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13章 北平攻略

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平攻略

“当然了,我说过了,今天是受人之托。”

“不知是哪位爷?我现在实话相告,家里还揭不开锅呢?还能帮别人?”

“这您不用担心,托我的那位爷知道您的情况。不过,有几个问题倒想先问问您。”

他停了一下:“先和您说好了,只是那位爷不方便见您,没别的意思。那位爷知道,我转述他的原话。您是文化人,上面两代都是翰林。您呢?又是如假包换的皇族,在旗人中关系硬,都能论的上来。”

“那是,不过,现在大多数人和我境遇差不多

。家败了,天天想饭辙呢。”

“说归其还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祖上的东西卖得差不多了,连房子都没了。现在住的地方和狗窝差不多。”

“您不有手艺吗?”

“不瞒您说,那东西一般人买不起。我现在即便有点钱还不得先吃饭。”

“说的也是。不过,皇上现在不是建了个满洲国,像您这样正宗的皇亲还不赏点?”

“说笑话了,那是当日本人的走狗,哪是恢复祖宗基业?您看看,要是恢复了祖宗基业,我们这些人还能这样?”

“说了不少了,您说说您对日本人的看法。”

“我是不会跟着他们走,也不会跟着那个所谓的皇上,宁可饿死,咱不能坏了名声。”

“要的就是您这句话。实话实说,我说的那位爷是黑字的。”

恒贵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四周看了看:“小声点,这哪知道谁是二狗子?”

“这样吧。我们换个地方,东来顺吧!我们边吃边聊。”

“贝勒爷,今您有空到小店做做。”

恒贵指着草尖:“这不从天津来了个朋友,大中午的,一看,得,就在这了凑合吃一口。”

草尖暗地发笑,还是二叔说得对,贝勒爷得摆臭架子。

“贝勒爷,不瞒您说。我这小店本小利薄,概不赊账。”

“掌柜的,您这就说的不对了。凭你们丁老板能盖三层楼还是小店。再说了,贝勒爷什么身份?在这吃饭是看得起你。”草尖迈步上前说道。

“是是是,那是。”话虽这样说着,可看出态度丝毫没有变化。

十张10元面值的冀东币扔到柜台上,当时那可是值60块大洋:“掌柜的,多退少补

。给我们来个楼上的雅间。”

一个小伙计恭恭敬敬的站在桌子前:“您二位吩咐。 ”

“贝勒爷,您请。”

“就涮羊肉吧。”

“等等,还有,来六个拿手的炒菜配上一坛酒,馅饼,烧饼的给贝勒爷府上送去。”说完,草尖把一块大洋扔给小伙计。

“谢爷的赏。不知贝勒爷府上在哪?”“你哪能知道?问你们掌柜的。我先要方便方便,头前带路。”草尖差点忍不住乐了出来。

一只古色古香的紫铜火锅、两盘细薄鲜嫩的羊肉片、两小碗香浓的秘制作料酱,再辅以两盘翠青的蔬菜,鹅黄的针菇,白亮的粉丝,还有极开胃的糖蒜和腌菜,就这样简约而鲜明地来到了餐桌上。

“贝勒爷,看着就不一样,天津不是这样的。”

“这的涮羊肉讲法大了,羊肉片长13,宽3,厚不到1,看起来得其薄如纸。摆在青花瓷盘里,瘦肉片要像盛开的牡丹花一样鲜红。肥肉片要洁白如玉,晶莹剔透。这才能看出是新鲜的。肉片要红白相间,界限分明,犹如一盘压平的画。”

“还怎么多讲头?”

“感情,要不敢说是京城第一的字号?小料是秘制的,您试试。”

“贝勒爷,现在和您说正事。”草尖放下筷子:“第一嘛,您是否愿意加入黑字?”

“那没说的。”恒贵急急咽下一口羊肉。

草尖递过一张银票和一沓钞票。“话我先和您说好了。黑字的纪律很严,您一定遵守,这个没商量,您也知道黑字做事的手法。”

“不用说,明白。”

“这是冀东银行的二十万冀东币的支票,2000块现钞。您得先换换宅子,要好一点的,您是贝勒爷要有派头

一家杂货店我马上安排开张,您要找十个铺面,最好是前面是店面,后面有四合院能住人的。

买卖开古玩,字画之类,在北平撒开了开。您还得自己预备一套你的手艺家伙事,说不定用得着。”

“那得不少人。”

“这您甭担心,人我有,您做住阵就可以了。我们爷说了一共给您预备了1000万,过两个月就到账,到时会通知您做什么用。不过,我提醒您,黑字规定钱是必须有去处的,该花的一个都不省,不够还可以申请,钱根本不是问题。不该花的不用我多说了。您现在只能每个月花300块。”

藤泽一郎的聚会气氛很热烈,作为原来的中队长,表姐夫又是以前的联队长,他的面子还是很足的。

“各位,我就不客气了。现在我们已经成为生意伙伴。利润分配是这样的,我百分之五十五,诸位每人百分之十五。为公平起见,头一年每个月的货量是一定的,诸位每个月至少会得到相当于1000日元的利润分成,差不多是你们一年才能得到的。”

巨大的经济利益让三个人脸变得通红起来。“另外,我还准备每个月给诸位相当于100日元的京东土特产。每过一年,看我们生意的大小再调整利润分配的额度。”

“那太好了,我们没意见,一切听长官的。”

“诸位,我会安排中国人出面和你们联系。二郎,你今天看见了,就是那个人。他会跟着一个翻译,都是很可靠的人,一定要保障他的安全。另外,我派来的汽车会在车门上喷上聚合公司的标志。”

“明白了,长官。”

“诸位,晚上我请你们好好娱乐一下。”说完,三个鼓鼓的信封被推倒每个人的面前。

吃过饭,草尖和恒贵分手,他走过两条街道,一转身进了一家不大的书店,正在整理书籍的伙计将他领进了后面的小院。

店老板正在屋里看书,听见伙计的招呼声把草尖迎到屋里:“把中国联合准备银行的地址,内外部情况搞清楚,最好设法让人混进去看看,过完年我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