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5章 收服忍者二

第六十五章 收服忍者二

目前,日本各地虽有无以计数的忍术流派,但追根究底,忍术的源头都要上溯到伊贺(三重县西北部)、甲贺(滋贺县南部)两地。

两者祖出同缘,多有亲戚关系,但若彼此的雇主(主君)处于敌对关系,他们便不得不同室操戈,甚至兄弟阋墙。

另一方面,为了使忍术世代相传,他们之间也不得不频繁通婚,因此两者可以说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这也不难理解,生长在该地的男女男女,为了守住家族的秘密,是不可能同异乡人结婚生子的。

而且男忍者的妻子通常也是忍者,她们自幼便对忍者耳濡目染,忍者身上发生的一切她们已习以为常。

忍者世界中,有四项基本戒律:

不准滥用忍术,只能用在公事上。

舍弃一切自尊,危机时逃命要紧。

必须守口如瓶,即便为此失去性命。

绝对不能泄露身份,这条最为根本。

屋里响起霍晶清脆的声音,叶奋韬闭目听着。

“别睡着了。”

“我听着呢?你继续。”

忍者的武器

为了蒙混国境关卡守关人员的审问,忍者在旅途中,通常是农夫打扮。

因此,所谓的忍者暗器,往往是改造自农具、日常必需用品、园丁道具等。

这些武器,大多是自己发明铸造,只有自己深知其用法,因而在旁人眼里看来,跟一般日用品没什么分别。

从各种忍术秘本中,所得知的忍术武器主要有以下几种

手里剑--类似我国武林中的飞镖,十码之内可百发百中。

一般有八方手里剑、六角手里剑、十字手里剑、三角手里剑以及“卍”字型手里剑,这些手里剑掷出去后,在空中会围绕其几何中心旋转,因此轨迹稳定,在近距离能够保证一定的精度。

多角型手里剑主要依靠锐利的角杀伤敌人,杀伤力有限,所以忍者会在每个角上都涂上剧毒,是很危险的武器。

手里剑的重量在一两至二两间,一般忍者也不会携带几十枚,毕竟身轻如燕是他们的优势嘛。

撒菱--又称十字钉,是逃走时撒在身后的一种菱形武器,凡是凹凸不平,能够刺伤双足的东西,例如天然石头、干燥果实、铁器等,都可以拿来代用。

忍刀--很钝,附有一条长约三公尺的绳子,翻越城墙时,可以当踏脚工具,再利用绳子收回。

刀鞘,临危时可以当潜在水中的通气管。

吹矢--就是毒针,通常藏在笛子内。

有时候旅途中必需扮装成艺人,因此,忍者除了必须学吹矢手法,还得练习吹笛技术。

忍杖--是一种以弱制强的武器,先把竹子用油处理过,两头包铜,打击对手的穴道,减低对手的攻击能力和战斗意志,中间还可以藏一些武器,如链子、长矛等。

手甲钩--各式各样,有装在指甲上的,有套在手背上的,就看当事者擅长哪种功夫,自己变把戏。

水蜘蛛--渡河时用的道具,平时可以叠起来藏在包裹内。

弓箭--忍者使用的弓分为大弓和小弓两种。

大弓用于远射,小弓用于近射。

除射箭外,还能射火箭、响箭、开花箭,这是一种能爆裂作响的箭,这些用来骚扰敌人。

现代忍者有了手枪,弓箭就显得累赘不便,只有一种吹弩沿用至今

吹弩的吹管里藏有钢针,用力一吹,钢针便发射出去,但发射距离仅两三米。

箭头经常喂有毒药,也是为了更有效的打击敌人,并且女忍者更是弓箭使用的专家。

苦无--这种叫苦无的工具长18厘米,对它的解释有两种:一、是种爬墙的工具,因为有时候忍者需要贴在墙上进行任务,绳钩就显得有些不太方便了,用几把苦无配合着就可以插入墙壁用脚踩着用手拉着,末端的环里可以栓绳方便收回。

闻金--闻金的意思是窃听器,一端插入墙壁,因为金比较软,能够和沙砾等墙缝中的物质结合紧密,再把耳朵放在闻金上,就可以听屋中人的说话。

那钢丝是干什么的呢?那就要高手用了,高手用钢丝把这块闻金和另一块插在安静处的闻金连起来,可以在远方把耳朵凑在那块闻金上听到屋中的声音!

据说下面四分之一的部分要用纯金制成最好,后面的钢丝线是必要的时候连接另一块闻金的,但是,使用的时候线必须绷得很紧。

坪锥--日本以前的房子大多是木质的,这个东西是木头的刮削器。用那个u形的刀刃来刮削木头。至于作用嘛,是用于在木板墙上开孔窥视的。

问外--长18厘米,头上的弯曲4厘米,是拿在手里多在暗处拨门栓窗户这类东西的。前头有个弯是为了方便,我们用的播火的通条不也是很少有直的嘛,这个弯和通条前面的那个弯是一样的道理。

“看你这次是真的要睡了。”

“没有,只不过对这些没兴趣,我又不想当忍者。”

叶奋韬搂过霍晶,两只手不老实的上下游走,惹得霍晶扔掉了书,扎进他的怀里。

“那您提提神,我和您说说仪我诚也的死,然后......”

“好啊!有了精神好干事。”

“说起来也没什么?主要是一下的几点,自己认为做的不错

1.原则是只能智取,不能强攻,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如果有情况,对面就是日本军营,用不了几分钟就能包围这里。

2.情报到位,医院去了好几次,各个地方都看明白了,尤其是护士的房间,仪我诚也的病房位置,守卫情况,护士进出的规律。

这里发现一个难点,无法携带任何武器,连护士都要搜身,药物也检查的很仔细,都是从护士嘴里套出来的。

3.从门口出去有可能被怀疑,因为护士给仪我诚也送药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只有这个时间护士人数才少,不会露馅。

4.从医院别的地方出去只有医院后面的高墙,有六七米高,我是没这个能耐,那里无人看管,我从外面看,上面是埋着碎玻璃的。

5.院里有巡逻队,走一圈大约10分钟。

我计算了一下,从杀了他到出医院,必须在15分钟完成,因为医生每半个小时查一次房。”

“好么,丫头不简单,我听着即便杀了他,自己也跑不出去,我倒真想知道你当时怎么定的方案,武器是什么?”

“就是,我还是有两下子的,再加上那麽多的人帮我,肯定成功。

我在医院的洗手间里呆了十几分钟,然后来到值班护士的屋里假意和她们聊天,当她们把要准备好的时候,我把两个人放倒打昏,没费什么劲儿。

武器来了,我拿起一个空针管,每人一管空气。”

“好么,这个我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医院的书里看明白的。”

“底下别说了,我知道了。高墙是三郎他们等着,你爬上去的。”

“不能这样说,是草尖和三郎拉上去的,腾云驾雾一般。”

“得了,真得好好奖励。”说完,叶奋韬粗鲁的拉过霍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