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3章 搞大了

第五十三章 搞大了

袭击银行很快进入准备阶段,具体的行动方案是这样的。

朝鲜银行,突击队员于下午四点半进入银行,五点在银行即将下班的时候动手,武器是带消音器的手枪,由燕三郎带队,他自己使用的是飞刀。

冀东银行由草尖带队。

两个地方由黄包车情报员掩护撤退,姚水光安排在小刘庄附近上船,渡过海河,完成任务。

相对于普通的抢匪,黑字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抢劫,完善的后勤支持,怪不得燕三郎感叹不已

行动进行的很顺利,真的要慨叹如果肆无忌惮,后勤保障支持度高,人员训练有素的话,光天化日之下抢银行还是有把握的。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原来,在解放北路的所有银行中都有与租界巡捕房相连的报警器,位置各有不同。在朝鲜银行的行动中,里间屋里的经理由于视野开阔,在行动人员进入屋子前,按下了警报器。

所有人员在撤退的时候,遭遇英国巡捕房的巡警。为了掩护人员撤退,五辆黄包车摔到地上,堵住了街面,结果以包庇罪犯为名,五个情报人员被捕。

事情发生的当天晚上,一辆小卧车开到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长特里的家门口,车上下来的是英国汇丰银行的经理克里特和聚义饭庄老板姚水明。

很快,那五个人以证据不足被保释,每个人的保释金是一千英镑。这正印证了叶奋韬的一句话,只要拿钱能办成的事都不是事,只要拿钱办不成的事才是大事。

姚水明坐在叶奋韬的私人办公室里,愤愤地说:“这两家银行太穷了,什么金库?叫保险箱还差不多,太简单了。一共23万日元,55万冀东票。”

“知足吧!这就不少了,现在就这水平。下次给横滨正金银行来一下,今年年底吧!找一个有雾的天,现在目标已经做好防备了,等这阵风过去再说。小梅说,油水挺大,那可有真正的金库。想想也是,整个天津日本人的业务都在那。”

平安城镇战斗的第二天,李英杰打开叶奋韬给他的信封,一张白纸上只有几个字---公审大会,留个报信的。

出头岭镇所属的何家堡,村中央搭起了简易的戏台,村民听说有一个过路的戏班要在这里唱戏。偏僻的乡村难得有戏班来,转天早早的这里就聚集了很多人。

演出获得了村民的热烈欢迎。令村民们意想不到的是,最后出场的是两个日本军官。

李英明之所以敢这样做,并不是速战速决是因为他根本不怕有汉奸部队和日军来,经过平安城镇的战斗,日军自顾不暇,在冀东这一块只剩下不到一个中队的野战部队,而他带来了黑字市外突击队,100名长枪队员也已经在村子四周进行了封锁

李英明走上台,10名突击队员已经换好黑字的服装站在两旁:“乡亲们,我是孙各庄的李英明,说起来离这里不远。前些日子,就是这个日本少佐指挥人冒充黑字残杀抗日积极分子。”

他拿出一个金色的黑字标志物:“这个标志物大家认识,可没看见过这种颜色的。这是黑字最高标志,代表黑字最高领导人,下面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冒充黑字的后果。”

他向旁边挥挥手,两个日本军官被推倒前面,一个会说日语的突击队员站在身旁。

“冒充黑字的后果是,绞刑,也就是吊死,然后砍头。”

当有人用日语翻译给长谷川和小川的时候,两个人是真的害怕了。按照日本人的说法,被砍头来世是不会超生的。

李英杰接着说道:“在此,我还要告诉乡亲们不要害怕日本人报复。黑字有如下几条死罪。

1.冒充黑字,非黑字人员使用黑字标志物。

2.日军作战人员残杀普通老百姓的。

3.汉奸参与日军作战的部队没在阵前杀日军的。

4.所有汉奸,无论他当汉奸的理由是什么。

5.虐待黑字被俘人员。

6.对抗日队伍有帮助的表面汉奸,需要三人以上证明的可以免死。”

这条其实没有,李英杰咬牙说出来。他是怕地下党被错杀,反复向王胜强,盛英娟恳请千万不能告诉叶奋韬。

他不知道的是,王胜强本来就是党员,哪会阻止,叶奋韬就是知道了也会默许的。

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鉴于日本宪兵队长小川未参与此事,待处决长谷川以后将被释放。”小川少尉听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快,戏台的横梁建成了临时的绞架

。20分钟以后,长谷川的头颅离开了身体。

转天的傍晚,两个麻袋被扔在距离遵化县城一公里的地方,一个麻袋还在不停地晃动。

随后的事情被《大公报》做了详细的报道,并引起其他报纸的转载。

日本华北驻屯军某宪兵队小川少尉因为精神方面的问题被强送回国。

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中将因心脏病不治死亡。其职务由寺内寿一大将接任。

日本天津特务机关长大迫通贞中佐被调离,由仪我诚也大佐接任。

日本承德第九独立守备队由安藤忠一郎少将率领进驻唐山。

日本驻唐山守备队加藤中佐剖腹自杀。

关于日本方面的消息满天飞,针对每个消息,发表了若干的评论文章,并作出各种推测。

关于黑字的消息更多,但基本是含糊其辞,还有好几种版本。报界尤其感兴趣的是关于黑字标志物,标志物的颜色,意义等等。对黑字所宣布的死罪条款进行了大讨论。

相反的是,关于两个银行的劫案,只在报纸不起眼的地方作为普通银行抢劫案提了一句。

更使人震惊的是,日本驻唐山特务机关长长谷川被吊死,然后被砍头的照片被各大报纸转载,占据头版位置。

叶奋韬私人办公室的电话传来尚进勇的声音:“老叶,是不是搞的有点大?”

“我也没想到是这样,我只是让建文把照片偷偷泄露出去。”

“那还不是你策划的?这个时代也有狗仔队,说不定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样子,你是早有预谋。”

“这才到哪?只是开始,后面更狠。”

新到任的天津特务机关长仪我诚也大佐办公室的桌子前站立着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仪我诚也深鞠一躬:“感谢甲贺光一先生能来,这件事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