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9章 南苑之战二

第八十九章 南苑之战二

在下午的骄阳下,两个穿着迥异的军人并排走在南苑军营向南的土路上。

两侧的庄稼在阳光的照射下无力的弯下了腰,空气中散发着野草的芳香,四周一片寂静。

来到南苑军营后侧三里左右的地方,有两个人从高粱地里走了出来,走到近前立正报告:“报告大队长,所有人员在奉命休息。”

“集合大队部的一个步枪班。”

“是。”作战参谋转身离去。

只有三分钟,一个标准的黑字学生军步枪班站在两人侧面的高粱地外。

张寿龄中将从他们走出高粱地来集合的时候,他已经看出那都是精锐的士兵,比他看见的庐山军官训练团的军官学员还要精锐。

只是近看,脸上还带着稚气,那稚气中的坚定使他看到了他不解的东西。

他注意到,每个人都配备着手枪,还有手中怪异的长枪和轻机枪,加上全套的作战服都是从未见过的。

“盛大队长,你们的武器和装备是哪里的?”

“是德国生产的自动手枪,突击步枪和轻机枪。从头到脚的作战装备是我们自己设计的,只是战斗时要戴上钢盔。”

似乎看出张寿龄中将的好奇:“子弹匣全部装在作战服上,手枪放在双手最容易拿到的地方。只有多用途匕首。虽然可以装在突击步枪上,但条例禁止和敌方拼刺刀,因为手枪一个弹夹11发,在近战中可以做到弹无虚发。”

“哦,没想到,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当他看到在高粱地里待命的攻击车时,可以说被震撼了。

攻击车两侧是10mm厚的钢板,重机枪和机关炮这样使用别说没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式样,这让他呆呆的愣了很久

1937年7月27日凌晨3点,日军集中部队首先攻击了通县29军部队,驻守此处仅有独立39旅一个营,自然不是日军优势兵力的对手。

该部却仍然奋力抵抗,双方激战7个小时,该营伤亡过半,在营长傅鸿恩少校的率领下拼死突围出去,通县由此被日军攻占。

27日清晨八点,盛建文和佟麟阁,张寿龄达成合作作战的协议,并留下一个步话机和一部电台。

27日下午15点,日军20师团的河边旅团一部约1000多人,突然直插入北平南郊团河一线。当时赵登禹率领的132师一个团刚刚经过,另外一个第4团则在行军途中突然和日军遭遇,基本全军覆没。

对于南苑的防御部署,宋哲元却做了一个似乎很奇怪的命令,他命令赵登禹,佟麟阁,郑大章同时负责南苑的指挥。

要知道,一支军队里永远只能有一个头。由这个人负责统一指挥全局,切不能有很多人指挥。

如果指挥的人多了,必然自行其是,政令不统一,部队也就陷入混乱之中,无法有效作战。

军阀部队就是军阀的思维,自己的部下只能自己指挥,让别人指挥是万万不能的,这焉有不败的道理。

现在的南苑战斗力较强的为军官教导团,孙玉田的特务旅两个团,共三个团的兵力。

众所周知,日军装备训练上都比国军要好,一般来说,由于火力的巨大差距,在防御中国军要有至少2倍于日军的士兵,才能实现火力的相对平均。

佟麟阁副军长已经预先做了作战部署。

南苑的正面,也就是南边和东边防御为最有战斗力的军官教导团和特务旅负责,主要对付大兴而来的日军和伪军,这是日军最有可能攻击的方向。

南苑西面防御则由张自忠38师2个团,骑兵9师一个团负责,这两个团战斗力还可以,但中间新兵也不少,主要对付丰台,长辛店来的日军主力。

南苑西南角则由学生训练团负责,为什么西南角交给战斗力最弱的学生训练团呢?主要佟麟阁根据军事常规分析,日军不太可能从西南方向进攻,所以让学生们去防守这个地域,也是从保护学生们的角度出发

可是由于宋哲元并没有下令紧急备战,南苑没有做紧急部署,没有增修坚固工事,也没有重武器的增援。

南苑虽然驻扎着重兵,但居然没有什么防御工事,仅有一道围绕南苑的土城墙,另外就是南苑内围绕着12座营房区的3米多高土围墙。

佟麟阁在战前下令在围墙外修筑一道壕沟,关键区域埋了一些地雷,临时增加了这一点防御阵地。巧合的是,现在正好发挥作用。

要知道,这是大部分学生兵第一次开枪射击,所以枪法并不佳,很多子弹都打到天上去了。

不过由于学生兵们非常勇敢,他们的阻击相当顽强,也阻挡了日军进攻的势头。

日军连续冲锋2次,居然都被学生兵击退。日军坦克装甲车的装甲都很薄弱,没有步兵的掩护,它们也不敢冲到学生兵的身边,只能在较远处开枪开炮,其实,那是因为日军按步兵操典作业,不知道学生团根本无法防御坦克的进攻。

一些冲在前面的日军士兵纷纷中弹倒地,余下纷纷后撤到高粱地,以它们作为掩护准备继续冲锋。

此时日军火力的优势就看出来了,当时日军坦克,支援火炮,加上轻重机枪,掷弹筒一起射击,火力完全压倒了学生们。

日军相当射击精确,火炮威力也大,对学生们造成很大的伤亡,这也是之前宋哲元不让学生们参战的原因。

比日军,学生兵们几乎没有任何地方能够强于他们,好在他们有杀敌报国的强烈信念,这一点拉近了双方实力的巨大差距。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日军慢慢退下去,学生团的阵地恢复了暂时的平静。所有人都明白,这预示着又一次残酷战斗的开始。

接过指挥权的川岸文三郎中将要通了驻扎承德的陆军航空队,随即,两个轻轰炸机中队,24架轰炸机在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直奔南苑军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