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03章 汉奸要扒光再杀

第一百零三章 汉奸要扒光再杀

“还没完,连带说说张弧。没有他,北洋那些余孽还没这样得瑟。

张弧在民国初年任长芦盐运使时,方若在浙江会馆同乡欢迎公宴上,与张弧相识。初以诗文相交,时有往来,当时张弧在津并无住宅,方若代为在日租界福岛街仁寿里自己住宅附近,购置三楼三底洋房一所,成为近邻,双方交情日深。

不久,张弧调任财政次长兼盐务署长,来往于京津之间。1915年,袁世凯阴谋复辟,对当时并非直系的财政次长张弧,交通次长叶恭绰,陆军次长徐树铮等,施加压力,蓄意排除。袁要求张弧筹集登极巨款,张以畏惧全国人民和国民党的反对,并曾收到一封附有一枚子弹的无名警告信,因此未敢从命。

袁世凯指使肃政使,对三次长提出弹劾大参案。张弧参案系由肃政使夏寿康以贪脏枉法,祸国殃民罪状,予以通缉拿办。张弧早已得信,避居天津日租界寓所。袁世凯又密令天津警察厅长杨以德向日本领事馆要求,引渡张弧及搜查住宅。日本领事即将此情况密告方若,方若及时将张弧全家接到方家,并将张弧安置在福岛街井上医院二楼病房,由日警在医院附近巡逻保护。至杨以德率领警察多人由日本副领事陪同到张宅搜查时,当然人去楼空了。不久由王揖唐等人向袁疏通,即取消了通缉令。

1921年十二月,张弧出任梁士诒内阁财政总长时,因发行九六公债,被当时司法总长董康提出参案,以发行公债在用途上有假公济私不法行为,建议法院传讯财政当局有关人员到案对质。

张弧得信避居天津。北洋政府曾下通缉令,张弧在津仍由方若与日领事馆联系,匿居井上医院。

四月间,第一次直奉战爆发,对张弧的参案也就风流云散了

。由于两次方若的援救关系,张弧对方若深为感激。在1923年高凌蔚组阁,张弧第二次任财政总长时,曾推荐方若为财政部参事等职。

方若以北洋政府的官吏都是五日京兆,坚决不干。张弧为了报答方若盛情,愿与方若结成儿女亲家,但受到家属的反对,认为方若并非官宦之家,门户不相当。由于张弧坚持,将三女同端许配方家。

方若通过他与遗老中经常有来往的有张彪,罗振玉,陈宝琛,熙洽,郑孝胥,溥心畲等。与北洋官僚政客经常来往的有王揖唐,曹汝霖,龚心谌,徐世章,陆宗舆,丁士源,李思浩,吴达铨等人。

其中以方若与曹汝霖系干亲家,而王揖唐与张弧又系儿女亲家,因此,方与曹、王来往密切。但在表面上,方若并未参预北洋政府公开的任何政治活动。”

“都是一帮汉奸,先做功课,慢慢收拾。不过,都得先榨榨油水,差不多榨干了再咔嚓了。”

姚水明,燕三郎和盛建武被叶奋韬召集到大本营:“这是首批汉奸名单,你们俩商量商量。我的要求是,今年不杀,把他们家里的钱榨干,家里的东西也挪动挪动,尤其是商人类的。”

“叶叔,这些人在河北中山公园就职的,大部分的家都在英法租界,还都不止一处,我早摸完情况了。我这里还有一批,大约二十几个,是下属的维持会分部的。”

“我比较关心方若?”

“他原来在日租界,现在也搬到英租界了。”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制定计划,指标是1000万大洋,不包括古董,字画之类的。后面那份名单一块来,一个羊是赶两个羊也是放。”

紫云咖啡馆后院的二层小楼门口,王梅吩咐道:“谁来都别喊我。”关上门,看着喝着咖啡的盛建武和燕三郎:“老同学和三哥来得好好招待招待。”

“拉倒吧!您了知道这活指标太大,1000万大洋的现钱,谁家里放这样多的现钱?”燕三郎抱怨道。

“今天别说这个了,多大点事,二叔和我说完了,我都知道了

。你看马路对面那家,据我所知,家里的黄金,大洋加起来不下100万。这都不算了,租界的各个银行保险柜里像这样的人都有保险箱,只要有钥匙加上他的委托书就能开。”

“那还不得转天早晨?早报案了。”

“和你没关系,这是尚叔的事,对吗?”

“说的也是,我们怎么能管转天的事?”

“谁让你管转天了?晚上让那帮汉奸给值班的或负责人打个电话不就得了,上班可以晚会儿去,是吧?”

“要不你是小姑奶奶,就是不简单。”燕三郎笑着说:“我说,这饭可得建武请,他什么主意也没有。”

“算了吧!我知道我这个老同学,水平比我高。不过,说好了,我不掺乎,孩子大一点再说。”

“哪敢劳动您的大驾。确定的目标有十六个,除了方若我带队,其他的要动用两支突击队。孙二虎死磨硬泡老姑三天,二叔心一软,分给他四个职位小一点的汉奸。”

方若的住宅位于英租界伦敦路,就是现在的泰安道,原来是张弧的住宅。这是一栋砖木结构的二层日式建筑,建筑面积320平方米,楼层低矮,水泥饰面,入口作长方形洞门,内卧石阶。

建筑的周围是一个小花园,二层前部为横向通廊,院落宽敞,筑有假山,花坛等小品。

秋天傍晚的风有点凉,二十几辆人力车稀稀拉拉的在泰安道上不紧不慢的行走着。

安静的傍晚,安静的街道,天津今晚注定会有很多人彻夜不眠。

看着眼前的东西,尚进勇拿着好几本书在忙碌着:“老叶,这是古钱,玉器,陶器,铜器,古墨,古砚,甲骨,汉瓦,印章等文物,估计里面还有国宝,加上这几箱子书画,看起来接近一万件。”

“你还说,其实你也不认识。听建武说,还有古碑,石经,太重,只拿回几件。”

“怕嘛?我们这么多教授,到基地有的是时间。我安排,天津至蓟县,每天一趟,一年就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