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22章 这事有点大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事有点大

雷鸣手里的步话机传来民族魂突击队长诸葛建明的声音:“我在边打边撤

。日军正规军大约一个小队,准军事人员超过一百人,距离你处两公里左右,完毕。”

雷鸣放下步话机,大声命令道:“榴弹发射器,机枪开始准备。观察手测定距离暂时接替指挥开火,标定距离射击距离800米。狙击组随时搜索重机枪,迫击炮,其余人员检查装备情况,战斗时间40分钟。”

“我是观察哨,我方人员距离400米,敌方人员700米,准备榴弹发射三轮,机枪准备。”

追击的日军和准军事人员依稀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袭击者已经被咬住了,只要等到大部队赶到,消灭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不过,伤亡太大了,对方凶猛的火力一直没有间断,带来的重机枪还没有构筑好阵地就被消灭了,到现在已经没有机枪手了。

“我是诸葛建明,伤员三人,行动不便,现由火力小组成员协助后撤,到达骆驼房子,一个火力组和一个突击组将把受伤人员送至新立,完毕。”

前面又传来榴弹破空的声音,日军小队长下达了卧倒的命令,当他们再次前进的时候,密集的弹雨再次扑面而至。

“为什么?难道他们有无穷的弹药?”追赶的日军陷入深深的困惑中。没办法,接到的是咬住的命令,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战斗。

一次进攻以后,日军追赶的所有人员再也不愿意前进了,原因很简单,体力受不了了。

“时间到了,榴弹两轮齐射,其余人员交替掩护撤退。”爆炸结束了,当日军再次抬头的时候,前面的阻击者不见了。随着越来越近的汽车声,浅野嘉一少将赶到了。

骆驼房子的简易工事里,诸葛建明和队员们吃着罐头,手里把背包中的散子弹装进弹夹,中华魂的队长钱文走过来:“伙计,别忘了多装一个小组的。”

“忘不了你们的,瞧你这样挑刺,还一批的呢?”

“得,赖我,回头回去我请你。”

“这还差不多,我们其实就留一个弹夹,榴弹只留两发路上有的是时间,到了新立再歇着,现在不是为了让弟兄们歇歇,喘口气嘛?”

严阵以待的护卫队员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终于,他们看见了背着伤员的突击队员,放下伤员,所有的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是钱文,对方五辆卡车,一辆卧车。狙击手注意,卡车后面有步兵炮两门,卧车中可能是大人物。”

他举着望远镜紧张的观察起来,对面的浅野嘉一少将听着战事汇报,作为一个曾经担任过旅团长的他来说,这不到一个大队的部队指挥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着紧张设置发射阵地的日军炮兵,钱文暗自冷笑:“全体注意,突击组掩护火力组反突击,狙击手随时消灭有价值目标,侦察组观察人员注意,三八大盖的有效射程不到500米,随行观察。”

随着命令,在日军增援部队一里地左右的地方,对日军的新一轮袭击开始了,这绝对是浅野嘉一少将想不到的。

只有不到短短的五分钟,汽车燃起熊熊大火,他感觉胸口一震就失去了知觉。

“哎,实在是不敢站起来开枪,否则绝对一枪爆头。”一个狙击手愤愤地对同伴说。

钱文还是忽略了日军的反击,那是他回到市里才知道的,日本将军级别的如果在战场战死,他的卫队是要全部切腹的。

在卫队长的带领下,日军发起了决死冲锋,人数的优势顿时使钱文赶到巨大的压力,加上日军不计伤亡的进攻,突击队的防线险象环生,不得已,他下达了马上撤退的命令。

孙二虎终于见到了狼狈不堪的钱文,突击队两人战死,五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不过,日军也是强攻之末。愤怒的孙二虎在榴弹的呼啸声中发起了反冲锋,双方在不到300米的距离里展开对射。

稍微喘口气来的中华魂突击队的队员们也加入战斗,三个小时以后,被电台召唤的诸葛建明和严明看到了方圆一公里地狱般的景象。

孙二虎不可理喻的把突击步枪的子弹全部射向天空。

此时的北平,草尖见到了恒贵,贝勒爷现在住着一个很大的四合院,北平城里开了三个茶馆,两间书画店,六家古玩店,俨然一副大财主的架势,可草尖看到他的时候,他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贝勒爷,怎么不高兴了?”

“您就甭提了,我和您说个事。”

七七事变是的北平郊区战斗是十分激烈的,一场南口保卫战,几千名中国军人暴尸山野,无人埋葬。

这时,一位传奇人物出现了,这就是西城首富号称奥海刘家的刘德绪。

刘德绪,号寿绵,家住西直门内大街,正是他,拉着舒庆春的小手把他送进了学堂,因此满族才出现了老舍这样的大作家。

日本侵华时,刘家已经破落,刘德绪剃度为僧,法号宗月,可就是这样一位一贫如洗的穷和尚,居然还能以自己的威望集资办过贫儿学校、办过半日学校、办过养老院、办过通俗宣讲所……。

他听到抗日烈士遗体仍无人掩埋时,连说:罪过呀罪过。

一生从不追求名利的人自封为埋尸队长,带着他收留的16名陕西灾童做为队员就出发了。

宗月大师年事已高,山区缺粮少水,他们风餐露宿,经过千辛万苦,冒着极大危险,埋葬了三千多具尸骨,当他们再次回到城里时,蓬头垢面,形容枯槁,但是受到市民的崇敬和欢迎。

宗月大师的举动,引起日本人的惶恐,立即派宪兵到广济寺将他逮捕。面对凶神恶煞般的日本鬼子,宗月大师面不改色,泰然处之,悠然踱步随之而去。

日本人对这位如神似仙的老和尚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宗月大师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更不把日本人放在眼里,豪气凌人,迫于宗月大师在北平市民中的崇高威望,日本人只得把大师取保释放。

“你说说,这事叫什么事?问问没见面的那位爷,我们是不是要干点什么。”

“这事有点大,我得亲自问问,您先什么都不做。我这次来是送钱,100万您先做开销,爷说了,咱中国的好东西不能流到日本人手里,还有400万在杂货店,不够您亲自去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