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92章 反思天津之战

第九十二章 反思天津之战

说起南苑的事情,不能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一个自称所谓有理想的汉奸潘毓桂,他的叛国行为,颇有些耐人寻味的内容。

首先,潘毓桂作为著名的亲日派,为何在战役中一直能够接触二十九军最上层的机密呢?

这就要涉及到宋哲元的特点了,在对日问题上,宋哲元一直摇摆不定,潘毓桂正是宋哲元对日表示亲善时候的窗口,在宋哲元看来,打,是要靠冯治安,何基沣他们的,和,还要靠潘毓桂等人。

宋哲元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旧军人,极重封建理念,潘宋两家为两代相交,宋哲元的父亲原为潘毓桂父亲的幕僚,因此宋哲元对潘毓桂信任不渝,视作亲信。

在机密问题上,宋哲元也绝不背潘毓桂,或许他的潜意识里认为要让日军能够真正信任潘毓桂,显然要付出一定代价,这上面宋哲元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过宋哲元可能认为潘毓桂无论怎样总是二十九军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于哪些能够用来和日军作交易,哪些不能,心中显然有数。

宋哲元就是没有想到,潘毓桂却没有把自己与二十九军的利益绑在一起的兴趣,他有自己的所谓理想,如果说他有一个效忠的对象,一定不是宋哲元,而是大日本帝国,自然,哪些可以卖,哪些不可以卖,他的理解与宋哲元的理解完全不同。

所以,宋哲元对潘毓桂的期待,显然是没有弄明白潘毓桂的屁股到底坐在谁的板凳上。

其次,如果说潘毓桂将二十九军的作战计划出卖给日军是为了自己的理想,那么,南苑这一次的叛卖则无疑将山穷水尽的南苑守军送上了死路,都是同僚同胞,潘毓桂何以如此冷酷绝情?

要说潘毓桂是汉奸不假,但汉奸也有汉奸的逻辑,绝不会为坏而坏,潘毓桂这样做,最大的目的是为了自保

从南苑战斗打响,潘毓桂就处在一种感觉非常自危的状态,因为日军通过潘毓桂把进攻计划转告二十九军,其目的是为了吓退南苑守军,谁知结果却是南苑守军顽强抵抗,给日军造成了相当大伤亡,作为传话人的潘毓桂深感恐惧,因为他认为是自己把这件事办糟了。

日本人是不大讲理的,如果伤亡过重要找个出气筒自己无疑是最佳人选,就算因为有交情不会责怪,自己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也无疑会大大下降,如果是这样,他将来的前途如何呢?难道跟着没有出路的二十九军南撤?

因此,潘毓桂一了解到南苑撤退的命令,马上就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立即将其交给日军,作为自己将功折罪的礼物,至于这样会造成多少将士的牺牲,就不是他能考虑的了。

宋哲元看似什么都明白,其实连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这样简单的道理都没明白。

天津市内也没闲着,负责攻打东局子机场的朱春芳团第一营与保安二中队的战士,遵照要求每人准备—小壶汽油和一盒火柴,火速奔向东局子机场。

当时的东局子飞机场有日军临时航空团和30余架飞机,还有驻机场一个步兵中队的警戒部队。

为了抢时间特地选派两名排长跑在部队最前面,当接近机场门口时,先用大刀砍死两名日本岗哨,又见从机场里开来一辆汽车,随即击毁。

凌晨2时,大部队赶到一同冲到停机坪,当时日机驾驶员都睡在机身下,听见枪声立即惊起,爬上飞机进行发动企图紧急起飞。

中国战士扑向机群,泼上汽油点燃,由于天气炎热,加上跑步前往,战士身带的火柴被汗水浸湿划不着火,仅有七、八架日机起火。

战士们便从已点燃的飞机上引过火种继续点燃其他飞机,或用手榴弹炸毁日机,日军见状立即进行疯狂扫射,中国军队安排兵力顽强抵御,但仍有12架日机起飞,有10余架日机被烧或炸毁,机场内烟火冲天、弹声隆隆。

3时许,中国军队攻进日本航空兵团司令部,缴获了大量机密文件,包括航空兵正在使用的电报密码,中国军队将日军压制在机场办公楼和营房工事里,占据了飞机场

天亮后毫无遮掩的中国军队被暴露,加上飞起来的12架日机连连向中国军队疯狂反扑,龟缩在办公楼上的日军居高临下配合扫射,中国军队伤亡很大。

南开海光寺日军兵营工事虽坚固,但兵力仅有—个大队和十几门火炮,此外,还有属河边旅团的步兵第二联队、炮兵独立联队及战车、骑兵、工兵、化学兵各—个中队。

当时驻守天津的中国驻军是29军38师,师长张自忠此时在北平,副师长李文田代理师长职务,并兼任天津市警察局长,其时,天津市内及郊区的兵力只有38师的一个手枪团,26旅的两个团,加上三个保安中队的武装警察,总共有5000人左右。

以38师现在在天津的实力还是有成功的机会,38师114旅228团和26旅678团二营,还有保安三中队,在祁光远指挥下,凌晨2时,由八里台插向六里台,向海光寺日本兵营发起猛攻。

这时宁殿武的援兵亦从东站靠市民的卡车运送过来,当卡车通过英、法租界遇上路口的工事阻挡时,市民及巡捕主动排除,使援兵顺利通过。

29日拂晓,中国军队打到海光寺兵营的外围,占据了东面停车场,日军只好龟缩在兵营里,天明后,中国官兵到达兵营护城河外沿。

中国军队虽多次攻击几进几退激烈争夺没能得手,只好牢牢包围住兵营,这时,日军的9架飞机向中国军队扫射,兵营内日军趁机反扑,海光寺兵营的激烈战斗,导致中国军队伤亡惨重。

保安三大队在宁殿武率领下攻击火车东站,日军预备队和航空兵团仓库应战,激战两小时,日军退到—个仓库里,中国军队夺回东站。

这时,李文田命令宁殿武留下一个连严守阵地,其余兵力急速支援海光寺战斗。

在东站战斗中,日军妄图以—部分兵力援助,由于法国租界当局拒绝日军通过万国桥而未成。

六七八团二营和保安一队,连夜从北宁公园攻打火车总站的日军,将日军压制到火车站仓库的楼上,占据了火车总站。后又占领了日军盘踞的北宁铁路总局,赶走了日本人事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