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37章 戴奥特事件一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戴奥特事件一

“叶先生,我是克里特。”

“老朋友,最近是不是很忙?”

“哦,我想有时间的话,可以见面聊聊。”

“当然,不过我希望你到我这里。毕竟你的面孔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在叶奋韬的私人办公室里,克里特有些沮丧。

“老朋友,有什么烦心的事?难道是我们的生意出问题了?”

“没有,生意一切正常。是另外的事,很棘手。”

“那还能有什么?租界以内日本人暂时对你们还不敢胡来。”

“但真的发生了,昨天晚上英国工商会议所会长戴奥特被绑架了,绑匪已经进了日租界并提出了条件。”

“我怎么没看到报纸上有这方面的报道?”

“还没来得及,估计晚报就能看到了。绑匪提出的条件是二十万大洋,其余条件要和中间人谈,具体的没说。”

“那我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说起来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昨天很晚了,领事先生希望我可以找您帮忙解决此事。”

“我不明白,你是银行家,这是刑事案件,是工部局的事。我想,钱不应该是问题吧?”

“现在和钱无关,已经是政治问题了。”

“怎么讲?”

“日本宪兵在租界口拦住工部局的人,眼看着绑匪不闻不问。”

“我明白了,绑架的真实目的是要强迫你们开放租界。行了,这件事我管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今天来我这里纯粹是生意上的往来

。这件事我也是通过报纸知道的。”

叶奋韬一觉醒来,天津几乎所有的报纸已经连篇累赘的报道着称之为戴奥特事件的新闻。

看着眼前的姚水明,叶奋韬严肃的说:“昨天克里特找过我,这件事即便不找我们,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如果日本人可以到所有租界随便抓人,对所有抗日的人都有危险。”

“您别这么严肃,也是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您说的没错,所以看来戴奥特并没有生命危险,也许现在正在逍遥呢。不过,话说回来,中岛成子这一招也够绝的,谁能想到绑架这一手?即使知道,谁又能想到是拿戴奥特这样的人物?情况我也基本摸清楚了,就是小站的土匪干的,各路土匪都有我们的眼线。不过说起来话就长了。”

乱世出土匪。明,清以来,小站一直是屯田练兵之地,故带枪的散兵游勇,地痞流氓甚多,也是个藏匪窝盗之地。

抗日初期,小站地区的国民党军队败退,日军一时也鞭长莫及,抗日武装尚未到来,这里成了三不管的地方,为土匪的滋生和肆虐提供了适宜的社会土壤。

小站的大小土匪有几十股,小股七、八人,大股的百八十人,千八百人。有当地的,也有外来的,土匪头子还有女的。

势力最大,做恶多端的是臭名昭著李氏三兄弟的所谓李部队。他们是山东潍坊人,其父在吴佩孚的军队里当连长被打死后,其母领他们投靠黄家营村的闫立成姥姥家,其母在地主沈家当佣人,哥仨扛活卖短。

沈家是大户,要组织地主武装,匪号“大成”的李秀成与匪号“二品子”的其弟李秀林和匪号“三品子”的李秀山,乘机拉起土匪队伍。

匪头李秀成在呼朋引类、网络亲信的同时,又与窦同义、李景文、赵文清和脚虽小却上房快、能使双枪的女匪头“小脚掌柜”等股土匪头子,拜为盟兄弟、盟姐妹,仅2个多月时间,李秀成的土匪就由十几人发展到六、七十人。

李秀成到处绑票,叫被绑人签字画押,然后通知家属,限期带钱到指定地点交钱赎人,否则就撕票。他心毒手狠,杀了人就仍到苇洼里,人们称那里为死人洼。

土匪队发展到300多人后,竟然明火执仗,白天就武装抢劫了有围墙、炮楼和护院的西泥沽孟家大院,抢去大批财物后,还绑走孟家仅有三、四岁的独生子,孟家给上万元大洋后,才将孩子赎回

残无人道的李秀成,为扩大自己势力,连灭同伙。先耍阴谋诡计,借刀杀人,把盟兄郭雄飞生擒活埋,后又枪杀了盟妹“小脚掌柜”。原来跟李秀成合伙的几股小土匪头,人人自危,都离他而去。就这样到了1938年初,他成了小站地区最大的土匪司令。

“那是他?”

“不是,中岛成子的主要任务就是招抚各地的土匪,她是日本那个委员会的委员长。我接着说。”

中岛成子派大西仓代表日方,与李秀成在小站镇大地主何守裕家,进行招安谈判。大西仓同李秀成一见面就说:“你的土匪的不要,跟着日本人顶好。”

李未吭声,他又说:“你的枪我看看。”平时谁都不敢要李的枪,此时李一听,嗖地掏出大匣子枪,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大西仓刚要伸手去拿,手疾的李秀成,又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枪说:“这里还有!”吓的大西仓旋即把手缩回去,连忙笑着说:“开个玩笑,你的好汉!”

在这一方公然侵略、一方卖国求荣的龌龊交易中,几经讨价还价,日封李旅长,挂少将衔,下设3个团,号称5000人,实际只有七、八百人。

李秀成公开投靠日寇,效忠日军,与抗日武装为敌,对小站地区人民进行血腥统治和残酷盘剥。日寇还想通过李秀成招安窦同义、李景文、赵文清等匪部。

窦、李、赵等匪头获悉李秀成的所作所为,寻思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一商议决定诱杀李秀成。

他们派人送去请帖,盛情邀李到马棚口赴宴,李带20多个卫士欣然前往。

宴罢,盟友赵陪李躺在炕上抽大烟,趁李秀成接过预先安排好的王兆祥送来的热毛巾擦脸之机,王开枪击中李的头部后,李又还枪击中王,赵即向李连开数枪,将李击毙,29岁的李秀成见阎王去了。

“说了半天不是他。”

“要是没有关系我就不会说他,绑匪是他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