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0章 各方联系

第五十章 各方联系

“老二,建文,你们俩要给我办两件很重要的事。”当天的课程结束后,叶奋韬将两人叫道自己的私人办公室。

“第一,你们代表黑字和我本人,他们要是问起来,你们称呼我黑字最高领导见见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先生。目的是以他的威望阻止大学生报名二十九军在南苑的学生队,欢迎学生们加入黑字。

第二,见一见许可庸先生,他的真名叫姚依林,他是天津地下党的负责人,他和他母亲住在一起,地址在英租界,西安道,福顺里十二号。目的是给我们他们电台的频率和密码,尽量给我们提供日军情况。

可以告诉他,联络点在和平的知识书店,电台的地址在和平的伊甸园别墅三楼,报务员是清华机电系毕业的王光杰和河北女师附中的王兰芬

。本来这两个地方我要亲自去,不过想了想,不方便。具体给他们带什么礼物,怎样说,看你们的了。

要是实在办不到也不要勉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什么条件你们当时就可以答应。谈的情况要马上告诉我。”

姚水明和盛建文商量了三天,总算是准备停当。

南开大学张伯苓家的客厅中,张伯苓和耀华学校校长赵天麟说着话。

“先生,门口有自称您学生的两个人要见您。”

“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盛建文和姚水明并肩走进客厅,看着站起来的张伯苓和赵天麟深鞠一躬:“学生盛建文见过校长,我在1933年国文系就读。”

“好,好,来,都坐下说话。”

“学生这次来,是受人之托。我给您介绍,这位是黑字情报系统总管姚水明。”

“你是说黑字?”

“是。”旁边的赵天麟惊讶的问道:“那个炸日本军火库,袭击日本走私团伙的黑字?”

“那些确实是我们干的。”姚水明接道:“我代表黑字的最高领导人希望得到帮助。”

“我们都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真羡慕你们真刀真枪和日本人干,我要是年轻十岁也要和你们一起干。”

“太欢迎了,您这样的大儒如果能和我们并肩战斗,那是我们黑字的荣耀。”

张伯苓轻咳了一声:“建文,你是不是也参加了?”

“不仅是我,还有我的同学,校友,有几十个。”

“你们属于什么性质?”

“我们是由现在黑字最高领导人创立,名字现在不方便告诉您

。不参加任何党派和团体,日本人在中国存在一天,我们就会战斗一天,直到把侵略者赶出中国。”

张伯苓顿了一下:“那找我是什么事是需要我做的。”

“我转述黑字的建议。”姚水明说道:“以您的威望和在天津高校中的影响,阻止学生们加入29军的南苑训练营,加入黑字。没有别的意思,不希望看到他们白白牺牲,要让他们死的更有价值。”

“我怎么没明白?加入29军抗日就是白白送死,在黑字就是有价值。”

姚水明看了看盛建文,盛建文会意:“校长,以我的认识我来阐述一下理由。29军战斗力和日军相比不在一个档次,让他们训练没前途,到了战场只能白白牺牲。

如果我们黑字突击队员和日军打巷战,战斗力之比为一比十,日军没有任何机会。

当然,打野战没试过,不好说。现在已经开始建长枪队,尝试野战,也许一两年就可以看出了战斗力之比,相信日军还不是对手。”

“那我怎么能相信你说的?怎么能相信你们的组织是可以信赖的?”

姚水明从怀中拿出一个金色的黑字标志:“您看,这个应该在报纸上见到,不过都是黑色的。这个颜色是黑字最高标志,凡是黑字的人见到持有者,必须无条件服从,并完成交代的任务。

我想,您知道,这个标志是没有人敢伪造的,平安城镇就是一个例子。这个请您收下,一来是证明我们的身份,二来,您遇到困难和危险可以应急。”

“刚才我是对你们有怀疑的,现在你给了我证明,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物件不能伪造。我也听说了,这是黑字最高标志,可是据说从来没人见过。”

“是这样,只有我们大本营的最高领导人才能发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使用的必要。”

姚水明看着赵天麟:“赵校长,实在对不起,今天只带了一面。我们有一个名单,您也在名单之上,也是有这个资格的。”

“没关系,听你们这样说,我就开心死了,要是年轻十岁,我都想和你们并肩打鬼子

。”

“现在也欢迎,回头我回去和我们的头说。”

张伯苓和赵天麟对望了一眼,张伯苓开口道:“我有几个想法回去和你们的头说说。

第一,我想和他见面,看看他能不能安排,怎么安排。

第二,我想看看你们如何训练战士,听说,不过传的都不一样。

第三,如果是真的我会动员很多人,你们怎么安排他们的生活?”

“现在就能回答您。”姚水明自信的说道:“不过要给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侧身向盛建文点点头,不等旁人反应过来,盛建文快速向屋外走去。

当他再次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皮质箱子。

“这是....。”

“你别见怪,事先没和您说,打开箱子。”

箱子被打开,姚水明来到箱子前:“这里有20万块钱,如果有人参加黑字,每人500元的安家费。这块怀表和全自动手表是特地为您准备的,您是大学问,俗的东西没法送,听建文说您喜欢表,所以不成敬意。还有,您今天接了这面标志就是黑字必须负责的人。您看这四个人,如果您需要,可以暗中保护您,防止意外。”

“这个我看不需要,谢谢你们头的好意。钱先放我这,到时我给那些教师和学生。”

出了张伯苓家的大门,两个人很兴奋。回到大本营已经是接近午夜了,叶奋韬和贾莹没有睡,还在私人办公室等着他们。

“叶叔,情况就是这样。”姚水明一口气讲完。“太好了,马上安排去二号基地的事,如果有尾巴,你们知道该怎么办。”

“明天我们去下一个地方,拜会许先生。”

天刚擦黑,黄家花园附近的街道上驶来两辆小卧车一直开到福顺里的巷子口才停下。

姚水明和盛建文下车直奔巷子内的12号,随着敲门声,原来传来问话声:“谁啊?”

“您好,找许先生,我们是知识书店新来的

。”

门开了,出来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妇人:“大娘,许先生在吗?”

“还没回来,你们是知识书店的,那就进屋等一会,也快回来了。”

大约半个小时,院外传来敲门声:“回来了。”妇人起身去开门,当两人站起来的时候,门口走进一个精干的看起来似教师的人。

“你们二位找我,好像我并不认识你们。”

“您别见怪,我们以知识书店的名义来的,要不也进不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黑字情报总管姚水明。”

旁边的盛建文从怀中拿出一个黄色,一个白色的黑字标志:“许先生,为了证明我们的身份,您看,这个东西您应该知道吧。”

许可庸看了看,一摆手:“二位请坐。娘,您去门口看看。”

“让大娘歇着吧!没人能进得了这个院子,您没看见巷子口有两辆车。”

许可庸点点头,拿起桌上的两个黑字标志物:“我相信你们的身份,这个东西还真的没人敢伪造。”

“我长话短说,在这里呆的时间够长的了,对您的工作不利。”姚水明指了指院子外,盛建文向外走去。

“我今天代表黑字最高领导者而来。这两个标志物,黄色的可以得到有额度的金钱,物资帮助,白色的可以得到武器,弹药的帮助,永远有效。

您的组织,联系地点,电台位置,我们都知道,不过,您放心,是安全的,我们只是想建立联系,具体的下次见面再说,您也得得到上级的批准不是。”

说话间,盛建文提着一个大个的手提箱走进来,放在桌前打开:“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这里是20支短枪,一万法币,两块怀表。一个星期后会有人来这里联系,他也会出示和您我们黑字的标志物。为了不给您添麻烦,我们得马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