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90章 南苑之战三

第九十章 南苑之战三

盛建文焦急的走来走去,不由得想起和佟麟阁的见面情形。

在昨天的约定中,佟麟阁将军首先强调了29军要严格执行命令,没有命令不能擅自行动和调动,然后对黑字的做法表示了感谢

在张寿龄中将的一再坚持下,佟麟阁将军看到了黑字的队伍,当然,他也被震惊了。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士兵,远远不是他能想象的。

他看得很仔细,对黑字所有的装备无一遗漏,尤其对重机枪和机关炮攻击车,依他所知,好像整个中国还没有那支部队装备。

他又努力想了想,好像在中国他压根就没听说过。

到最后,他和盛建文说好,他用电台和军部联系,一接到军部的撤退命令,黑字就可以接管战斗,步话机随时保持联系。

大本营的叶奋韬和兰黎明相对而坐,盛建文发来的情况让他们很担心,这次,叶奋韬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于在南苑的学生团932人,他是都想救,但29军的态度却使他很不爽。

兰黎明静静的坐着,他知道,这次的动静有点大,付出的代价也小不了。

在南苑军营10公里的地方,盛英娟组织的100辆马拉大车在严明的突击队保护下在等待。

一号基地和二号基地已经腾出接近上百间住房改造成临时医院,伙房已接到通知,准备额外1000人的饭菜。

甲贺美子静静的坐在叶奋韬的旁边,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不停的为叶奋韬眼前的茶壶倒满水,而后者只是不停的抽着雪茄。

“老叔,我想起一个问题,战死的学生,如同轻烟消逝,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他们什么也没有留下,他们的鲜血为中华民族扳回了一分,您说值吗?”

“为尊严而战的战争,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整个民族都会义无反顾付出,前仆后继,无怨无悔。”

“是啊!他们的牺牲,唤醒了强大的中华民族精神,后来所有抗日军队士兵的枪托上都刻上了勿忘卢沟桥。”

“我想,这就是七七卢沟桥事变的全部意义吧

!已经足够了。卢沟桥不是事变,叫事变是日本人的说法,而是一场民族战争。

后世所谓日本士兵失踪引发的侵华战争的学术杂谈,在学生们的鲜血面前,显得多么的苍白。

中国人民被卢沟桥的枪声彻底唤醒了,他们擦干眼泪,拿起武器,踏着烈士的血迹,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长达八年的浴血奋斗。”

“我们成功的概率有多大?换言之,能救出多少人?”

“我不知道,尽人事,看天意吧。”

终于,在日军炮火炸响的时候,步话机传来佟麟阁的声音:“盛大队长,军部同意南苑守军撤离,张寿龄中将已去你处。”

盛建文把步话机换了一个频道:“我是盛建文,各部门注意。

炮中队待日军炮火结束后开始炮击。

步兵第一中队开始前移准备进入军营阵地。

基地医护队准备接收伤员,并做好移送准备。

基地护卫队分出攻击车打坦克,其余做好防空准备。

具体行动执行一号计划,保持联系,完毕。”说完,他对刚刚来到的张寿龄中将说:“请您随步兵中队进去传达命令。”

随着命令的下达,黑字学生军各个作战单位开始按事先参谋制定的作战计划执行。

92式步兵炮以1-1.5公里为标尺开始调整射击诸元。

步兵中队以榴弹发射器,轻机枪,重机枪的顺序依次前进,最后是医疗队和担架队,每两个人都抬着三个空担架。

左右两侧各有两辆重机枪,两辆机关炮攻击车向军营两侧快速前进。其余的攻击车以单辆为单位开始聚集。

重炮轰击刚刚结束,日军第20师团的3000多人的精锐部队,在近百辆坦克,装甲汽车和大量步兵炮的掩护下从从东南、正南、西南3个方向全线进攻,而主攻方向之一就是学生兵驻守的西南角阵地

日军火炮非常猛烈,学生兵防御阵地短时间内就被摧毁大半,在他们惊魂未定的时候,日本步兵已经从高粱地里冲了过来。

学生兵还是非常顽强的,其实作为第一次参战的新兵,他们在日军飞机轰炸和炮击的时候普遍非常害怕。

在日军炸弹和炮弹的打击下,学生兵也有了一些伤亡,一些士兵被炸的支离破碎,一些则被炸断手脚,受了重伤,血流满地。

一些年纪很小的学生兵目睹这样的惨状,吓得手足无措,全身发抖。

但吓归吓,怕归怕,在面目狰狞的日军冲锋上来的时候,大部分学生兵们顿时恢复了勇气。他们冒着日军猛烈地炮火,纷纷在战壕中直起身子,对日军冲锋部队拼命射击。

突然,背后传来学生兵没有听过的自动武器的射击声,中间夹扎着榴弹划空刺耳的尖叫声。

随着一串轰鸣,阵地前方的94式,97式日军坦克顿时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炬。

阵地前沿500多米处,92式步兵炮的爆炸声此起彼落,形成了一面死亡之墙。

跃进简易战壕的士兵是学生团没有见过的,不过,从他们熟练的战术动作中,学生团的人员看到自己的巨大差距。

张寿龄中将在战壕中叫过幸存的军官传达了命令:“学生团完成任务,和黑字人员一起撤退,听从黑字负责人员的指挥。”

苏紫站在战壕里大声的喊:“没有受伤的人员,两个人一组把重伤员抬上担架,向后方转移,交给接应人员然后返回继续前一个过程,轻伤员自己走,限时10分钟。”

这时就看出平时训练的效果,黑字的步兵开始拼命的挖着个人防炮洞,医生开始简单的止血和包扎伤员,每个伤员迅速注射一针医用吗啡,经过简单处理的伤员马上被担架队抬走。

二十分钟的功夫,远处传来飞机的轰鸣声,阵地上的人员明白,血战开始了,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坚守阵地直到撤退命令,这次没有听到他们熟悉的时间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