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00章 要执行承诺

第一百章 要执行承诺

叶奋韬看着手中的《新天津报》,那是意租界常见的一份报纸,以新闻真实著称,里面的一篇文章看得他火冒三丈

报道的标题是这样写的的,中国的农民

一对30来岁的农民夫妇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地里耕作,一群日本兵上来抢走了牛,打伤了妻子和孩子,并把丈夫抓走拷打和审讯,最后,又要用这名中国农民作刺杀的活靶。

在一棵大枣树前,农民站住,回头说:“我不怕被杀死,最后让我抽袋烟吧。”

闷热的盛夏,二十几把刺刀从四面八方进逼着,那农民把拷打时被撕破了的衬衫前襟掩好,抚摸着被打伤的胳膊和腰,坐在枣树根上,慢慢地从腰里取出烟管。烟管立即被打断了,他一声不响地凝视着烟管,瞪着周围的日本士兵。

农民解开烟袋带子,把烟管插进烟袋,停下手来,用握着袋子的拳头,擦拭了一下粘粘糊糊带血的嘴唇,突然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日本士兵们都吓了一跳,视线一齐投向粘在石头上的血块。

农民取出打火石,咔嚓咔嚓慢慢敲着,似乎包围着他的日本兵完全不存在,他使劲地吸着烟,把烟安静地吐出来,又香香地吸着。

脸在太阳下晒着,渗出的汗慢慢侵入伤口,他也不擦,只是眺望着天空,盯着喷出的烟雾,他的脸上,竟然浮现出微微的笑容。

“混蛋,快吸呀!”三神军曹突然喊着扑向农民,用军靴踢他的肩头,但是受到反弹,三神军曹自己却摔倒了,引起日本士兵们的哄然大笑。

农民仍旧吧嗒吧嗒抽着烟,吞吐着烟雾,他把烟袋锅儿,用满是茧子的手掌磕去烟灰,粗壮的大拇指灵巧地一转,压上下一袋烟,大口吸吐着。

他盯着自己的手掌,张开握上,又张开握上,忽然,他的手不动了,这时,从他的眼里掉下泪来。接着,陆续不断地掉着,渗入干透的黑土里。

日本小队长猛扑过来,抢下农民的烟管,摔到地上并大喊:“笨蛋,快把他的眼睛蒙上!”4个人把农民的两手捆住,绑在枣树上,又撕破沾血的汗衫,想蒙上他的眼,他晃动着头,把布条甩在一旁,眼睛注视着士兵们,用轻蔑的声调说:“不怕你,小鬼子,一定有人为我报仇

!”

“杀!”小队长拔出军刀,在空中挥舞,向一个新来小队中的士兵命令道。

“啊!”那个新兵拼命刺去。但是,刺刀只扎进肩头大约两寸。鲜血流了出来,农民的肩头开始**。他想挽回失败,可是?飞出的刺刀又扎在左肩上。

“笨蛋,刺胸口!”小队长喊着。

农民仍然紧闭着嘴,眼睛瞪着士兵,又转看伤口,新兵哭丧着脸,第三次刺杀,刺在左侧肚子上,刺刀和军服上都溅上了血沫。

“注意,刺!”小队长高喊着。

又一个日本兵跑过来刺杀,刺刀扎进喉咙,扎进枣树,断离了枪身,在这瞬间,满身是血的农民,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嘴上,像从丹田发出的怒叫一声:“小鬼子!”突然断气。

最后的这段评论是用红色的字体写成的。

那个农民体现出了中国人所特有的朴实中的精神深度,这位不知名的中国农民的身上所体现的中国人的精神,就是中华民族不死和不灭之魂。因为这种精神,所以日本人不可能杀尽中国人,因为这种精神,所以日本永远也不可能征服中国。

叶奋韬怒不可遏的抄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美子惊的急忙站了起来,好像犯错的孩子不知所措。

闻声赶来的贾莹和王梅推开门也愣在当下,她们从来没见过叶奋韬发这样大的火。

“没事,没事。小梅,打电报让英杰会来一趟。”

“不是我说你。”贾莹走到他的身边,拿起报纸:“用得着生气吗?日本人就是畜生!”

看着眼前的李英杰,叶奋韬发现他黑了也精神了:“英杰,这段时间够累的吧?”

“二叔,打鬼子还怕累。”

“来的时候顺利吗?”

“我走大红桥,在水上化装来的

。”

“你那个同乡卜静安怎么样了?”

“好之呢。现在在罗庄子有点小名气。”

“那就好,他需要帮忙的时候支援一下。”

李英杰不解的看看叶奋韬:“二叔,不会让我来一趟说这个吧?”

“当然,看看这张报纸,尽快查清楚,下面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李英杰接过报纸看了起来:“二叔,我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别急,还有事要和你说。第一呢?这件事愈快处理愈好,第二呢?以现在的局势看,你要把市外所有人员回市里休假的组长以上的名单和时间和老二交换一下,除了保证安全还要防止意外情况。”

“这您放心吧。胜强哥把两个基地的事也和我交代了,另外,从训练人员中悄悄挑出40名突击队员组成了一个行动队归我指挥。”

叶奋韬顿了顿:“其实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事,怕你有思想负担。可又想了想,现在不说以后跟不好说,所以还是要说。”

“什么事?您把我说糊涂了。”

“许先生,你应该知道,那是你们在天津的最高负责人,你是地下党我早知道,只是要嘱咐你....”

他挥手制止了要说话的李英杰:“不用辩解,胜强已经和许先生谈过了。为了安全起见,你不要和任何你们的人联系。你在你们人的视线之外会看的更清楚,也好发现和处理你们中的问题。”

他话锋一转:“现在你是黑字的一员,不要过多参与党派之间的事,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对你很信任。等到抗战胜利了,日本人都滚回老家,那时你想干什么我都不会管的。记住,现在不行。我说完了,你说吧。”

“二叔,我没什么说的,我是黑字的一员,按黑字的规矩办事。”

“来一趟不容易,我知道你忙,就呆两天,你老姑说了要好好招待你,和你老姑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