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94章 雅致的咖啡馆

第九十四章 雅致的咖啡馆

在天津英租界香港道的拐角,有一家小而雅的门脸。(《奇》biqi.me《文》网)/\?.b.?新笔下?全文字首发/\两扇磨砂玻璃门,镶嵌着两幅古朴的维多利亚风格的壁画。屋子的上沿有一个窄窄的横匾,上面写着两个古体的字--梦云

小店的门关着的时候多,开着的时候少,清静,所以能注意到这里的路人寥寥无几,倒是对面的那座小洋楼十分地显眼,听说住着北洋军阀时的什么督军,正赋闲,天天车水马龙,笙歌艳舞,闹得英租界的印度巡捕都担心,老在他们门口转悠。

其实这里是一处咖啡厅,服务员都是些文文静静的姑娘和彬彬有礼的小伙子。走进咖啡厅,里面放着悠扬的曲子也是古典音乐之类的名曲,曲雅,进出的人更雅。来的大多是在洋行,银行或海关做事的洋人,他们在这里,出来进去,一律着西装革履,说着中国人听不懂的各国语言,规矩看起来挺大的。

至于原因吗?那是这里提供世界上最好的各种风味的咖啡和别的地方没有的茶点,开业时,一个精干的德国女人主持了仪式。

别看店面小,不起眼,开业时来的都是大人物。租界的印度巡捕甚至看见了平时见不到的英法租界工部局的高官。

店面看起来不大,里面却不小,后面通过一个不大的小院还连着一栋二层的小楼。平常的女掌柜不经常来,来的时候总会抱着一个吃奶的孩子,然后就进到后面的小楼,很少会进到店里。

椎名舟作,表面上是福光株式会社大和语推广委员会的一个课长,其真实身份则是关东军的情报员。这家伙戴眼镜、白褂子、绿马裤,脚登一双黑马靴,手里还拄个文明棍。头一次见面的人对他印象很好,尤其是他一口天津味的中国话,更使不认识的人误以为是地道的天津人。

但不幸的是,有一天人们发现他死在自己办公室的座位上。日本军医检查的结果和天津日本特务机关长仪我诚也大佐死亡的原因一样。

星期五的下午,草尖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走进梦云咖啡厅,侍者迎上去,“先生,几位?”

”一位。”

侍者把他引到一个对面坐的靠背沙发的座位,拿过价目单,“先生,请。”

“天涯何处无芳草。”

“就在曲尽通幽处。”

“曲终人散尽皆欢。”

“五十玄音禅房有,先生请。”

穿过咖啡店后面的小院,一栋二层小楼的一层里间,王梅正一边摇着婴儿床,一边唱着《静夜思》。

“小姑奶奶。”随着话音,草尖推门走了进来。“小点声,孩子刚睡,到旁边的屋里等我一会。”

端起王梅递过来的茶,“小姑奶奶,您那接头暗语可够麻烦的,您不知道我没上过学。”

“这还麻烦?二叔的要求都忘了,每个黑字成员三年之内要达到初中水平,五年之内要达到高中水平。我看,你是不认真学习。像我这里,都是至少高中水平。”

“是啊,我以后好好读书。如果因为文化的事,黑字不要我那不太冤了。”

“说正事,这是一份汉奸名单,尚叔搞来的,等天津战事一结束,用不了几天,汉奸们就要出场了,你带走先做做功课,听候二叔下一步的指示。”

委员长

高凌蔚,曾在北洋政府时期代理过国务总理,担任过农商部总长。

委员名单

钮传善,在北洋政府时期,担任过财政总长。

刘玉书,在北洋政府时期,担任过孙传芳的参谋长。

沈同午,在北洋政府时期,担任过孙传芳的师长。

孙润字,在北洋政府时期,担任过国务院秘书长,后曾任天津市民国政府市政府秘书长。

王竹林,在北洋政府时期,担任过盐务督办,天津市商会会长。

赵聘卿,天津市商会委员。

王晓岩,天津银钱业公会会长。

邸玉堂,天津市商会委员。

方若,借日本驻天津总领事的势力而在日租界发财的资本家。

秘书长

刘绍琨,国家主义青年党的天津市负责人,日本特务。

治安维持会下属行政机构及人选。

总务局局长,孙润宇(兼任)

社会局局长,钮传善(兼任)

教育局局长,沈同午(兼任)

警察局局长,刘玉书(兼任)

卫生局局长,侯毓汶

盐务管理局局长,王竹林(兼任)

商品检验局局长,吴季光

法院院长,方若(兼任)

“好嘛,汉奸还真多。”

“二叔说,以后还会更多,往后你们的活有的是。你看,还都是有钱人,二叔让你们解决之前尽可能的多捞钱,这样的好事都便宜你们了。”

“小姑奶奶,您说的事干完了,那个小鬼子的文件带来了。不过,那老小子没什么钱,反正办公室里没有。”

叶奋韬的私人办公室了坐着贾莹和盛建武,“莹妹,我知道孩子还小,你不愿意出门。但你和建武要去大哥那,主要要劝说大哥搬到租界里,汉奸马上会大量出现,现在大哥已经很不安全。”

“你说嘛了?你还不知道我?你不说我也得去。我和建武早就商量好了,如果大哥不搬到租界里,我们也有相应的计划。”

“哦,没想到,你们说说。”

“建文原来不是已经做好计划了吗?你忘了?实在劝说不了,你要求现在铁铺的防御要坚持5天。再说了,我们的突击队和护卫队也不是吃干饭的,把大哥营救出来不就得了,建武,你和你二叔说说。”

“二叔,老姑说的没错,我哥制定的计划在我这。我明天就陪着老姑去,我爹是犟脾气,估计说不动,我其实是去检查和完善防御体系。您到时让二虎配合我就可以了,我哥的计划里是要动用攻击车。”

“这事你甭担心,你们看看那小子。私底下和我说了好多次,就是想让你二叔放他去蓟县打仗。市里现在的枪声把他急得够呛。”

“好了,我明白了,这件事就你们俩负责了,我不管了。有一条,干不好可要军法,家法一起伺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