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21章 碇泊场监

第一百二十一章 碇泊场监

“老尚,最近没多少话,看你还很疲倦的样子,是不是两媳妇应付不了?”

“扯淡,那你四个老婆还不得天天躺**爬不起来,我不才俩

。是,你小时候练武比我身体好,那也不至于好一倍吧?”

“这你不懂了吧?不是这个算法。再说啦!我吃嘛?天天补得要命。你呢?天天都是清汤寡水的日本饭,按你的说法,有营养,那是活命没问题,赶上俩老婆如狼似虎哪能一样吗?”

“也是。我得和小嫂子说,从你这顺点人参之类的,你囤了不少。”

“这不就对了,趁着现在有钱就能买东西赶紧的。1942年开始,有钱不一定能买到东西。”

“可不是,我们掐个日子。除了能长期保存的有多少买多少之外,一过1941年,到了年中,你得拿个方案,到时有钱不一定能买到东西,要保证我们能活着有战斗力,后面还有三,四年呢?这方面还得你运作。”

“今天不用谈这个,还早。我想让你给我扫扫盲。”

“没听懂,是不是打麻将张张是字这一类的?”

“还不是日本方面的知识,你知道,我记忆力好,只要你告诉我,铁定记得住,有时看了资料也不明白哪和哪。”

“这也说的太泛泛了,没法说,要不你问我说得了。”

“北支那碇泊场监。”

“你知道,日本字是从中国字来的。所以,好多日本的称呼都被小白们误解了,不光瞎说还振振有词,好像都是专家,我们那个时代都是网上搜的就以为对了,搜不到的就瞎解释。”

“的,停,这样说你是专家?”

“至少我不知道的不瞎说。字面上讲,碇,原意是系船的石墩,泊,是船停泊的意思。说白了,就是管船舶运输的官,现在就是管用船运军需的意思。场监也就是那个场地最大的官,整个场地都在他的监督范围内。”

“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北中国方面军需部长的角色,也是核心成员,日本北方方面军的军需一把吧?”

“这样理解是对的

。准确的说,是华北方面军后勤部长之一,应该还有铁道部监,起码要是个将军。也许还有航空之类的没大听说过,反正日本也没有单独的空军军种,都隶属海军和陆军。”

“说起军衔,我想问问日本元帅是怎么回事?”

“日本军衔根本没有元帅,那是荣誉的象征,就好像是爵位。军衔最高就是大将,相当于西方的上将。师团长一般是中将,几个师团组成军或者几个军组成方面军是因为战役太大了,要统一指挥,这个是随时能更改的。”

“哦,师团才是独立作战部队。”

“又错了,日本只有联队才是基本作战部队,有联队旗,旅团,师团都没有,那是天皇授予的。旗子如果没了,番号要取消,这是奇耻大辱,所以联队旗被视为比生命都重要的东西。”

“听你一说,还真长学问。”

“那是,以后记住了,不会就问,别瞎说,老师在此。上一次课吗?学费10棵人参外加一坛子三鞭酒。”

“好嘛?真够贵的,看意思要是再弄俩老婆,讲课费还不知道是多少呢?”

“说正事,日本人很快要建新仓库,就在郑庄子,我在收集情报。上次你说的蓟县土匪该扫扫茬了,冀东大暴动快了,那些土匪打着抗日的旗号为非作歹,那时更有理由了。军统人员赶紧训练,为了我们的面子,让胜强监督整个过程。”

“不用,强勇这小子就行。土匪的事马上办。我看,三河还要血洗一次,那是津浦线的重要转运站,说句不好听的,抢总比买好。机米厂的日本管理层一死光,恢复生产还得些日子。我记得你和我讲过,日本士兵离开饭团,战斗力会大打折扣。我们的目标就是小刀剜肉,我们能耗,日本人耗不起。”

“你的方法对,等日本人的主力都到太平洋,我们再打几个县城,弄一块根据地,下面的事就好办了。”

“走吧!吃饭。你刚一来,我就让莹妹给你预备大补的伙食,要不到时你这个汉奸倒下了,我哪弄情报去?也没地方听课了。”

时间过得很快,中日双方厉兵秣马准备徐州会战

“黎明,准备的怎么样?”

“狙击步枪到了100把,人员也重新分好了,护卫队的一部分到了突击队。别说,那帮小子喜欢上狙击步枪。”

“记住戴手套,要不手磨得一看就是玩枪的。”

“这个知道,三天以后就出发,蓟县那里准备了50匹马,我一想,干脆那边的突击队也过来,在潘庄镇附近待命到时去接应缴获和可能出现的伤亡人员,直接带回二号基地。”

“这可没有医护人员。”

“太麻烦不能战斗的人员和蓟县的一起回去,只要止住血,到了新立村就能处理了。护卫队那有两辆卡车,车上有一个医疗小组,有情况的话,卡车将直奔蓟县溶洞。”

军粮城机米厂的外面有一条水沟,墙只有三米高,墙的后面就是办公室的房子和办公人员的宿舍。

天色刚刚放亮,水沟边蹲着的早来的工人看见传说中的黑字装扮的人员,领头的向工人做出噤声的手势。

机米厂门口的警卫还没什么感觉,几个身披伪装网的身影已经近距离射出子弹,由于装了消音器,一切都想没发生一样。

一个身影迅速进到大门口,一枚日式手雷扔进值班室,与此同时,随着榴弹尖利的破空声,办公室和宿舍被榴弹击中,巨大的爆炸声传遍厂区。

警报被拉响了,门口出现武装的警卫但随即被密集的枪弹打倒,五轮榴弹过后,办公区燃起熊熊大火。

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黑字装扮的人员消失了,只剩下大火引起的浓烟笼罩在机米厂的厂区。

浅野嘉一少将得到了报告,黑字装扮的人袭击了机米厂。他命令,厂区内的准军事部队和军粮城驻军的一个小队马上消灭袭击者,自己急匆匆的带领一个中队的日军向这里赶来。

刘台的华夏魂突击队的队员从到达的那一刻起就在紧张的在路边挖着单人掩体,利用石头构筑了简单的榴弹发射器和机枪射击阵地,队长雷鸣在不停的向军粮城方向观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