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23章 文化事业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文化事业

意德慈善基金会的大礼堂里热闹非凡,霍晶的孩子过满月,每次叶奋韬的孩子过满月他都要邀请曲艺界的人来家里开一个那时所谓的堂会,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加上年节的倒举办不少次了。

那个时代艺人们地位不高,没人会瞧得起,叶奋韬是什么人?他没有这些观念,在他眼里,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尤其是能带来欢笑的人

由于有了贾莹引起的东兴市场里连兴茶社那一码子事,每次艺人们都会被经理叫上,场子也停业一天,那帮混混知道去的地方倒是没人再敢说话了。

演出分两场,中间休息吃饭,都是聚合成的整桌席面,各种鲜货,小食品随时供应,艺人们在这里才算是找回来一种当角儿的感觉。

中间吃饭的时候,张寿臣悄悄地走到叶奋韬身边:“叶先生,有几句话想和您说说,不知您有时间吗?”

“张先生,这是嘛话?随时有时间,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和我甭客气。”

看了一眼迟疑的张寿臣:“那这样,您和我到后头我办公室说。不过说好了,您得饶我三段单口,还得是新段子。”

叶奋韬的私人办公室把张寿臣吓了一跳,他是头次来,这样的气派还是很少见的。

“张先生,但说无妨。这是美子,一般随时跟着我。她听不懂中国话,再说,我也没有背她的事。”

“实话实说,现在日本人让我去日本录唱片。您想,我是中国人,饿死也不能干。可我也得吃饭,现在日本人占了天津卫,所有唱玩意的都快过不下去了。”

叶奋韬摆摆手:“张先生,什么都别说了。您呢?回去攒人,我给你们找去处。对了,您不是和白云鹏先生不错吗?一起吧!一个星期后会有人找您。”

“没听懂。”

“您想,现在你们还有工夫琢磨玩意吗?饭都快吃不上了。活不好,还做艺干嘛?我呢?是想你们生活无忧,好好出点好活,把心思用在正地方。”

“您是想攒个剧团?”

“也可以这样说,不过,有些话不方便说。等有人找你们,他会都说明白的。得,咱回去,您得多说几段。”

姚水明将一份名单放到叶奋韬面前:“您看看,这些人您满意吗?带队的是张寿臣和白云鹏

。”

唱时调,王毓宝

京韵大鼓,白凤鸣,阎秋霞,侯月秋。

西河大鼓,马增芬,马增芳,周文茹。

梅花大鼓,花四宝,花五宝。

乐亭大鼓(铁片大鼓),王佩臣,马增慧。

单弦,石慧儒,张伯扬。

太平歌词,吉坪三,荷花女。

相声,马三立,朱相臣,郭荣启。

说快板,王凤山。

河南坠子,乔清秀夫妇。

“怎么还唱时调,说快板?这不就是天津时调,天津快板吗?”

“您这就不懂了,那是以后的事。我这段时间累坏了,按照您的要求,曲艺,诗歌,各种戏剧一通划拉,都快成专家了。”

“怎么和张寿臣说的?”

“订合同,我给您说说主要的。

1.一个合同期为一年,签好后我们保管。

2.按水平,一个月的包银为200,300,500,1000元的标准。

3.演出地点听合同所有人的,一年以后可以把家属接过去。

4.合同期满可以续约,不得向任何人泄露执行合同的情况。

5.吃住按每天一块钱计算,看病免费,每三个月检查一次身体。

“干得漂亮,这些人都在号,别看现在有的人还小,过几年就行。有了时间和精力,活会愈来愈漂亮。”

”还有一帮文学青年,都是以前海丰社的,我也联系了

。这不,你要的基本齐了,还差京剧,评剧这些大剧种了。”

“什么海丰社?说说,我根本没听过。”

三十年代出现在津沽大地上的海丰社,是一个以诗歌为武器的抗日运动救亡文学团体,1936年9月由邵冠祥、黄白莹等喜爱诗歌创作的进步青年学生发起创立。

海丰社的成员基本都是学生,他们年轻热情,充满正义感和爱国主义精神,以诗歌为武器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提出诗歌要以抗日救亡为主旋律。为了唤起民众,必须走大众化道路的口号。

1936年9月至于1937年7月,海丰社先后在《益世报》等报刊上主办诗歌副刊,同时出版了《诗歌小品》、《诗歌月刊》等文艺丛书。发表了大量进步诗歌作品,宣传抗日,鼓舞民众。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海丰社的成员们上街积极宣传抗战,组织募捐。在北宁公园召开了中国诗歌作者协会、天津分会成立大会,酝酿联合在津的所有文艺工作者成立救国抗敌的文艺组织,但终因邵冠祥等人的被捕未能实现。

邵冠祥1916年出生于浙江舟山,生前就读于河北省水产学校。邵冠祥为人诚恳,广交朋友,武汉的邹荻帆、山东的藏克家、史轮等著名作家都经常与他有书信往来、在他主编的《诗歌小品》上发表诗歌作品。海丰社成立之初,邵冠祥代表天津海丰社给鲁迅先生写信,希望得到先生的支持和稿件,鲁迅先生曾有回信。

当时,邵冠祥一边在学校学习,一边在天津的诗坛上辛勤的耕耘,并且抽出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从事海丰社的组织工作。约稿、审稿、筹措经费、跑印刷厂都由他自己来做。在这一时期他以笔做武器,写下了大量热情洋溢、战斗性强、反映时代的诗歌。

海丰社与诗人邵冠祥的抗日行动,引起了日本特务机关的恐慌与仇视,策划了杀害邵冠祥等人的阴谋。1937年7月20邵冠祥、曹镇华等天津海丰社主要领导人在天津被日本特务诱捕后杀害。

由于天津沦陷和邵冠祥等主要领导人遇害,遂使一度战斗在天津诗坛上的海丰社瓦解。

“那就都来吧!基地有了文娱活动就是有了我们组织文化的一部分,算个开头,以后你留心这事,以后这都是老尚的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