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93章 军旗飘扬

第九十三章 军旗飘扬

当在天津的日军各个部队稳定了战线以后,日军指挥官决定充分利用空军的力量。

从29日下午开始,刘安庄机场和东局子机场残存的日军轰炸机腾空而起,对天津市政府大楼,北宁铁路管理局大楼,火车总站,北宁公园,保安队总部、八里台地区的村庄和南开大学进行了四个小时的狂轰滥炸。

日军轰炸机编队定时起飞,当飞行队一经投弹轰炸后,便飞回离市区不远的飞机场,然后另一队接着起飞轰炸。飞机的扫射和轰炸,几乎持续不断。

投下的炸弹顿时引起大火,南开大学教学楼,火车总站的北宁铁路办公室和政府的各种建筑,都淹没在烟柱和冲天的火光之中。

而到了傍晚时分,日军又对天津公共设施实施了第二**轰炸,与此同时又对未被大火烧毁的南开大学建筑进行了炮击,市区相当多的地段遭到了轰炸,范围包括。

通往火车总站的主要道路住宅区的泽真里、新天里、昌齐东里。

天津政府附近的造币厂及其仓库

河北和贾口两个服务市区的电话交换台所在地。

南开学校和汇文专科学校及其周围地区。

在市区各处,南开及八里台周围村庄,巨大的烟柱和爆炸的火焰到处可见。尽管大学当局断然否认校园里有中国军队,但日军仍派出军队用汽油焚烧南大校园周围的树木,以摧毁中国军队藏身之地。实际上,大学还是被破坏了,损毁了所有珍贵的设备和著名的图书馆。如果不是报复的话,似乎也太粗暴和残酷了。

李文田指挥部所在地亦被10余架敌机轮番轰炸,李文田等被迫撤离转移到一民户住处继续坚持指挥。

宁殿武,祁光远前来报告,海光寺难以攻占,战士几乎全部伤亡。各军队之间联络中断,指挥失灵,伤亡惨重。

而此时日军仍不断从外地调集兵力来津,由山海关开来一列车日军,两辆装甲列车已满载装备和士兵从廊坊向天津开来,塘沽一艘船载日军沿大沽河开来天津,随行还有三艘巡防炮艇。

在此情况下,李文田当即决定,为保存力量,各部队于29日下午3时开始撤出天津,集中到静海县和马厂两地待命。

他不明白,他的决定使天津沦为日寇之手达八年之久。军人是什么?民众是什么?它们之间有关系吗?

一支长长的马拉大车队伍在二十几辆汽车的带领下,向着北平以西的方向行进着,南苑方向的枪炮声听起来变的愈来愈远。

苏紫远远地看见严明站在路边的土坡上:“严明,情况怎么样?”

“苏紫姐,速度有点慢,医生说,伤员太颠簸不行。我把突击队分成四个组了,拉开距离,起码还有100多里地。看样子,还得接近6个小时才能看见长枪队的接应。”

“这也太慢了,学生军大多数人可是第一次打仗,小鬼子可是一个师团呢。”

“医疗队,听到请回答,完毕。”

“我是医疗队苏紫,请讲,完毕

。”

“我是王胜强,请说明情况,完毕。”

“行军速度慢,主要是伤员的伤势导致。其他一切正常,估计6个小时才可以看见接应部队,完毕。”

“我是王胜强,现在宣布指挥部决定。长枪队200人在新马集镇附近接应,指挥官是孙志武,我率长枪队100人支援南苑并接管支援基地护卫队指挥权。现在在你部不远处,你们可以按正常速度前进,完毕。”

队伍又前进了一个小时左右,苏紫看到了路边一支整齐的队伍,为首的王胜强目光坚定的走过来握住苏紫的手:“实在是辛苦你了,现在南苑有我在,你可以放心了。”

苏紫的眼睛有点湿润,她仿佛又看见了最初见到的那个教官。随即,她转过身,大声命令道:“医疗队全体集合。”

看着眼前疲惫但神情坚定的部下,她不禁有些自豪。“带上所有担架,目标南苑。”

“你们还是撤退吧。”

“为什么?我现在不受你指挥,你只有支援基地护卫部队的指挥权,不要越权。”

“你说的对。支援基地护卫队留下10辆汽车,其余人员目标香河。”

“那怎么行?”

“你这是你越权了吧。”

王胜强转过身,看着长枪队的队伍:“全体都有,目标南苑军营。我们去看看那些硬骨头的才子们。第一分队跟着医疗队。第二分队转为突击队严明队长指挥。”

“你....。”

“不要越权,做好自己的事。”王胜强假装严肃的说。

看着队伍精神百倍的前进,王胜强叫过严明:“路上有敢拦截和偷偷袭击的给我狠狠打,照顾好这些人。”

香河的伪县长安厚斋正坐在县衙喝着茶,门被撞开了,警备队长胡三慌慌张张的进来。

“慌什么?有点规矩,你看看你,现在也是队长了,不要让别人看笑话

。”

“老爷。不,县长大人。皇军和29军在北平打起来了,我派人探听消息。您猜怎么着?从南苑被皇军打下来的29军学生团的伤员正通过咱们地界,看样子是奔新集。”

“哦,仔细说说。”

“有上百辆大车,十几辆汽车,基本都是伤员。您想,抓住他们,皇军还不大大有赏?”

“有把握吗?”

“没问题,都是学生,听说,大部分连枪都不会打,现在又是一堆伤员。警备队300多弟兄呢?”

“你可看好了?”

“没问题。”

“那赶紧集合警备队,这回可为皇军立大功了。”

突击队的斥候站在严明面前:“报告,后方一公里发现从香河县城出来的伪军接近300人,无火炮,在迅速接近中。”

“好啊!还真让教官说对了。我命令,长枪队40人,突击队30人混编,分两路准备冲锋。”

“队长,为什么没有我们?”一个学生团的军官挺身站在严明的面前。

“你们先休息,和剩下的人一起看好伤员。”

“我们有枪,还有100人左右有战斗力,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

严明愣了一下:“哪能?你们在南苑打得太累了,我也是学生出身,不要往别的方向想,你们先赶路。”

“你无权命令我们。”这时,身旁已围满学生团的人员,情绪很激动的样子,用喷火的眼睛看着严明。

“好吧!分成两队,听从指挥,准备冲锋。”

香河县城城墙上,安厚斋看见一面黑字军旗在城下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