把你奖励给她们,她们对别的奖品也没兴趣。”

“我明白了,你是早有预谋,我还奇怪今天吃的这样补。”

贾莹看着两人:“领奖吧!二哥,你开头轻点,和我一样,她们都是第一次。”

“得了。来吧!丫头们,好好奖励你们。”

转天下午,会议室坐满黑字的主要人物,叶奋韬宣布,今天的议题是这次战斗的总结和正规化的建设规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