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12章 贝勒爷

第一百一十二章 贝勒爷

这个会开的很晚,就许多细节问题进行了讨论,叶奋韬决定,基地防御方案的讨论等他两天以后看看再说。

与此同时,藤泽一郎和草尖坐着小卧车,后面是一辆装满京东特产的卡车直奔北平东直门。

车子来到城门口,一个皇协军的少尉拦住汽车:“停车检查。”话还没说完,草尖推开车门,一巴掌打得他原地转了两圈。

哗,哗,一阵拉枪栓的声音,那个少尉抽出驳壳枪指着草尖,草尖轻蔑的笑了笑:“打你这个不长眼的,没看见是皇军的车你还检查。”说话间,藤泽一郎走下车来。

草尖凑到跟前,点头哈腰的说:“太君,有人检查。”藤泽一郎根本听不懂,可他看懂了,手一挥,让开草尖,上前给了那个少尉左右开弓一通耳光。

“怎么回事?”几个日本兵端着枪跑过来,为首的是一个伍长,皇协军纷纷向后退,心想,看样子今天要死人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曹长来到近前,向藤泽一郎一个立正敬礼,倒把那些皇协军惊的够呛。

“藤泽长官,我是二郎,是太郎的弟弟。您不记得了,您是中队长的时候,我刚刚加入部队。”

“哦,是二郎,太好了。有人要检查我的车。”说完,指了指那个皇协军少尉。

日本曹长二话没说,转身走过去,狠狠地一通耳光,将那个少尉打倒在地。

他跑回来:“藤泽长官,您今天来有什么事?”

“我是专程来找你们兄弟俩的,快带我去见你哥哥。”

北平东直门日军守备队的院子里,得到消息的水源大尉已经在大门口等候着,藤泽一郎被兄弟俩热情的请到队长办公室。

“太郎,很长时间不见了,甚是想念啊。”

“藤泽长官,听说您退役了,现在过得还好吗?”

“很好,我现在是大掌柜,社长是我表姐,是我们联队长的夫人,你们知道的,生意做得很大。你们和家里的情况还好吗?”

“那真是恭喜长官了。家里还是那样,父母种田,一年也没多少收入。妹妹现在在上小学,生活还是很艰辛的。我和弟弟把军饷全都寄回家想让家里人生活的好一点。”

“哦,是这样啊。我已经退役了,只是想趁着现在的便利条件发一点小财。”

“长官是想在北平做生意。”

“是的,我想在这里开一家货站,把京东的特产卖到这里,再把这里的好东西卖到冀东。当然,你们明白的,要卖一点特货才能挣钱。”

“特货?长官,那是指什么?”

”二郎,就是吗啡。”

“那不是违法的吗?”

“所以,我希望你们兄弟能帮助我

。现在很多人在干,我们不干会有别人干。”

“长官,我的明白你的意思。这个东直门没问题,以后可以从这里进入北平。我的表兄健太在北平宪兵队经济课,门面房的问题也是好解决的。”

“太好了。你把你表兄约出来,好好聚聚。”

“看见您就认识,以前是二中队的小队长。”

和亲王弘昼的七世孙恒贵在茶馆里,百无聊赖的坐着,口袋里的钱已经不够买一盘茶点。其实,恒贵擅长照像,制版技术,还能仿照各种证件惟妙惟肖,不露破绽。

桌子对面来了一个年轻人:“给贝勒爷上壶好茶,四盘点心。”说完,一块大洋扔给走过来的活计。

“这位爷,好像我们不认识吧?”

“您是和亲王家的贝勒爷,还有谁不知道?我吗?受人之托,有一篇文章给您看看。”说完,递给贝勒爷一张纸。

和之意,乃和平、和解、和睦、和谐、和乐、和美、和合、和祥之谓也。

这种“和”的思想,在我们儒、释、道、医、易的诸多典籍中,不仅随处可见,而且正是所有这些典籍的核心与灵魂。

在传统的中华文化中,无论哲学、医学、文学、武学、农学、商学、社会学、伦理学,还是各种艺术,都以“和”为一贯的主流、最高的境界。

这种“和”的哲理,充分体现在道家的“无为”思想、儒家的“仁义”思想和佛家的“慈悲”精神之中。

最形象而生动的表述,则要算“太极图”——阴阳鱼合抱、互含,两条鱼的内边天衣无缝,两条鱼的外边是为正圆。这个“太极图”告诉我们:第一,任何一个事物都包含着两个对立面;第二,两个对立面相互包含,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第三,两个对立面的协调吻合,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在这三点内涵中,以第三点内涵最为重要,因为从中可以引申出这样一个道理:在一个统一体之中,凡是有利于对方的,便有利于整体的和谐统一,也就必然反过来有利于自身

。反之,凡是有损于对方的,便有损于整体的和谐统一,也就必然反过来有损于自身。这就是从“太极图”内涵演绎而来的“太极和谐原理”。

这个“太极和谐原理”,无论对于一个家庭、一个群体、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还是对于个人之间、家庭之间、民族之间、国家之间乃至人类与自然之间,都是广泛适用、概莫能外的。

从这个“太极和谐原理”去观察世界,可谓茫茫宇宙,浑然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斗则俱损,和则两利。

哲和,则哲理圆融。

医和,则医道入神。

文和,则文风俊雅。

武和,则武德纯正。

农和,则农耕适宜。

商和,则商誉隆盛。

人和,则相濡以沫。

事和,则相辅相成。

声和,则悦耳动听。

色和,则悦目赏心。

身和,则血脉通畅。

心和,则怡乐安祥……

故人类与自然应当和,人类本身应当和,每个人的身心也应当和,唯此才是顺应自然法则之正道。

这种“和”的精魂,是伟大炎黄始祖肇造的基因,是我们东方文明固有的特质。它看似柔弱而实则强劲,它具有无所不包的融合性与无所不至的渗透性。

正如《老子》所言: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也正所谓不拒抔土,乃成高山。不捐细流,方为大海。

“这位爷,这是哪位大贤写的?五体投地,您不会是光送我一篇好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