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1章 英国人的观点

第八十一章 英国人的观点

克里特近期忙得不可开交,购买青霉素和磺胺类消炎药的机构和社团很多,这造成产品供不应求。(《奇》biqi.me《文》网)《b.?无广告》不仅是平时使用的原因,他看得出来还有各个国家也开始储存。

作为亚洲区总代表,分配到亚洲区的量无法满足需求,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赚不到,他的心里在流血。

从早晨开始,他放下银行的工作埋头写信,是向英国国内的总公司求救。

突然门被推开了,正在写信的他大声呵斥道,“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是谁都不见没有时间,出去。”他以为是秘书小姐。

“这样对待老朋友有点不好吧?”抬起头,门口进来的是叶奋韬。

“亲爱的叶,很抱歉。快请坐,你看,现在银行的业务都顾不上。我正在给国内写信催要货。”

‘生意这样好,那我们的公司....。”

“是的,价格上涨了一半,我们发财了,只是产量跟不上销量。”

“今天不请自来就是说这个事,我的一个侄子现在在重庆。”

“为什么是重庆?”

“他说,喜欢四川的辣妹子。”

“哦,我明白了。”

“我已经想好了,以我们合伙公司的名义在重庆开一家分公司,在那个偏远的城市没人会发现我们也在生产药品,你看呢?不过,利润要我占大头,你要派几个英国人过去。你明白,这样会省去很多的麻烦。”

“太好了,我马上安排。”

“你派的人一定要可靠,对外只说生产普通的药品。”

克里特起身拿出一瓶苏格兰威士忌,给叶奋韬和他倒上,然后坐到沙发上,“叶,这封信没必要写了。我们在重庆把药厂规模搞大一点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可以轻松一下了。”

两人碰了一下杯会意的点点头。

“你做了父亲,那两个小夫人也有了身孕,我太羡慕你了。”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得问问,为什么你没有妻子?”

克里特叹了口气,“说来话长,自从我的妻子罗丝去世以后,我很伤心。那段日子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沉浸在思念之中。

后来她的妹妹丽达替我照顾我的两个女儿,孩子们把她当成母亲,才使我的心情慢慢好转。

不过,现在好了,孩子们长大了,我已经正式向丽达求婚,她已经答应了。今年七月份孩子到大学报到,她就可以来中国了。”

“祝贺你,老朋友。我先说好了,丽达在中国的一切由我大夫人安排,我要剥夺你的权利。”

“那太好了,我每次写信都会提到你,她对你和你的夫人们很有兴趣,相信会很融洽。”

“老朋友,我现在倒高兴不起来。你看,欧洲的事我不感兴趣,但现在中日战争迫在眉睫,我的祖国怎么办?你的大英帝国在步步退让,国联也对日本人没有严厉的措施。”

“老朋友,你不明白,大英帝国在亚洲只关心中东和东南亚,在中国只是保证既得利益,有一个香港就足够了。原因是多方面的,事实上还得从一战说起。

一战的主战场虽然在欧洲大陆,但英国人却在中东得到了阿拉伯人全方位的支持。

这份支持不是无条件的,为了确保阿拉伯人在一战中对抗和德国结盟的土耳其,英国人向阿拉伯军队保证,战后将给予整个阿拉伯以主权和独立。

这支阿拉伯盟军在英国人劳伦斯的指挥之下,劳伦斯爵士正是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的好友,也一直被怀疑是英国的情报人员。

英国人的保证虽然没有正式的协定,却不乏白纸黑字的确凿证明。

英国时任埃及最高长官的亨利-麦克马洪爵士给麦加的统治者,自称阿拉伯领袖的谢里夫·侯赛因的一封信中有过明述,许诺“除位于大马士革、霍姆斯、哈马和阿勒颇以西地区的叙利亚部分以外”,所有土耳其帝国中阿拉伯人居住的地区将获得独立。

对于英国人欺骗阿拉伯人的手腕,劳伦斯表达了无用的忏悔--我甘冒欺骗之不义,是因为我确信,要想以低廉的代价迅速取得东部的胜利,就必须得到阿拉伯人的帮助,而胜利加欺骗总比失败来得要好。阿拉伯人的士气是我们赢得东部战争的主要手段。因此,我向他们保证,英国将信守诺言。在这样的许诺之下,他们干得十分漂亮。当然,除了为我们共同成就的大业感到自豪外,我还时常感到深深的愧疚。

