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9章 大获全胜

第六十九章 大获全胜

游击队行动的日期无法确定,只等着日军的下一个运输队

一支100人的队伍已经交到张救国的手上,另一支100人的队伍由王胜强亲自带队来到二十里铺附近。

本来,王胜强不来,但在盛英娟的一再要求下,只好带着她一起来,如果她一个人来,王胜强还真放心不下。

100人的队伍一半人开始埋设炸药和引线沟,一半人在闪坡岭的两侧山脊修筑工事。

现在,工兵铲和工兵镐已经是黑字的标准配置,由于时间宽裕,准备工作是有条不紊。

榴弹发射器带来20具,那就是20门炮,在500--800米的距离里齐射可以达到毁灭的效果。

火箭筒只带来两具,只是以备万一。

每个队员带了两个基数的弹药和四枚手雷,基本能维持两天的激烈战斗。

张救国将那100人进行了混编,这100人没有携带火箭筒,而榴弹发射器到带了20具,加上游击分队原有的,火力以当时的情况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一切准备就绪,可是日军运输队却迟迟不来。

蓟县县城传来的消息也证明县城内日军没有向溶洞口日军运输给养的迹象,而溶洞传来的消息,日军有撤退的迹象。

各种情况反映给兰黎明,他带着情况分析来见叶奋韬:“老叔,看意思日军要撤退。”

“没关系,这样,你再做一个计划,全歼这3000人的鬼子和伪军。那边不要动,估计战斗打响,承德方面的日本关东军是会派出增援部队的。”

‘那估计是骑兵多一些,我再让那边多准备机枪。”

很快,10挺轻机枪被布置在两侧的山脊上,对一条不足150米宽的公路而言,密度是有点过了。

炸药埋设的地点是分两部分的,一部分在两公里之外,一部分在一公里之外,即便这样,王胜强还是担心爆炸的威力会波及,没办法,只有不停的加固单兵掩体的强度

安藤忠一郎少将是决心撤回那个步兵大队。本来,他所辖的是一个混成旅团的编制,只有六个大队,其中一个是混成的,包括战车中队,骑兵中队,步兵中队,运输中队及其附属部队,驻扎在唐山。

为了保证沿海地区的安全,在秦皇岛,昌黎,乐亭一带驻有一个大队,实际上每个县城只有一个中队。

此外,为了抑制小股抗日武装的活动,在迁安,遵化,蓟县各驻有一个大队,另外的一个大队只在唐山的指挥部保留一个中队,其余的以中队和小队的名义驻防冀东地区的各个县城。

为了维持治安,也只有依靠冀东保安队那五个总队,大约10个团的兵力。

本想,两个月肯定能解决黑字的问题。没想到,一脚踢到铁板上,丧失了所有的机动部队。照这样下去,各个县城能不能有兵防守都是问题。

这些日子稍感安慰的是驻防承德的独立混成15旅团的陆大同学田中勤少将答应适当的时候给予支援。所以,他下定决心,撤回队伍,死守冀东的各个县城和交通要道。

从现在的角度说,他的决定是正确的。虽然他不知道,黑字根本没建立攻坚部队,都是游击部队的设置。

接到命令的日军大队和伪军那两个团开始收拾行装,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解脱的笑容。

过了今天晚上就可以回到县城,又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过舒服的日子,每个人都在心中盘算回去的打算。

回去的路是什么路?没人去想,离开洞口才是王道。

叶奋韬和兰黎明的担心是多余的,蓟县的日军根本没有任何接应的准备工作,只是准备了充足的给养,根本没打算出城。

两侧山脊各一个连的伪军和一个小队的日军沿着山脊懒洋洋的前进着,下面的公路上,两个连的伪军在大队前一公里的地方慢吞吞的前进。

溶洞口,一个日军中队和一个营的伪军还在警惕的注视着洞口的动静。孙志武在观察哨的位置举着高倍望远镜观察着,日军留了一门步兵炮,如果现在溶洞的长枪队冲出去倒也不怕,可是会造成伤亡

回到机要作战室,他向王胜强发报,把情况向他说明。

等了一会,王胜强的回电到了。

长枪队准备好,等到日军阵地后方的榴弹袭击开始。所有洞中人员全部转向蓟县方向追击。

孙志武将长枪队员150人和40名突击队员集合在洞口待命,李英杰带着10名长枪队员在靠近洞口的堑壕中观察对面日军的动向。

王胜强挑选出20名队员,由他本人亲自带领直奔洞口。他们配备了5具榴弹发射器。

张救国在距离爆炸区两公里处将队伍布置了一道简易的阻击阵地。

这个布置是由兰黎明和王胜强商量后做出的,目的是全歼这股敌人。日军只要丧失了步兵炮,在这样的火力下是很难组织有效的反击。

按照计划,藤田中佐留下一个中队掩护,等到大队通过公路到达闯子岭,掩护的部队缓慢撤离。过了闯子岭,到蓟县县城都是平坦的通道。在野外,他有把握消灭敌人。

大队日军和伪军沿着公路向蓟县县城方向前进着,两侧的掩护部队没有遇到任何敌人。“看样子,撤退是成功的。”他心中暗暗的想。

猛然间,大地仿佛被撕裂,队伍中涌起漫天的烟尘,空中残肢断臂飞舞,炸碎的武器零件落在岩石上发出叮当不停的响声。

远处山上观察人员的步话机中传来结结巴巴的声音:“报告,什么也看不到,完毕。”

所有在场的人员几乎被震倒在地,过了足有两分钟,张救国对着步话机大喊:“所有人员,进攻。”

漫天的榴弹向山脊两侧的日军,伪军倾泻。随即,队员们手中的各类武器一齐开火,山脊两侧被弹雨覆盖。

随着洞口日军唯一的步兵炮被榴弹覆盖,孙志武大喝一声:“出击。”

在公路靠近洞口一侧,从洞中冲出上百人,向日军阵地快速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