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28章 又见三不管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又见三不管

姚水明接到了张寿臣的电话:“姚先生,出差头了,荷花女走不了了。”

“为嘛?”

“那东浮桥的翟瞎子看上了,非得要娶她做小。”

袁文会的义子翟春和,绰号翟瞎子,是个无恶不作的恶棍。

1935年同另一把头刘九,为争夺东浮桥菜市一带码头,发动了近300人参加的大械斗,死伤累累不分胜负。

后来,巴延庆出来调解,刘九和翟瞎子划分了地界,巴延庆又通过社会局给他发了执照,于是翟瞎子把持了东浮桥市场一带的码头。

此人不仅心狠手毒,还是个花花太岁,除自身有大小老婆四个外,另有以认干女儿为名的小老婆27个,这还不够,南市一带稍有名气,长得好一点的女演员都是其玩弄的对象

叶奋韬拿起电话,电话那头姚水明慢慢说着。

“老二,这事你甭管了,好长时间没去三不管了,我想去溜溜。”

“老尚,有时间吗?”

“领导有事吩咐,专程伺候您。”

“多大了?有点正行,过来一趟去南市,开两辆车,我是不愿意受日本人的检查。”

“看意思那个混混惹着你了。用不着,我给你带一个宪兵队发的特别通行证,以后保证没人敢检查你。如果过期了,我再给你换。”

“还是你路子野,你到哪别进去,拦着日本宪兵就可以了。”

“没事,你可劲折腾,南马路宪兵曹长毛利认识,警察所所长王三立见我点头哈腰的。”

“结了,我就可劲折腾,那个特别通行证的事车上好好聊聊。”

叶奋韬招呼贾莹:“莹妹,去三不管玩玩。”

“不去,吓着孩子。”

“得,到时别后悔。”

叶奋韬来到院子里:“二虎。”

“干爹,嘛事?”“一会老尚来,你叫上四五个人,记着,拿枪跟我走。”

东兴市场外面的地方依然是练武场,每天早上支起一个大大的布篷子,然后净水泼地,把插有刀枪剑戟的兵器架子摆放妥当,再把帐篷四周摆满板凳,待看客围拢时,一位四十来岁的武师就出场了。

这师傅中等身材,消瘦的脸庞,一身精壮的肌肉,两眼炯炯有神,透着一股钢劲儿。他双手抱拳,用那略带沙哑的河北口音开始拢场,所说无非是三老四少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之类的套话

说罢就让他的姑娘出来打上一套长拳,那姑娘大约十五六岁,长得眉清目秀,一身中式裤褂,腰里刹着一条长长的绸带,看上去绝对是精神抖擞。

小姑娘一出手,更是抑扬顿挫,有章有节,从起势到收拳,大气不喘,面不改色,不由看客们不鼓掌叫好。紧接着就是师傅出场,一套拳术虎虎生威,令人生畏。

最好看的是他们父女对打,老的佯装指责女儿学艺不精,练得没有章法。少的则还嘴说有其父必有其女,还是老子自己就没多大本事。

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毫不相让。说着说着,老子抽出单刀向女儿头上砍去,女儿也不怠慢,一根白蜡杆横起相迎,二人嘴里还不停地调侃,老子骂女儿吃屎的黄毛丫头,女儿骂老爹不知死的老东西,刀来棍往,一刻不停,叮当乱响,只看得众人手心里捏着一把汗。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老子的大刀顺着白蜡杆划向女儿的手指,女儿扔下棍子就跑,老子大喊:“小东西你给我滚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女儿则站在场子外边大喊:“叔叔大爷们赶紧帮帮我吧!要不这老东西得把我剁巴剁巴给吃啦。”

看客们明知是父女表演,却也心领神会,哈哈大笑之余,纷纷把零钱抛向场子当中,父女两个赶紧向四圈作揖致谢。

刷,一沓票子扔在场中,武师抬眼观瞧,一个打扮富商摸样的人微微点头微笑。

拉过女儿,两人抱拳拱手:“谢爷的赏。”那人没说话,转身向里面走去,旁边是一个娇小的女人,再身后是五个强壮的汉子。

连兴茶社的经理急忙迎了出来:“叶先生,您今天怎么有空赏光。”

张寿臣陪在旁边:“怎么惊动了您了,您看这事闹的。”

叶奋韬摆摆手:“没事,接着演,回头今天我带荷花女走,我老婆告诉我,想认她当干闺女。”

“别介。”经理说着指了指角落里坐着的两个人。

叶奋韬看了看:“二虎,把那两个人扔到茶社外面

。”说完,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孙二虎努了努嘴,两个护卫队队员走过去,抬手就打,然后像扔麻袋一样把两人扔出茶社,一瞬间,茶社的茶客做鸟散状。

“小姑娘,下来。”叶奋韬叫过荷花女,吉坪三跟了过来:“记住了,嘛都甭怕。从今天开始,你不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强迫你。”

茶社的门口聚集了一群人,从中走出一人,一抱拳:“这位爷,我好像和您不认识,所谓井水不犯河水。”

“是吗?这个小姑娘现在是我干闺女,她想干嘛就干嘛。你不是要带走吗?”

“这好说,您要是看上就收了。”

“笑话,老子的老婆都是自己找上我的,现在都四个了。再说,孩子这样小,干这事忒缺德了。”

“您这话说的,岁数小就嫩。”

“行了,别放屁了,快滚。”

“那我要是不滚呢?”

“就得死。”

“您哪位?还知道自己是谁吗?敢骂三爷,那是我干爹,今天我遇上了,我翟瞎子要个说法。”

“是吗?那就死,也算我除了一害。”说完,对着美子说:“杀了他。”

“是,先生。”

美子看似娇小的身体猛然弹起,直奔翟瞎子而去,众人惊愕中,美子已坐回叶奋韬的身边,对面的翟瞎子痛苦的捂住喉咙,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流下来,他的身体慢慢倒下。

“杀人了,杀人了。”门口的人群一哄而散。

“嘛事?让开,谁干的?”随着话音,一个挎着驳壳枪的警察小头目首先走了进来,身后是三个拿着长枪的警察。

“是我。”叶奋韬不紧不慢地说:“死个小混混有嘛了不起的,小点声,我听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