委任统治,即确立了中东主要国家之间的疆域划分,但委任统治下的阿拉伯国家没有独立主权,边界是按照英国和法国的意愿划定的,遗留下这些国家后来众多有关领土和边界的争端。

显然,当一个横跨三大洲的多民族、多宗教的帝国突然崩裂,演变成多达40多个主要由单一主体民族组成的国家时,他们过去在帝国内部尚可被控制的民族、宗教和领土方面的矛盾,将变成日后难以解决和控制的国家纷争。

即便是英国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主张占领和瓦解奥斯曼帝国,整个19世纪都有英国人坚持认为,保持奥斯曼帝国的完整对英国有利。

丘吉尔就曾表示,一战后对奥斯曼帝国的肢解是一个错误。

英国历史学者伯纳德-路易斯曾说:中东地区的历史发展,从拿破仑的远征军在18世纪来到埃及后,就深深地受到欧洲列强的利益、野心和行动所影响,而在其陷入危机之际,更是受到欧洲列强的利益、野心和行动所主导。不只是英国、德国和法国,几乎所有欧洲列强和美国,无不参与到大中东的争夺中。

如果说中东是大英帝国仅次于本土最重要的领地,美索不达米亚,沙特阿拉伯和波斯是中东石油的仓库,那么埃及和巴勒斯坦则是中东地理位置上的命门。

如果我们把这个世界看成是一个岛屿,人类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如果把阿拉伯半岛看成从欧洲到印度、从北部腹地到南部腹地的走廊,是世界岛屿的中心,那么,在当今世界,耶路撒冷这个山地城堡的战略地位,与在中世纪或者在古代巴比伦和古埃及时期,同等重要。

这是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描述的情景,他的地缘政治理论深刻影响了大英帝国的外交政策,他的这个论点也并不过时。

巴勒斯坦既是英国连接埃及和印度的大陆桥,也是连接英国的非洲和亚洲殖民地的链条,也是从地中海往波斯湾运兵的通道。

在苏伊士运河上,成千上万的船只穿梭于印度和欧洲之间,这些船只处于巴勒斯坦驻军的有效打击距离之内,而且穿越雅法附近海岸的铁路干线一直在修建,通过这条铁路干线可以将南部腹地和北部腹地连接起来。

英国官方理论认为,如果把中东无条件地交给外国去控制,对英国在近东的地位将产生令人极度灰心丧志的影响。

那就不可避免地招致埃及被入侵,巴勒斯坦被占领,同时会使英国在整个中东国家心目中威信扫地。

中东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地理战略价值,那就是阻止麦金德理论中的核心国家俄罗斯势力的南下。

彼得大帝曾在其遗嘱中说,不论谁继承他的位置,“都应该向南推进到君士坦丁堡和印度,因为谁在那里统治,谁就真正统治了世界。

从俄国的观点看,君士坦丁堡、大不里士,这些地方都如同出鞘的利刃,锋尖全部触及俄国柔软的“下腹”就是乌克兰的麦田、顿涅茨盆地的矿砂和工业,还有高加索的油田。

事实也证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这些地区都曾遭受到进犯和占领。

俄国一次又一次地与土耳其作战,目的正是为了夺取中东和中亚的油田,让舰队能够进入到印度洋温暖的水域,这个梦想和战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改变。

对于大英帝国,中东的挑战者接踵而至,却无一不被降服。法国人在法绍达妥协,俄国人被阻止在达达尼尔海峡,奥斯曼土耳其被肢解,一战后德国的血液几乎被榨干——还是假法国人之手。

然而,一战后新的闯入者又来了,他们是意大利,纳粹德国和美国。

虽然被嘲讽为--牙齿是虫蛀的,胃口却不小,墨索里尼却常抱怨意大利在地中海是囚犯。

他认为,意大利只有砸开监牢的两把锁即直布罗陀和亚历山大港,才能获得自由。”

“那么说,英国在中东已经焦头烂额了。”

“的确是这样,客观的说是英国的统治地太大了,任何一处的利益都不想丢掉,但怎么可能。”

“好了,老朋友。我看现在应该去吃饭了,下午茶时间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