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2章 筹划

第五十二章 筹划

五月的天津天气清爽,基金会后面的花园里,叶奋韬和尚进勇坐在凉亭里,一壶清茶,一支雪茄的说着话。

“老叶,你够可以的,一大两小仨老婆,你忙活的过来吗?”

“别提了,你看我现在都快跳河了,这还是莹妹有了身孕,要不然,她一个就够我受的。不说这个了,说说正事。”

叶奋韬向远处剪花的霍晶招招手,霍晶走过来:“尚叔,刚才没好意思过来。”

“晶晶,越长越漂亮了,老叶没欺负你吧。”霍晶刷的一下脸红了。

“二叔对我可好了。”

“老尚,又没正行。晶晶,坐下。这次我要从冀东银行和朝鲜银行借点钱,你那里可以谈医院的事了。朝鲜银行有日元,老二的消息,银行内部应该有几十万日元,每块日元折合两块大洋,你应该够用了。

冀东银行都是只能在冀东为政府的范围内使用,都拿到那一块。通过这次平安城镇的战斗,我想该在周边城镇建立适当数量的联络点了。

我这里还有缴获的蒙疆银行的纸币,你拿走,让日本反战同盟从东北,蒙古搞点日式枪炮,子弹,炮弹,手雷之类的。还有一件私事,帮我搞点东北的补品之类的东西。”最后,叶奋韬凑近尚进勇的耳边说道。

“行啊!这个没问题。”尚进勇看了看霍晶说道:“我钱不能就这样给他们,让他们和我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他们这样做是为什么?我想,你也不太明白吧。”

叶奋韬看着霍晶:“马上告诉你老姑,把你们带来的东西放到老尚的汽车里,能放多少放多少,上次开会太赶落没拿,这次多拿点,别忘了,高丽参拿几盒,也让老尚好好补补。另外,晚上准备饭要好点,多是野味,老尚今天在这吃。”

看着霍晶离去,叶奋韬貌似很神秘的对尚进勇说道:“我让莹妹从安娜那给你买了最新两套女人的法国首饰和化妆品。日本的规矩不用我讲了吧!你比我明白,那个使女叫静子的收了吧

。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我和惠子通过电话了,她也同意了,省的静子在隔壁屋里听墙根,这样薄的墙....。”

“知道了,我明白你的意思。还不是为了以后不出纰漏,那层窗户纸捅破了,就变成一家人了,你不也是一样的想法。”

“要不是发小,和你说话不费劲。”

尚进勇回到樱花书画社,刚进门,静子走过来轻轻地告诉他:“下午藤泽先生就来了和小姐已经聊了很久,连晚饭也在这里吃的,到现在还没走说要非要等您回来。”

“你先把车里的东西搬到屋里来,我进去看看。”

尚进勇已经想到是日本反战同盟建医院的问题。见到藤泽也没有客气,直入话题:“藤泽先生,下个星期您可以得到相当于50万大洋的货币,可以进行医院的建设。不过,医院要在惠子的名下,你们实际操作,也算我送给妻子的礼物。”

“太感谢了。”

“先别忙着谢,我还没说完。一个月以后,一是以惠子的名义可以自由支配的大约一笔10万日元的基金,用于你们所从事的事业。二是以蒙疆银行纸币和医用吗啡换取日式武器,弹药,并送到指定地点,您看有问题吗?”

“这是绝对没问题的,我现在用语言无法形容我的心情,请原谅。”藤泽有些哽咽的说道。

“不要这样,不过我有一个很不解的问题,还望您不吝赐教。”

“请讲。”

“关于您所在的这个组织和为什么要这样做?”

藤泽扶了扶眼镜:“那要从前首相,创建日本立宪国民党的犬养毅先生说起。他认为,日本与亚洲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西方列强对亚洲的侵略,沦与水火的实况,警醒着日本亚洲已气运衰竭。

一旦成为西方强国的属国,日本也将同样遭殃,宜与亚洲结为联盟,相互支持,这才是日本最善国策。

所以他主张弘扬亚洲传统,推动地区联合,同时也对此思潮中的负面意义表示警惕,这就是大讨论中的亚洲主义

但不幸的是,这种亚洲主义的思想慢慢变得不像理想中期望的那样,它成为日本将领导整个亚洲,一统亚洲的借口。”

尚进勇神情庄重地把藤泽面前的茶杯倒满:“谢谢。而这时的日本,由北一辉创建的犹存会,其法西斯思想已经散布开来,尤其是在现役和退伍军人中间形成庞大的势力,这直接导致五.一五事件,首相犬养毅被杀。从此,军部开始控制整个形势,我们和其余的反战人士被迫转让隐蔽状态,那是因为我们不崇尚暴力。”

“我对你们这些真正的爱国者表示钦佩。”

“到后来,又发生了2.26事件,军队内部的和平派又受到清洗。虽然,主使者被处死,但从此日本被绑上战争的战车而无法逆转。所以,日本只有尽快战败,使战争远离日本才能使日本获得重生。”

藤泽顿了顿,喝了口茶水,接着说道:“就现在的日本而言,有两个反战组织,一个是我们,一个受共产国际支持和派遣。我们和他们没有什么接触,彼此理念不同,故采取的方式不同。”

尚进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现在基本明白了。这样吧!为了表示对你们反对战争,崇尚和平理念的支持,我将以个人名义追加基金数额到20万日元。”

送走了藤泽,惠子轻轻地坐到尚进勇的旁边:“让静子今天就搬过来,好吗?叶先生已经和我谈过了,静子一直跟着我,现在可以真正成为一家人了。”尚进勇拉过她,温柔的把她搂进怀中。

朝鲜银行在英租界,它的楼上还有一家法国买卖珠宝的贸易行。每天的侧门不是有人上下。

冀东银行的总行设在天津,位于法租界圣路易路,即现在营口道靠近英租界的一个两层小楼。

叶奋韬召集兰黎明,姚水明,盛建武,燕三郎,草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让他们做出具体的行动计划。

这次他要求在英法租界不能留下黑字的标准,不要乱杀人,要伪装成一次普通的抢银行事件,并要两处同时进行。

计划很快制定出来,这要多亏了姚水明细致的情报工作。计划的制定依据是情报人员提供的银行内部详细的位置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