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3章 机关长睡着了

第六十三章 机关长睡着了

宽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人,叶奋韬满意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兰黎明:“没想到,钱到一点没少弄,超出了我的设想。”

“只是运气好而已,恐怕以后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叶奋韬挥挥手:“没关系,本来也没指着这样弄钱,从文件中有什么收获?”

“现在知道,是一个叫甲贺光一的日本忍者,现在被仪我诚也委派,专门对付我们

。”

“我现在有一个问题,你说,对付日本忍者,活捉的概率有多大?”

“没有可能。”

“这样肯定?”

“对。”

“我们的人和他对决,有多大的赢面?”

“如果都在暗处不超过三成,面对面的话没把握,应该稍处下风,关键是不了解他的暗器,伪装技术也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样说,现在对他没办法了。”

兰黎明想了想:“在城市里,没有赢面。在野外,可以炮火密集覆盖他所在的区域,即便打不死,估计能造成他负伤或战斗力减弱,这时才有可能干掉他。”

“哪有这样的机会?先放放,慢慢想。”

“老叔,你也不要过分担心。

一者,现在的日本称得上是忍者的数量很少,尤其是下忍不是是个人就能训练出来。

二者,他必须离目标近,太远也不行。

三者,忍者先遵守忍者法则,对包括天皇在内的人都不感冒。

这就证明,仪我诚也和忍者家族是有某些关系的。”

“忍者法则,那是什么?”

“忍者的资料不多,可以基本认为没有资料。它是一个神秘的群体,很多事不可能被外人所知。据我研究已知的资料,这个甲贺光一也许是上忍,也就是智慧忍,从他的姓氏可以看出,应该不是实际执行者。

可是资料上说,甲贺忍者五十三家没有上忍,他们崇尚团体操作,那这样的话,他应该带来的是一个团队,一般应该不会超过五人

。”

“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

“忍者法则,我也是推断。忍者是从事秘密工作的,要有人雇佣,而且是以家族的名义接活,类似职业杀手集团,不会受任何势力左右,只效忠自己的主人,这个主人可不好说是哪个。

除此之外,没有人能命令他,忍者集团中的忍者也不会产生自己的思想,这就是忍者法则。

具体的修炼方法,手段,技能要求等,只要您有时间,我会把资料给您,您慢慢研究。

总之,都是非人的训练。”

“那还真不好办。”叶奋韬无奈的摇摇头。“简直比后世的特种部队都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把资料给我,我也很好奇。”

“其实是一本名叫《万川集海》,不知道现在到那里能弄到。”

“那好吧。这样,你别管了,我让老尚弄一本,惠子应该买得到。”

“到时先给我,我给您旁边写些我的理解和通俗的注释。”

仪我诚也大佐坐在办公桌后,听着手下关于伏见街的汇报,心脏开始隐隐作痛。

本来是不太严重还能控制的心脏病,现在却变得呼吸沉重起来,猛然间,他好像感觉一支重锤砸在心头,随即一头栽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仪我诚也大佐住进了医院,是海光寺的日本陆军医院。

“晶晶,你有活干了,现在小梅有了身孕,你得自己来。”

“没事,自己就自己。不过,干完这次,我也要有孩子,算是对我的奖赏。”

“我答应你,一起努力,对于干掉仪我诚也,你可以动用我们的一切手段。”

“不好玩,不过放心,我需要时间好好想想。先陪陪我。”

“不好好在医院呆着,到我这来干什么?”

“尚叔,二叔让我告诉您买本书,叫《万川集海》,是日文书

。”

“书?没问题。不会就这事吧!这事打个电话不就得了。”

“我还有事,到海光寺的医院检查身体。”

“到日本医院检查身体?你是不是脑子坏了?”

“二叔交给我一任务,干掉仪我诚也大佐。”

“我说呢?没事你才不会来日租界的。不过,这事可不容易。去医院侦察没问题,我来安排。”

“那我先走了,还有别的事。日租界这些日子够乱的,躲远点。”

燕三郎翘着二郎腿坐在燕京杂货铺的里面,伙计们在忙活着,不用说,他们除了突击队员就是情报人员,店铺不大不小,离天津北站只有200米左右。

“你倒好,像个财主是的。”随着话音,霍晶走了进来。

“小姑奶奶,您真是稀客,今天有空来视察视察。您看,也没准备。”

“少贫嘴,没事我才不来你这破地儿,当你的财主吧。”

“有事您吩咐,二叔给的什么任务?”

“你看嘛点儿了。请我吃饭,你看哪啊?”

“哎呦,把这茬忘了,小姑奶奶请,惠宾饭庄。”

惠宾饭庄坐落在大经路,也就是现在的河北中山路,紧挨着达仁堂药店,由于它坐落于中山路通向各地方的交叉路口,是个热闹的地方。

端上来的菜是鲁菜,北方人喜欢咸,霍晶大口吃着的样子看意思还是很对口味的。

“行了,现在说吧。”

“没多大的事,二叔要我干掉日本天津特务机关长仪我诚也大佐,想使他变成将军

。”

“明明说的是大佐,怎么变成将军?”

“他死了不就是了,你不懂,日本人在高级军官死后追授一级。”

“哦,这么回事。那你要抓紧,日本不又多了一个将军。”

“瞧你说的,不是太容易。”

“您让我干嘛?”

“我想前门进后门出,医院的墙太高,只有叫你了。”

“多高?”

“我还没去看,最多两层楼。”

“那不小意思。说好了,如果是三层我就不去了。”

“你敢。”

“倒是不敢,开玩笑你还当真,你现在让二叔宠着,谁敢惹你。”

“这还差不多,我让尚叔安排我先去看看,估计看个几次就差不多,到时叫上你师兄商量商量。”

海光寺日本陆军医院隔着天津南门外大街和日本军营相对,门口有持枪的警卫,但盘查得并不严。

原因很简单,看看四周的建筑和环境,中国人一般绕着走,进出基本都是日本人,还有就是日租界的高级汉奸,如果发生任何情况,日军会在五分钟之内赶到并封锁现场。

惠子和霍晶穿着正宗的日式和服,很顺利的进入医院。

惠子在检查身体,霍晶不时和旁边的护士说着话,交换着意见,间或有时去洗手间或者跟着护士去拿药,跑前跑后甚是殷勤,医生和护士对病人的这个小妹尽是赞扬的言语。

惠宾饭庄的包间里,霍晶,燕三郎,草尖边吃边聊。

三天之后,守在门口的特务机关人员只记得听到护士临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机关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