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0章 最后的准备

第八十章 最后的准备

1937年5月,尚进勇,兰黎明,王胜强,姚水光被叶奋韬召集到他的私人办公室。

在关上门的时候,叶奋韬转身看着甲贺美子:“美子,你在门口,任何人不得进门,包括我的几位夫人。”

“老几位,今天除了老大在重庆都在这了。现在什么时候了,大家心里都有数,需要把情况拢拢,各位说说。”

尚进勇--

日租界不用担心,有一支大汉魂突击队,分散在两个料理店和三个小店铺中,武器够用。

现在日租界的商铺都赚钱,起码能养活现在我那的所有人员。

反战医院运转正常,也盈利,里面有我们两个可靠的人。

医用吗啡和两种消炎药还是很赚钱,通过医院向所有人销售,只是我们的产量不高。

情报人员还是短缺,房子找好三处,两处是给日本忍者住,一处大的要建一个像样的情报点,让老二安排一下。

兰黎明--

按照要求,市内和市外各准备100万大洋的流动资金,溶洞处100万,二号基地200万,一号基地100万,大本营200万,老二那里100万,本来日租界100万,现在自己能养活自己所以这笔钱归到流动资金。

电讯器材,服装鞋帽类,布匹,毛皮以及配套的东西足够但还要不间断的采购。

柴油,汽油,润滑油等油类,预估能保证5年,也要不停的采购

各种日式武器和弹药足够10年,德国武器和弹药5年左右,还要不停的采购。

现在日常运转资金主要来源是卖两种消炎药,医用吗啡,蓟县的货站,河西的货站,基金会医院,老二的饭馆来维持。加一起,每个月有200万大洋左右的进项。

汽车改装厂的收入全部用于改装攻击车,所有的攻击车是使用重机枪和25mm机关炮,即可以打坦克又可以防空。

卖图纸,药的专利的钱一半给老大在重庆买房,一半买武器和弹药,专利和股份的收入现在都存在瑞士的银行,现在是到全部使用的时候了。

现在我们这里所有的钱我已经按6-3-1的比例变成法币,大洋,金条。

姚水光--

市内建立了35个情报点,没加上日租界的。

另外,我把那些冀东劵要来,在天津,北京周边县城宁河,宝坻,武清,塘沽,遵化,三河,香河,通州,平谷,顺义,静海,永清,唐海,乐亭,昌黎,玉田,唐山,秦皇岛,廊坊,青县,文安,每个县城两个情报点,全部都是我从人员中挑选的当地人员,配备手枪,只是没有配备电台。

情报点的生意都很小,我只是要求尽量不赔钱就可以了,每个月我给他们补充一次活动经费。

王胜强--

按照方案,主要是两个基地防御人员不足,短时间无法解决,只有先让训练人员代替,现在优先保证二号基地。

另外,参谋人员要想办法给我解决。

叶奋韬对情况有了大概的认识:“现在钱的问题不用考虑了,即便现在没钱都不怕。我来说说以后的整体规划。

1.河北区原来老大,老二的大四合套我现在是让断剑发展成以武林人士的名义活动的基地。

2.为什么说钱的问题不考虑呢?是因为以后用的银联劵有一个亿的无号劵被窃,是在1939年年初,历史上不可考是谁干的,只知道在北京新民印书馆丢的

我们有资料,这事我安排三郎他们早点时间准备,他们是行家,只剩下如何运出来这一个问题。

并且,他们现在已着手建立北京的落脚点,运100把手枪和配套的弹药。

3.参谋人员抓紧培养,已经可以的进入部队,黎明从学生中再找人,这方面要抓紧,我还是要求不要现成的,这个时代的人在这方面有着巨大的差距。

4.全体市内突击队员和大本营护卫队换装冲锋枪,和手枪弹一个口径,其他装备不变。

5.市内所有人员每三个月回基地训练一个星期。

6.大的县城要设立电台,老二这事你看着办。

7.长枪队活动范围在蓟县,主要要掐断津围和马营两条公路,学生军以后主要是瘫痪通过天津的各条铁路,情报由侯胜奎负责,他已经在铁路系统中发展人员,要让日本人在这一地区患上心肌梗塞,这是以后的重中之重。

8.老二按资料和国共两方面情报机关联系,达成交换情报的意向,地址和名单我会给你。

大家再想想,还有什么补充的。”

“叶叔,有个事您还没说,总不会是让我当学生军的头儿吧。”

“那倒不会,基地交给你我才放心,我还没想好,没有合适的人选。”

“老叶,我看让建文干吧。提起这个,《庸报》,还是有故事的,我给你们说说,现在已经被出卖,落到日本人手里了,建文在哪也没法掩护身份。

在讲《庸报》出卖过程之前,应该先谈谈原《大公报》记者张逊之这个人,他是中统的人。

张逊之是天津青帮头目之一,是和青帮另外两个头目白云生、袁文会分庭抗礼的,不过张逊之有《大公报》记者这样的公开身分,活动的范围更广,关系更复杂,也更容易掩盖其国民党中统特务的行迹。

张逊之在惠中饭店以嫖赌为掩饰,和一些爪牙进行活动,实际上他已脱离《大公报》,再用不着记者这个外衣,显然他已和日军侵略势力建立了联系

就是张逊之这样一个人物,《庸报》社长蒋光堂先把他引了进来,名义是任副社长,其实已经开始进行肮脏交易。

然后张逊之即退到幕后,而由台湾人李志堂作为《庸报》产权所有者,出任社长。

同时进入《庸报》的是张紫舟,陈培恺几个台湾籍特务,另外有一个姓“三好”的日本人进进出出。

当然蒋光堂这项肮脏交易是在极为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究竟蒋光堂把《庸报》卖了多少钱,始终没有透露。

先是天津特务机关派了一个名叫池上广盛的人进入编辑部,与此同时为了控制新闻,大量采用日文通信社“同盟社”的稿件,由“中日中学”组织了翻译力量。

另外有的原来就在亲日报纸《东亚晨报》,《中美晚报》这些小报工作的人物,也被逐渐安插到编辑部内。

这样,《庸报》在日本侵略军天津特务机关的扶持下,已经成为了日本的宣传机器。但是它仅具雏形,仍然处于过渡之中。

现在让建文出来就是了,断剑有燕三郎,草尖和侯胜奎加上你们家那两个小姑奶奶我看足够了。”

“说得对。只是我不知道《庸报》还有这样的故事,看样子以后应该故事更多。”

“老叔,您想想,是不是找国民政府要个番号?”

“还没想,我们的人军统应该有人渗透进来,不过第一次战斗后我已经封了基地又不在溶洞露面,之前目标小,有名有姓的军统,中统特务我们都知道,应该不会知道我,不过早晚会知道。

老二,和军统谈的时候透透意思,最低是中将,一个独立的编制,而且,我们做任何事都有自主权,否则免谈。”

叶奋韬看了看大家:“又要花钱了,我都忘了,学生军的编制里还要加上防空中队。编制的事,黎明尽快给我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