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20章 蓄谋已久

第一百二十章 蓄谋已久

姚水明面带微笑的坐在叶奋韬面前:“有两个消息,您想先知道哪一个?”

“贫嘴,还不都得知道。”

“一个是军统的,一个是我哥的。”

“两者有联系吗?”

“没有,说的是两码事。”

“军统的

。”

你们提出的要求,国民政府经过考虑,决定如下。

1.名称为黑字独立军,国防部正式军级编制。

2.独立军司令兼任冀察战区副总司令,中将军衔。少将以下军衔可自行任命,但少将人数限定在五人之内。

3.收复的县级以下国土可以自行任命地方官员并报政府备案。

4.可以以此名义在其它地区设置办事处,联络处。

5.独立在战区内选择作战对象和目标。

6.每三个月由政府按军级单位核发军饷。

“底下一张是戴笠发来的,他提了要求,除了交换情报,还有主要的是为军统训练行动队和别动队协助供给武器和装备。”

“这些你看着办。我相信,我们中间有军统的人,级别高的只有苏紫一人是外人,其它级别的接触不到我们的秘密。”

“不会吧?苏紫,胜强新收的,英娟的干姐妹。我监视很久了,她家大姨一点活动都没有,每天生活循规蹈矩。”

“不猜了,是又怎么样?不过,你那该监视的监视。你哥的那个是什么内容?”

“您自己慢慢看吧!我先走了,我问问胜强的意思。”

“嘛意思?”

“他来还是我来,这事您甭关心了,我以后给老姑汇报。”

叶奋韬看到的是日本陆军少将,日本侵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于1936年秋,写给日本关东军的一份秘密情报,名为《日本松室少将最近对关东军的秘密情报》,是姚水光从四川省政府主席刘湘那得到的。

上面手写了一个题目--寻找市场是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根本原因。

帝国货物之向华走私,为帝国对华之断然手段,其用意在促进华北特殊政治体系之成立,而隶属于帝国独立之下,届时政、经、军诸般问题,均可依帝国之意志而实践的解决

随着日本国内经济的迅速发展,工业产量的逐渐增加,其向国外其他各国的进出口量也日益增多,这就侵犯了其他一些国家特别是经济发达的欧美诸国的利益,进而引起他们对日本的嫉妒和不满,纷纷于其本土及殖民地、领属地高筑关税自保的壁垒,以最大的力量来抵制日本帝国的商品倾销和原料掠夺,这就大大损害了日本帝国的利益。

虽然日本也想与这些国家抗衡并对之进行报复即对对方之商品图谋抵制,但无奈日本是一个领土狭小、原料缺乏的岛国,其进口的各种物品,都是其国内生产必需的原料,帝国无从以自产代替之。

在与欧美各国的商品贸易战中,痛感原料缺乏与市场之狭小,并深信原料与市场之获得,非经相当之艰辛奋斗不可。而此地域之获得,又非与帝国若干势力打成一片,连成一气,亦难以确保。

由此一来,按照1927年田中奏折所规划的步骤,占领中国东三省之后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中国的蒙古。

但是,考虑到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一、蒙古为一广阔之原野,军事上的地位虽然重要,但在经济上却远远不能满足日本当前的急需。言资源,日本对之缺乏调查与开发,缓不济急;言市场,蒙古人素来生活落后,加之人口稀少,其容量实在是微乎其微,少得可怜。

二、日本帝国虽然对蒙古虎视眈眈,垂涎已久,但却缺乏对蒙工作人员,即使现有的一小部分这方面的人,也只是处于初期的训练阶段。且蒙古传统的原始游牧生活,也不适合一般日本人的生活习惯,恐占之容易据之困难。

三、苏俄素来对蒙古保持着特别的兴趣和注意力,这也不得不增加日本入侵蒙古的成本和戒心。正因为考虑到这些原因,所以建议关东军及政府,暂时放弃蒙古,而对之采取除以种种掩护手段,用实力威胁操纵王公等方式外,不愿作任何刺激敌国精神之占领的方针。

市场必须扩大,近在咫尺的蒙古又不能或不愿、不敢下手,何处才是其理想的侵略之地呢?经过详细的调查研究与认真分析之后,将日本帝国对中国的下一个目标,锁定在易于进攻的中国华北

主要理由有下列三点。

首先,作为消费市场的主体-人口,华北所拥有的河北、山东、山西、察哈尔、绥远、陕西、河南七省的人口总数约一亿,为满洲三倍,消费能力当然在三倍以上。商品之进出,又有便利的天津、青岛两港可资利用。

其次,作为日本国内生产所必须的原料,华北七省拥有丰富的煤、铁、小麦、棉花、大豆、石油等,且储量甚丰。

经过研究得出如下结论。

煤的储量仅次于美国,占全世界的第二位,其中仅山西省的储量,就占全中国的一半以上,为中国东北最大煤炭基地抚顺煤矿的120倍。

铁的储量,全华北约在2亿吨以上。

小麦的年产量,仅山西、山东、河北、察哈尔4省,即多达11000万担。

此外,华北的棉花,年产约330万担,大豆年产约5000万担。

因此,占领华北并使之长期置于帝国的统治之下,对日本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即原料产量当能增加三倍,民众之消费能力,亦自能大为增强。

第三,华北民众大多属于奸猾而薄弱,易于利诱与威胁之类,民众间缺乏团体组织与训练,完全为散沙状态,惟少部分反满抗日势力,仍是再接再厉的与我持斗,虽迭经宣抚、讨伐、军事政治工作,仍为帝国心腹之患。

对于活跃在华北的爱国学生和抗日人士,他们虽有相当组织与坚决的意志,然大部分为客籍分子,殊难深入华北之当地民间,一旦华北变起,势必大部瓦解,不足为患,彼等深刻的怀抱反满抗日的思想,将来返回乡里,势必组织鼓吹抗日,组织实力,训练民众,亦殊为帝国之大敌。

有鉴于此,向日本帝国建议如下,帝国为免激发其反感,对于彼等行动,应采督促华北政权自行取缔主义,尽量避免直接干涉。

故华北诚我帝国之最好新殖民地。

放下文件,叶奋韬陷入深深的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