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02章 汉奸方若二

第一百零二章 汉奸方若二

“你说了半天,我都快受不了了。还算不上真正的汉奸。”

“你别着急,他和日本人的关系可不一般。

由于方若自清末曾避难日本领事馆,为日本领事馆开办的《天津日日新闻》当社长,又娶日本领事馆职员日籍华人汤小豹为妻,因此与日本领事馆关系相当密切。方藉日本领事馆势力购买地产成为巨富,并任日租界绅商公会会长,令他的财源和地位逐渐提高,成为天津名流之一。

当时嫁与中国人的日本妇女,仍受日本领事馆的控制,汤小豹也不例外,每星期每月要定期向日本领事馆汇报情况,当然也包括军政经财及社会各方面的动态。

日本领事馆对方若十分倚重,历任的天津总领事如船津辰一郎,吉田茂,有田八,桑岛主计等到任时必到方宅拜访方若。每当总领事或英租界的日本总领事公馆宴请中国官员时,必有方若作陪。在中国官员回宴总领事时,方若也在座,多年来一直如此,成为惯例。

历年以来,日本军政人员来津调查情况,有关军政的事访问张弧,财经的事访问曹汝霖,有关社会情况则访问方若。方若与日租界多年担任日本居留民团长臼井忠三关系最为密切,经常相互交换中日人民的社会动态,协商有关目租界治安问题,相应地制定对策。如军阀内战迫近天津及便衣队扰乱天津时,日本民团即全副武装在中日交界处布防。

方若还有一个多年老友野崎诚近,野崎在天津居住数十年,精通华语,研究中国的古董字画,开设了一个古玩铺,并在日租界有一所带园庭的住宅,平时在社交中不常露面

野崎与杉山,寺内等大将,以及北京特务机关长春多诚一、松室孝良和兴亚院吉田七郎、军部有末少将等高中级军官。由此可知,他在日本军方有多大潜力了。

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官到任时,也先拜访方若,遇事也由参谋与方若联系。参谋吉冈安直与方若最为亲密。在伪满时,吉冈安直升为少将,担任伪满康德皇帝溥仪的皇室御用挂就是宫内大臣,实际上控制溥仪一切行动,管理皇室事务及全部财产。

吉冈每次来津为溥仪清理关内财产时,必拜访方若,日本天津驻屯军每逢国庆或天长节举行阅兵典礼,均请方若参加,而此项礼遇并非一般官员富绅所能享受的。

1930年,在九·一八事变前,方若为了过六十岁生日,约同张弧去日本游历,并拜访日本友人,如阪西利八郎,吉田茂等,以及当时日本当局要人。

回国时经朝鲜,游金刚山,经奉天回津。此行当然与政治有关,但内容始终未得而知。

在组织天津伪治安维持会时,柴山兼四郎,阪谷希一曾密访张弧,协商维持会人选,决定以高凌蔚为首,方若、王竹林参加,并指定方兼任伪天津法院院长,王兼伪长芦盐务管理局局长。天津特务机关任命臼井忠三为市公署顾问,掌握实权。

张弧的六女同珍和外甥潘祖莘,因参加地下的抗日组织,被日本宪兵队逮捕。为了营救他们,炭田七郎就是张弧的秘书向日本天津特务机关长浅海喜久雄求救释放。浅海说:“我保不了,你们去请求方若吧。”后来由方若出面向日本宪兵队保释出来。由此也可以看出方若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

“那就说明这个汉奸是货真价值的,就是他了。”

“别忙,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你可得让小嫂子陪我吃饭才可以。”

“不说也得请你吃饭,惠子送的那些东西,莹妹可喜欢了,难得你们一起来,我让她们准备准备。”

饭菜是丰盛的,贾莹殷勤的招呼着尚进勇三人,惠子和静子慌忙起身鞠躬致谢。

“都坐下,都是一家人,不要客气

。”叶奋韬摆摆手:“老尚,和你不说了吗?往后别这样,一家人还是不是一家人?以后再这样可不行,你看,莹妹的腰可受不了。”

“哈哈,小嫂子,老叶哪是说我,她是怕你累着。”

“甭理他,假么假事的,我不领情。”

“拍马蹄上了,不管了,老尚,我们继续。”

“这个方若有一个爱好,古玩一类的,我寻思,该归我了。

1.古钱。方若发家致富后收藏古物,以古钱与石经为最多,书画、印刻、端砚也不少。在天津最早的游艺园大罗天,园内有京剧、杂耍、电影、焰火、餐馆,尚附设许多古玩摊铺,是当时天津的唯一古玩市场。

方若是收买古钱的大主顾,古玩商四出寻找货源,尽量供给方若,因此方若购入许多珍希古钱。

以后法租界泰康商场、劝业场相继开张,古玩商多迁入该两商场营业,方若仍为古钱的大买主,方若研究古钱曾著有《言钱录》、《信钱别录》、《言钱补录》、《古钱杂咏》等书,自费铅印和油印出版。

九一八前后,日本侵略者在天津多次发动便衣队骚乱,方若为安全计,一度曾将全部古钱存放在法租界盐业银行保管库。后来经同乡张纲伯介绍,卖与上海杨庆和银楼少东陈长庚,得价150万大洋。

2.石经。方若收购石经亦所费不赀,开设天津新明大戏院的孙宝山,曾由外地运来石经一批,约计一百七十字,说是郑州黄河出土,为稀世珍品,方若以七万大洋购入,非常高兴。

他认为罗振玉收藏石经仅有数十个字业已全国闻名,自己收入这批石经,字数之多在罗振玉之上。以后陆续又购入许多零星石经,在家中开辟一间石经室,并招致名匠,精制拓片,分赠亲友和出售。

3.书画。方若自幼喜爱绘画,在与汤小豹结婚后,以日本画与中国画相结合,成为独具风格的国画,跻于画家之列。方若笔润甚高,一般人买不起。许多日本军政人员游津或回国时,必以得方若画幅和曹汝霖字幅做纪念为幸。”

“得了,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