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6章 收服忍者三

第六十六章 收服忍者三

姚水明惬意的抽着加勒比雪茄:“叶叔,您还别说,现在别的烟抽不了。”

“有的是。不过,先交给你一个任务,派人在日租界的澡堂子盯着。”

“嘛意思?盯嘛呢?”

“每天用植物泡汤洗澡的人,自己要独间的。记住,是每天一次或几次的,千万不要跟踪,记住了。”

“不太明白。”

“现在我也是猜测,盯一个月再说。”

“晶晶,从现在开始把莹妹和小梅都叫来,昨天启发了我,你们都在的话,我听得比较认真。”

“好,我马上叫去,还是让梅姐念

。”

忍者的携带食物

一旦接获任务指令,无论是野外露宿,或是潜伏在敌方宅邸天花板上,身上都必须有携带食,以便维持体力。

干燥芋头,可以串成项链,挂在颈上。

蒸熟的米,晒干后,可以防腐。

二者皆可用开水冲泡,成为充饥快餐。

此外,用麦角、梅子、冰糖搅合成药丸,便成为止渴丸。

用红萝卜、荞面粉、麦粉、山芋、甘草、薏苡、糯米粉,全部磨成粉末,浸泡在酒中三年,待酒蒸发后,揉成桃子核一般大小,一天仅吃三粒,便不用担心会耗费体力。

还有一种兵笼丸,是用红萝卜、麦粉、糯米粉、蜂蜜、酒,用文火熬干,再揉成小丸子晒干,一天服用三十粒,便可以获取必要的维生素。

兵笼丸应该是战争时,兵士们固守城池时用的吧?总之,这也是主要忍者食之一。

“你们说说对忍者弱点的看法?”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起看着叶奋韬。

“我只是有一个想法。你们看,他们天天洗澡,是吧?”

“日本人都差不多,每个人都天天洗澡,还用木桶。”

“那你认为有人天天用植物泡汤洗吗?”

“也有,但不多。”

叶奋韬拍拍脑门:“差点忘了,你查查,使用什么植物?”

“没写,您得自己查。”

“这样重要的事我怎么能疏忽呢?估计问问都不知道到哪里去问,还是了解的不透彻。”

“可能是是菖蒲,一种植物,传说有净身辟邪的功效

。”

“老尚,你怎么知道?”

“我到过日本忍者村那一块旅游,也是听说的。”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和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的。”叶奋韬想了想。

“那不是很普遍吗?我明白了,忍者天天用,我们只当做辟邪驱虫之用。”

“对,日本也是端午节才用来洗澡,平时也不用。不过,老叶,日本人在家洗澡的特别多,你光在澡堂也不是事。”

叶奋韬将电话打到姚水明处:“上次和你说的,你要看是用菖蒲洗澡的人,再派人看着药店,经常买菖蒲的人也在内。”

忍者的特点

忍者,简单的解释就是在古代日本一种受过特殊机构施以特殊忍术训练而产生出来的特战杀手、特战间谍。

其所呈现的是属于派系组织性的单位形态,而这种组织性的单位有很多门派分布在日本各地,有官方及非官方性质的。

基本上忍者这种产物的诞生其因素完全和日本古代战国时期这种客观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日本古代战国时期就如同早期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一样,城邦分立,各自为政。

到处都是兵荒马乱和充满血腥残酷的杀戮及无情的战火。

而这些争权夺利互相斗争的诸侯及军阀们非常的迫切需要培养一批专业化的渗透部队能快速潜入敌后进行侦查、刺探、暗杀、扰乱及破坏等的间谍任务。

“忍者”就是在这样充满动乱的险恶大环境中诞生出来的。

而早期这些诸侯军阀们所培养出的“专业化渗透部队”在初期事实上并非就有雇用到“忍者”,只不过算是任何政权都必然会设置的一种官方所属的情报作战单位。

也就是说仅是单纯的“间谍”罢了,那后来产生所谓的“忍者”与“间谍”的差别在哪呢?

我们都知道:“忍术”是从中国经两国相互往来在文化上的交流而流传到日本的一种特殊修道术

“忍术”在日本逐渐演变成许多门派分布在日本各地自成独树一格的修道派流。

忍者,原本只是一种对于“忍术修炼者”的称呼,而某些自成派系的“忍术修炼者”本身就拥有众多门下弟子。

这些“忍术修炼者”自己本身或门下弟子私底下就利用自己所习得的“忍术”培养了属于个人所拥有的“专属私人部队”,开始以企业化及军事化的经营理念方式管理,时而得受予金钱成为职业杀手雇佣兵,也时而受雇于政府单位部门执行敌后任务。

到后来因为政府单位以投资报酬率及投资风险的角度眼光去分析及评估,发现忍者的战略价值、任务效率以及忠诚度高于一般的间谍及杀手,所以“忍者”到后期就逐渐受到政府单位的重视,也因此开始有了属于政府官方的专属忍者部队。

“忍者”与“间谍”一样,都是属“特种作战层级”的组织。

但忍者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除了本质学能上要受一般的间谍基本训练外,其最为不同之处在于多了一项就是“忍术”的训练。

忍者就是拥有忍术技法之特战层级的单位所培养出来的终极战士,任务形态更为复杂,更加不单纯,比一般间谍层次更高,这就是所谓的“忍者”。

真正的忍者在出任务时通常都是化妆成各式各样的社会人士或各行各业的角色混入一般人群之中,作为自我身份的掩饰。例如乞丐、化缘和尚、技艺杂耍表演人、路边小贩、武士、浪人、修道士、江湖郎中等等不定的角色。

“黎明总结的很好。莹妹,我感觉,如果运气好,也许我能活捉日本忍者,让他们和你们比划一下,我真的很好奇。”

“那怎么容易,现在是谁还不知道。再说,蓟县溶洞和游击队的情况你得过问了,都快两个月了。天天忍者,忍者,不干别的了。”

“莹妹说得对啊。我已经让黎明制定计划了,该给小鬼子厉害尝尝了,要不小鬼子还认为是另一个孙永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