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36章 冀东大暴动二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冀东大暴动二

“老大,我俩上次栽在一个富商手里,您记得吧?他说,如果我们要打鬼子,他可以和黑字说说情。(《界》xian??jie.me《说》网)”

“拉倒吧。二哥,我就不信,现在还有谁说得动黑字。再说了,就是说得动,我们手里都有人命,能要我们?”

“那位爷说了,只要打鬼子,他可以给我们讲情,兴许能行。你是没看见,那位爷手下一个女的,我和老三联手愣是没打过。手下那些保镖的枪法我是没讲过,个个可以说是神枪,在我看来就是枪神。”

“老四,你也说说。”

“大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黑字我们打不过,而且听说黑字从不留活口。投七路军,九路军吧,看样子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八路军甭想,一个是有人命,一个也受不了那个罪。”

“甭说了,小日本也不能,我们决不能当汉奸。要是当了汉奸,不仅下一代,八辈祖宗都跟着倒霉。所以,老二,即可联系那位爷,给我们讲讲情,希望黑字给我们一个机会。”

“行,我马上办。大哥,听说黑字除了纪律严,吃的,喝的比我们的还好,以前大家都有这个意思,就是怕人家不收咱。”

“老二,老三,马上联系,我看啊,也许就是我们洗刷土匪名声的机会,大家想想,变成抗日队伍那谁还敢说我们是土匪。”

“大哥说得对,本来我们兔子不吃窝边草,打劫的都是离这远的地方,这块的老百姓应该不会说我们的坏话。”

“老叔,您看看,这是军统搞的忠义救的资料。”

陈维藩,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有丰富的作战的经历。

1938年初,国民党兰衣社天津站副站长陈恭澍找到他,一起来到宝坻县,组建了中央直辖忠义救第七路军,委任陈维藩为总指挥,他为政治部主任。2月缴了大地主韩八、庆功台大地主魏玉润的枪,武装了队伍,部队发展到几百人。

队伍规定了纪律,不允许拿老百姓的东西,不许打骂老百姓,不许私入民宅,不许强奸妇女等。但由于日伪军的围剿,部队损失严重,又暂时解散。一个月后又重新组织,扩充到300余人,编成两个团。

1938年6月13日,七路军攻打宝坻大口屯镇,大获全胜,士气大振。这时有几支武装投奔七路军,很快扩充到6个团,约2000多人。

7月2日,七路军包围了宝坻县城,并由南门和北门攻占县城,击毙新民会的河野新,他是日军的翻译官,摧毁城内伪政权。日本顾问大石,新民会宝坻县办事处主任野村等换上便衣望风而逃。这时,七路军发展到1万人。为扩大声势,重新改编,号称12个师。

冀东日伪头子恼羞成怒,纠集大批日伪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向宝坻县城大举反攻。七路军顽强抵抗,伤亡惨重,被迫东撤,准备进入盘山。但是日寇穷追不舍,部队又得不到及时休整,加之人心慌乱,纷纷弃枪回家,最后仅剩下100余人,活动在黄庄洼一带。最后被迫解散了。陈维藩在七路军失败以后绕道进入天津。

在七路军攻打大口屯镇的时候,陈恭澍又在宝坻县新安镇建立了第九路军,国民党兰衣社天津站暗杀队长王文为总指挥,齐若斋为参谋长。下设3个旅,一个独立团,一个空架子师。

有800多人,200多支枪,后来发展到3000多人。但因缺乏经验,很快在大小太平、崔庄子一带被打散。

“好家伙,番号看着吓人,仔细一看也没几个人。没有重武器敢打县城也够让人惊讶的。”

“又不是正规军,也没什么奇怪的。加上,本来都不是整编好的队伍,碰到日军的野战部队失败也在情理之中。”

“二叔,李英杰发来电报,说一个叫蔡老八的土匪想和我们谈谈。我一问,二虎说,是您答应的。”

“你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小梅,回电,可以接受。再有.....算了,我想好了再说。”

“这事,我看您就甭操心了,英杰他们按我们的规矩办就得了。不按规矩办的直接灭了。”

“也是,这样的小事管也管不过来。我们不玩争取那一套,一刀切,只有是和否,反倒一切都简单。”

蓟县别山镇的一家酒馆里,蔡老八见到了李英杰。

酒店是土匪的眼线,蔡老八选择这里对他来说不用承担什么风险。李英杰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对他来说哪都一样。

作为他的出身对土匪一点好感都没有,况且有指示,一切要按黑字的规矩办,不得擅自做主,更使他没了思想负担。

“蔡大当家的,我直来直去,话要说在明处。”

“兄弟,你说,既然我有这个意思,你就直截了当。行就行,不行拉倒。”

“黑字是因为你碰到的那位爷,他的面子我们是要给的。不过,你们要按照黑字的规矩进行整编。”

“兄弟,怎么个整法?”

“先对人员情况进行调查,合格人员进行集中训练,然后根据训练水平编入不同的部门。”

“我说,能不能不拆散训练。”

“按规定是不可以的。”

“你看,那位爷不是说了,你们也给面子,我们是不是可以特事特办?”

李英杰笑了笑,“现在我们是国民政府的正规编制,不是那些遍地自封的司令,主任。黑字的统帅还兼着冀察战区的副总司令,这都是有案可查的。你以为规定说改就能改的?”

“没商量?”

“没有。”

“明人不说暗话,我的这帮兄弟懒散惯了,在一起也投脾气。要是楞拆散的话,恐怕他们也不同意吧。弟兄们的意思呢?”

“要是还在一起那没说的,和别人怕尿不到一个壶里。”李英杰站起来,“大当家的,我的话说完了,怎么决定是你们的事,告辞。”

看着李英杰离去,“大哥,我看还是再考虑考虑,黑字是我们惹不起的。”

“老二,就你没出息,怎么着。凭着我们的地形,想吃掉我们也不容易,没什么好怕的。我们也不是被吓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