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0章 收服忍者五

第七十章 收服忍者五

叶奋韬看着眼前三个老婆,心里乐开了花:“我说,这现在没事安排了,该研究研究忍者了吧?”

“行啊。”贾莹懒洋洋的说:“不过先说好了,我每天八点睡觉,你们几点我不管。”

“没问题,谁让你现在是大功臣呢?你不想休息我还不干呢。晶晶,我们开始。”

“好的,这以后的

。黎明哥说,我念的时候加上您能理解的翻译和他的一些见解。他说,这样您理解方便。”

中国的移民与忍者的关系

因为中国政权的更迭,新的朝代建立了,原来皇帝的忠臣无法在中国生存,于是移民到与中国有2000多年交往的日本定居。

这些人刚来的时候在日本的社会地位很低,只能从事一些例如制造陶器,盔甲,服装之类的日本人不愿意从事的手工业,这些人被称为部落民,以明朝时人最多。

这些明朝移民通常都定居京都,然后也有些人就搬到附近的伊贺或甲贺去工作。

此外,他们还使用一些他们带来的科技,例如火药,所以这里是日本很早就有的火药制造地。

其他的工艺人也在此生根,例如制造工艺品的师傅,耍玩偶的师傅等各种艺人,因此造成伊贺,甲贺地区有许多这样的人,造成日后忍者可以以许多民间卖艺工艺身份的技能去从事谍报工作。

此外,还有一些朝鲜人也和中国人一样受到这种待遇。这里的异民族和归化人很多。

所谓归化人指外国人落籍日本,变成日本人,改姓日本姓氏。

例如德川幕府初期,因为服部半藏跟随家康工作,就有许多伊贺、甲贺的人跟着服部搬到江户去住。

笄町,就是伊贺、甲贺町的转化,在那里还留有半藏门的地名。

半藏门指的是服部半藏一世住过的老房子。

据说服部半藏就是转化人,他的家族本是中国人,姓秦,后来因为定居日本,为了跟当地合从而为一,就改了个日本姓,改姓服部,从此服部一家就从此诞生,后来成为所有忍者的头领。

忍术的武功来自柳生流剑派,宝藏院流枪术。但是,忍者对这些武功做了很大改进,使它们成为短刀,短枪的用法,以便适合在狭窄的场所作战。

“看意思,忍者的技艺是混血儿,那些中国王朝来的人都是幸存者,那样的话还真都有两下子,要不也活不下来

。”

“你说得对,不过我要睡觉了。”贾莹自顾自站起身离去。

五行遁术——金木水火土。

金遁术:就是用亮金属发出声音及光线来欺骗敌人逃跑的技艺。

木遁术:利用树木及草丛逃跑的一种忍术。木遁的来源是在练习时一般是在树木上练习,以前房子地势低矮,能上树者基本能潜入任何宅院。

水遁术:培养水性,利用管子做水下呼吸,用特制木头鞋子,像水蜘蛛等等,用于过河。

火遁术:利用化学方式做成烟雾弹,或一些放火的道具,以前并没有炸弹出现,所以火遁的火器停留在原始的烟火上。

土遁术:利用地上凹处及石垣、土壁等逃跑的术。以前大部分为土地,地质较软容易实行。学此术的人会根据土的性质来挖地道或地洞进行隐藏。

“这些不就是中国的奇门遁甲吗?还是中国的道家的东西。”

“二叔,在中国武术系统里,这些都是叫旁门左道,上不了台面的。所以,我认为没什么了不起,毕竟所有的正根儿还在中国,像我的霍家拳。”

“你说得对,邪不压正。论功夫,中国民间才是人才济济,不知道的有的是。但我要说,绝对不能轻视。现在主要是要解决这几个忍者的问题,对我们是有威胁的。尤其对这样黑暗中的威胁,会使人防不胜防的。”

姚水明的网撒得很大,收获也不小。他发现了有四个人,其中一人是日本女人,每天在玉清池的单间洗澡,而且,需要事先让老板吩咐伙计泡好菖蒲的药汤。

叶奋韬笑了:“老二,如果我猜的没错,是不是都是很不起眼的人。”

“没错,一个老头,一个年轻人长的还是那么回事。

另一个年轻人好像是做小买卖的打扮,那个女人长的可以,不过看样子,身体弱不禁风的,像个大家闺秀的小姐

。”

“你去找华玉清池的老板,说要在那办点事,问问他能不能提供方便?”

玉清池在日租界和法租界的交汇处,当时号称华北第一大浴室。当时是由天津的一个大富翁祁霈霖投资兴建的。

在经理办公室,姚水明坐在沙发上,看着祁霈霖的二儿子:“祁经理,您看我说的这事没得商量?”

“是的,您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您说您是黑字那总得拿出让我信服的东西,要不我怎么相信。再说,南市这块的事还得经过袁三爷同意。”

姚水明不紧不慢的拿出一个红绸子裹着的物件:“袁三,在我眼里早晚要除掉。现在,您看看,这个凭证行吗?”

红绸子被打开,一块黑字的金色标志物呈现在他面前,慌得他马上站起来:“我说这位爷,不带您这样开玩笑的。您要早拿出来,我哪敢这么多废话。我知道,这物件还没人敢伪造。”

“我们头说了,你们干得好这事,这个就是给您老爷子的,往后可以保命,您看公平不公平?”

“那我们可赚大方了。”

“不过您听好了,只有您老爷子能用,这种物件用的人都是要备案的。”

“明白。这样吧!不管哪天,什么时候,您来安排我做就是了。”

叶奋韬看着眼前的燕三郎和草尖:“你们有没有特别有效的迷魂药?”

“瞧您说的,燕子门不就是干这个的,哪能没有**。”

“你理解错了,对方也是高手。我要的是,一接触马上倒。”

“那也没问题,除非人不喘气。”

“有解药吗?”

“不用解药,一个时辰就醒。”

“那好,等老二回来再叫上我们家那两个小姑奶奶好好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