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8章 南苑之战一

第八十八章 南苑之战一

日本华北驻屯军香月清司中将的计划是以从朝鲜来的二十师团为主力,加上还有华北驻屯军第一联队牟田口廉也大佐所部进攻南苑,在他看来,以这样的兵力而言南苑的中国守军根本不堪一击。

二十八日凌晨,日军开始总攻南苑,战斗一打响,其炮火就集中于南苑阵地南面的学兵团驻地。

随后,日军试图突入中国军队的阵地中

学生团的人员,都是北平各大学,中学的学生,多是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分子,来投笔从戎的,连学兵团的主官,也是原黄埔军校北平分校的学生。

当时中国有多少大学生,有多少中学生呢?宋哲元舍不得让他们当兵,所谓的学兵团,是想将他们培养成二十九军未来的部队中层军官和所辖地方的干部。

他们的驻地在南苑兵营的南部,也是日军攻击可能性最小的地方。当日军扑向南苑的时候,学生们领到枪才刚刚几个小时。

如果他们死在了南苑这块土地上,如同轻烟消逝,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他们也都是才子,如果活下来,也许他们中会出新一代的鸳鸯蝴蝶派,或者梁思成,巴玉藻。

也许,过些年,还会有人谈起潘毓桂这个所谓的有理想的汉奸,谈起他的诗,他的画,他照顾李香兰的无私父爱,甚至,他的伟大理想。

但是,没有人会记得这些学生的名字,或许,还会有人争论他们姓共还是姓国。

这就是中国,一块神秘,神奇,不可思议的土地。

当第一大队大队长一木清直少佐所部攻击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其他日军的策应,从日军的部署看,这次攻击配合得不好。

当时日军第二十师团步兵主力还没有就位,一木清直少佐的上司牟田口廉也大佐可能是想抢在朝鲜来的二十师团之前独立拿下南苑,以维护华北驻屯军的荣誉,溶洞那一次给第一联队留下深刻印象。

于是他才做出用一个大队的日军强攻的决定,而其他的日军没有接到命令,根本不知该如何配合,只能看着一木清直少佐轰轰烈烈冲进去,再轰轰烈烈被赶了出来。

在南苑守军阵地前极近的地方,日军纷纷踩上了地雷,损失惨重。训练有素的日军虽然受到重创,依然嗥叫着向前猛冲,跃进战壕和迎上来的学兵团展开了肉搏,一小部分日军冲进了南苑兵营。

此前日军多次对南苑的侦察,都未发现这里有布雷防御,这意外的打击使日军队形大乱,一木清直少佐在回忆中写道,他身边的炮兵协调员被炸昏了头,对着话筒大叫,打近了,打近了

原来他把地雷的爆炸当成了自己的炮火,认为是日军炮兵打得太近了。

日军第一次攻击失败后,有些意外的第二十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中将刚刚赶到前线接替了指挥。

日军计划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发动了第二次进攻,也就是所谓当时的堂堂正正的进攻战。

看着牟田口廉也大佐带着队伍向后方走去,一路上二十师团的士兵眼里充满鄙夷的眼神。

其实,那时29军当时的装备并不差。

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二十九军迅速扩充为5个师,共计48个团,总兵力达10万以上。

其中张自忠之第三十八师辖5个旅,共计11个团,兵力近3万人,二十九军装备此时也令人刮目相看。

士兵普遍使用捷克式步枪,排长用德式伯格曼冲锋枪,连长每人1支二十响驳壳枪,每班配备掷弹筒2门、枪榴弹2支、捷克式轻机枪1挺。

全师共装备轻机枪700余挺,比中央军甲种师编制的274挺,多出一倍多。

由于训练水平的提高和武器装备的改善,此时的二十九军,堪称中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之一。

这也是盛光勇这个叶奋韬的结拜大哥不愿意撤进天津外国租界的原因。

在南苑一公里半的地方,盛建文紧张的在等待,身后一字摆开的步兵炮以做好发射的准备,不远处,黑字改装的重机枪和机关炮攻击车在静静的等候下一步命令。

二十六日的下午,他去见了学生团的教育长张寿龄中将。

被副官引到南苑军营中将的办公室,盛建文一个标准的军礼:“张寿龄中将,您好。黑字学生军大队长盛建文向您致敬。”

看着眼前一身怪异装束的年轻人,英武之气跃然脸上,凭他多年训练军官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是精锐之士

他仔细端详起来,这样的装束只能是黑字组织。

“平安城镇是你干的?”

“是我弟弟。”

“蓟县溶洞和津围公路的事呢?”

“是我们总教官策划指挥的。”

张寿龄中将点点头:“这样说,你是新组建的部队?”

“编制是新的,人员有老有新。编制大约2000多人,按规定,我是黑字上校级别。”

中将指了指椅子:“盛大队长请坐下谈。”

“是。”

办公室很简陋,只有简单的桌椅,文件柜和日常用品。两人相对坐定后,张寿龄赞许的看着盛建文:“不知你这次来所欲何事?”

“我奉命救助29军学生团,对您来说,理由不难理解。”

临来之前,叶奋韬命令盛建文,一定要征得29军的同意才可以行动。谁知道,这道命令又使学生军付出上百人的代价。

“29军是一支正规的部队,没有命令之前,学生团是不可以调动的,黑字只是一支民间武装,29军是会负责学生团的安全的。顺便问一句,作为大队长,你怎么是一个人来的?你的副官,卫兵呢?”

“没有,黑字所有级别的指挥官没有专职副官和卫兵,在黑字作战部队,官兵是平等的。指挥机构只有参谋和通讯军士,人数很少。指挥部只下辖一定数量的警戒部队。”

“有些新意。不过,现在南苑指挥官是佟麟阁副军长,他兼着学生团的团长,他明天早晨到。”

“那好吧!我明天一早到。”中将叫住转身就要离去的盛建文:“我好奇,你能不能带我看一下你的部队。”

“没问题,请,不过,您要一个人去,原因您明白,我不能保证这里所有的人都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