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2章 老兵的摇篮

第六十二章 老兵的摇篮

蓟县溶洞口的僵持在继续着,洞外公路的另一侧是一道完整的封锁线,步兵炮,重机枪,轻机枪,手持三八大盖的士兵,看架势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

洞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象,除了值班人员,现在洞里的人迷上了钓鱼。

原来,队员中有很多住在翠屏湖,也就是现在的于桥水库,都是渔民出身,现在洞口出不去了,大家来到后洞的金海湖

钓鱼的花样百出,每天洞中都飘着各种技法烹调的鱼香。

由于之前不停地袭扰,日军已退到公路的另一侧,防御阵地布置的很严密,双方进入了神经战。

一晃快一个星期了,孙志武也只要苦笑,现在再冲出去打野战不现实。虽然不怕,但一定是重大伤亡,加上叶奋韬三令五申必须执行纪律和程序,保持零伤亡的衷指,洞中的人感觉自己在慢慢长胖中。

张救国已经在狐狸岭等处挖好了坚固的单兵掩体,公路两侧交叉火力的配置也很完善。

“闯子岭报告,五辆汽车,30辆马车在公路上向我处驶来,完毕。”

“终于等来了。”张救国长舒了一口气:“各小队注意监视,不许开火,完毕。”

回转头,他命令道:“狐狸岭所有人注意,进入阵地,按演练的办。再次强调,所有人员必须在掩体中射击,投弹,各小队长一定要注意。”

几天以来,他强调的是火力,零伤亡,反复向队员讲,其实那是讲给带队的老兵。

以前抗日队伍中的老兵那个不是和日本人是血海深仇。虽然经过训练和说教,但一激动,有可能上前拼刺刀。

黑字的命令程序是士兵只服从带队长官的命令,不接受其余的命令,哪怕是叶奋韬。想起来,这真是好的理念,应该是超越那个时代的所有军队。

如果一个小队长命令冲锋,那个小队是谁也拦不住的,这就是他要担心的,所有要反复强调。

那确实是日军送给养的车队,一个大队日军加上一个团的伪军,加上炮兵,辅助人员,每天3000多人的消耗也不是一个小数目。除了武器,弹药,其余的都要从别处运来。

临来的时候,兰黎明已经给他讲过,一支部队自身携带的给养最多可维持10天。

“闯子岭小队,报告详细情况,完毕。”“前后各两辆汽车,每辆车一挺轻机枪,每辆车日军10余人,后面另一辆车被篷布盖着,无士兵,车内物品不详

。大车上为粮食,肉类,生活用品,每辆车三个伪军押车,总计轻机枪两挺,周边有不超过10匹马,为军官和护卫,完毕。”

“狐狸岭各小队注意,按事先的作战方案,我再次重复一遍。

1.火力小队四轮榴弹袭击,然后撤至马匹集结处准备。

2.突击小队轻机枪两轮射击,步枪三个弹板,然后向马匹集结处撤退。

3.火力小队看见突击小队时,发射两轮榴弹。

4.所有战斗人员人员直奔小岭子并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战斗顺序和此处相同,然后向闯子岭转移。其余辅助小队反向和闯子岭处小队会和。

5.再次强调,所有人员必须在掩体中射击,不得冲出掩体。

现在准备,以我枪声为号,完毕。”

日军的给养押运队伍是一个日军小队和一个伪军连,都是驻扎在蓟县县城的部队,中间那辆车上是罐头和清酒,是专门给日军军官准备的。

危险在一步步逼近,而日军小队长龟井少尉还在想着这次可以见到他的同乡井田少尉,为此,他还特地预备了一瓶上等的清酒和好烟。

山道是个弯曲的拐角,拐过这里,以后基本是一条直道了。

突然,一声尖利的破空之声使他翻身下马。作为一个老兵,他的反应是合格的,声音是从两侧的山上传来,数量并不多。

前面和后面的汽车已被击中,人员伤亡过半。

随即,第二轮,第三轮....各种物资的碎片撒在公路上。

再后来,传来熟悉的歪把子轻机枪和三八大盖的声音。

龟井少尉叫过传令兵:“清点并集中人员向两侧进攻。”

剩下的士兵分成两个方向,向山上遍找掩蔽物遍射击,山上的枪声稀疏下来,渐渐地消失啦。

龟井站直身体,看着向山上摸索前进的部队

。当人员接近岭脊的时候,榴弹再次袭来,未被击中的人员纷纷趴在地上。

“队长,我不明白,他们才剩下不到50人,一对一也不是对手,为什么不下去把他们全部干掉?”

“那要有伤亡,我们要的是零伤亡。说白了,我们的命比他们值钱。”

小岭子的阵地上,黑字游击队的人有的在抽着烟,有的在喝水,有的在准备弹药,有的在休息,居然有人还在聊天。

张救国拿起步话机:“各小队注意,按前面的程序再重复一遍,然后撤离,完毕。”

听到枪炮声,溶洞门口的日军大队长马上派出一个中队的日军沿着公路向蓟县方向驰援,经过一个小时的奔跑,终于看到龟井少尉的残破给养队。

汽车已经被摧毁,物资损失了一半,人员不到30人,其中一部多还带着伤。

领队的中队长叫过龟井少尉:“你判断是什么人袭击的?”

“不知道,武器和我们使用的一样,有掷弹筒。”

我的妈呀,你不知道不是你的错,胡说八道可要不得,但是已经没了人影。

“你是混蛋,只有这些物资。我看,你的失败只有剖腹以谢天皇陛下吧。”

不到二十辆大车在公路上缓缓前进,200多人垂头丧气的跟在旁边。

小岭子距离岩洞只有不到二十里地,慢腾腾的队伍中飞过来一轮榴弹,紧接着枪声,榴弹的爆炸声响彻一片。

等到日军爬上两侧的山脊,又是两轮榴弹的袭击。

日军大队长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看着可怜巴巴的几车给养,也没工夫追究责任,马上命令龟井少尉立即赶回蓟县,务必在明天押解更多的补充物资到达。

很不幸,在回蓟县县城的路上,闯子岭成了龟井少尉永远的居住地,张救国看着边补枪边呕吐的士兵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