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1章 收服忍者六

第七十一章 收服忍者六

“老叔,战斗结束了,这是整体情况报告,比我们预想的要快。”兰黎明拿着一个文件夹和霍晶走进叶奋韬的私人办公室。

1.战斗从上午九点开始至下午三点结束。

2.游击队阵亡一人,重伤两人,轻伤五人。长枪队阵亡15人,重伤10人,轻伤23人。市外突击队阵亡2人,轻伤3人。

3.缴获92式步兵炮一门,92式重机枪两挺,歪把子轻机枪五挺,其余也是基本被摧毁了。

4.除了手雷,钢盔,重武器,剩下的已经让英杰转给卜静安的游击武装。

5.缴获马匹30匹,是增援的混成15旅团的骑兵大队的

6.消灭日军一个野战大队大部,冀东保安队第五总队两个团,可以说这个番号可以撤消了。关东军15混成旅团龟田骑兵大队漏网一个中队左右。

7.战斗总结是这次伤亡过大,原因是低估鬼子战斗力,尤其是洞口出击时造成的伤亡。

“黎明,告诉胜强,好好总结一下。不过,话说回来,毕竟是大胜利,溶洞和一号基地要开庆祝大会。

除了警戒人员,酒供足了,每桌按八个菜的标准。

晶晶,把老二,建文,三郎,草尖叫来,晚上一起吃个饭,商量个事。”

叶奋韬叫住要离去的兰黎明:“别忙,一会你也来,现在该是解决日本忍者的时候了,你先有个准备。”

晚饭是丰盛的,大家举杯庆祝胜利,气氛很热烈。

“今天叫断剑的人员是要解决日本忍者的问题。对这种黑暗中的威胁我的原则是一旦发现,马上消灭在萌芽状态。老二,你先说说基本情况。”

“情况是这样的。”姚水明说道:“现在只发现四个人在玉清池,三男一女,观察一个月左右。他们每次每个人都包一个单间,然后用菖蒲泡汤洗澡。洗完后,将水放掉,菖蒲残留物放到包中带走,我们的人是根据房间的味道找到的,菖蒲来源不详。几个人来的时间都不同,每次洗浴时间为半个小时左右。”

“三郎,这次是你们燕子门为主。我看可以有活捉的机会,你们准备怎么干?”

“二叔,这件事简单。不过,那个女的得让二位小姑奶奶对付。我是担心她们怀孕了,完成有难度。”

“燕三郎,你又瞎扑扑,嘴上有把门的吗?看不起我们。”看着横眉立目的霍晶和王梅,燕三郎吐吐舌头不说话了。

“小梅,晶晶,三郎说得对。你们以后不许嘴上欺负人,他们尊敬你们,你们要客客气气的对待。三郎,回头让她们请你吃饭。”

‘您快饶了我吧

!我可不敢当。二位小姑奶奶不仅说不过,动起手来我们也打不过。再说,我们关系好之呢?说不上欺负我们。”

“行了,就这样定了,完事我请你们,她俩作陪,因为还有别的事。现在说说你们的计划。”

燕三郎看了看草尖:“我和师兄商量了,对付江湖人士要用江湖的方法。我们准备了撒的**,俗称见风倒,人只要闻到,马上昏倒。

如果一开门,他们人钻到水里,我们还准备了水中的**,俗称水中烧,马上会使水变热,让人无法忍受。”

“我有疑问。”姚水明说道:“要是他们在闭住呼吸的情况下,从水中跃出,你有什么办法?”

“所以我担心二位小姑奶奶,男人好办,我们准备了武林高手。在屋里,他们没暗器,一对二还是有把握的。”

“你们想的我不赞成,这还不是万无一失。我要的是没风险,不打斗,要不一阵乱枪打死得了,我们又不是没有消音器?你们还要再想办法。”

屋里陷入的寂静。

“其实你们把问题想复杂了,不就是要活的吗?好办,我们医院有麻醉枪,只要你们坚持两秒钟,一阵乱枪,只要打上一针就可以了。”贾莹说道:“还有,看清楚人,一进门就是**,他们又不是神仙,能掐会算。”

叶奋韬惊讶的看着贾莹:“您了还真行,就这样办。”

当三男一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结实的绑在铁椅子上,用的是细的牛皮带,这种死结没人解得开,只有割断才行,每个人的嘴里垫上一节木头并在脑后绑好,想咬舌自尽都不可能。

对面的桌子后面坐着两个中年人,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

一个中年人说话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奋韬,是你们查找的黑字组织最高领导人,你们看见的溶洞只是黑字很小的一部分。”旁边的中年人同步用日语翻译着。

“忍者规范的十七条我不想全部重复给你们听。

第七条,有两个秘密可以使人变得伟大,其中一个就是永远不要显露出你所知道的全部

所以现在,我不会逼你们说话。

第九条,为了变得强大,你必须愿意付出牺牲,不管那是你的一部分,还是你所珍视的东西。

我要说的是,力量,本身就是一个交易,一个人必须要有付出才能够获得。那么现在我要和你们做一个交易。”

叶奋韬看着四个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人,心中也是暗暗吃惊,他接着说道:“之所以不让你们有自杀的可能,是因为我想让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到时你们可以自己决定想怎么做。”

“我知道,忍者如果感觉自己要被活捉,要先破坏自己的脸,再切腹以保持自己的尊严。

如果真的被活捉,对忍者的刑罚一是剥皮,二是不杀的前提是活捉者成为新的主公,我想我的记忆力应该没问题。”

叶奋韬转头叫过盛建文:“建文,把中间的那个男的嘴里的东西拿下来。”

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接着说道:“现在你可以选择自杀,但你的尊严没有了。你们是甲贺的忍者,绝对对委托者负责,不像伊贺的忍者,只接受最高的出价,这点我很欣赏。”

看着仍然没有任何表情的四人,叶奋韬笑了笑:“看意思,交易做不成了。你们之中叫甲贺光一的是谁应该告诉我吧。”

叶奋韬和尚进勇相对苦笑:“不用看我,我只是翻译。”尚进勇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你们听着,黑字也是有自己的规则。我给了你们选择的机会,如果一直没人说话的话,我不会给你们有尊严的死。

我现在给你们两条路,一条是认我为新的主公,二是处死你们。

首先声明,我反对酷刑,但你们将被砍头,我会把所有的照片送给你们的家人。此外,还可以给家人留言。”

叶奋韬向盛建文挥挥手:“让外面的人准备,看意思没希望了,把他们嘴里的东西全拿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