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57章 公大七厂一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公大七厂一

公大七厂是日商在天津最大的纺织企业,在这块当时名叫小于庄的地方强行扩张土地,计划扩大生产。使用若看小说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广告![?.B.]日籍厂长名叫足立茂,有日籍工作人员数十人。

他们采取逼迫,抢夺等手段,在仅一年多的时间里,就从132户业主手中攫取了土地产权,使原占地面积252亩一下子扩展到898亩。当时,工厂周围到处可见公大的界碑。

日商随即大搞扩建,在原厂的基础上新建了第二纺场、第一布场,安装织布机1530台。原广德庄也被拆除,成了日本人的住宅,称万柳村工大宿舍。

厂子靠北面有一座水楼,属发电机房,锅炉房配套设施,起输水的作用。

日本警卫全副日军打扮,手里拿着警棍在厂门口巡逻。厂内的日籍职工,也都腰束皮带,打着绑腿,神气活现。

当时找个工作很不容易,日商就利用中国人找不到工作的困难,用尽一切办法压榨工人。

工厂的工人们遭到了残酷的压榨。先是降低工资,后来又增加劳动强度,如车间的扫地工原来是四名,他们减为两名,车间的加油工也由四名减为两名,这些工人的劳动强度就增加一倍,谁提出意见就立即被辞退。

日商接收以后不到一个月,发了每人一件工作服上衣,扣钱七角,在当时那一件上衣是不值七角钱的。还给每个工人发了一个工作帽。每天上班见到车间主任时,男工要行举手礼,女工要行九十度的鞠躬礼。

工人们认为这是侮辱人格,每天上班时见到日本人就躲着走,后来这个制度被无形中取消了。日本人还经常动手打人,一发现工人违背了他们那一套操作规程,不是拳打就是脚踢,对男工是如此,对女工也不例外。工人们为了挣碗饭吃,只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

近期工厂的事比较多,都不是什么好事,不是着火就是停工,加上机器不时地出毛病,生产报表是那样的难看。

茂川机关的特工已经悄悄地进入工厂,驻厂的日军也达到了一个小队,加上工头和日本管理人员,日本人已经超过了两百人。

对于二十六友这样松散的组织,对职业特工来说,侦破起来没有一点难度系数。没有一个月,一份报告就递到了宪兵队。

日本人为了挖出类似的组织,采取了秘密的方式。郭秀珍和宋秀茹在上班时间被带到工厂的办公室,很快,又有几个二十六友的成员被带了进来。

不多时,两个软骨头经不住恐吓,承认了郭秀珍是这个厂的二十六友负责人。

一名宪兵队的少尉开始审讯,翻译由车间翻译担任,下面是他们的对话。

日军问:“你们为什么在纱厂搞破坏?”

郭秀珍答:“你们是侵略者,光压迫中国人,我们就要让你们不得安生。”

问:“这个纱厂是我们日本人经营的,里面的工人应该归我们管理。你们没有我们还不是要饿肚子?”

答:“纱厂里为什么驻着日本人?这个厂子是中国人的纱厂,实际上是你们硬抢过来的。你们在中国的土地上到处烧杀抢掠,我们当然不允许,要反抗。”

问:“你们的人大部分本来都是良民,你一个人领头闹事,你还这样不知悔改干什么?你不怕死吗?”

答:“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你们是强盗,难道一个中国人怕强盗吗?要杀就杀,随你的便。”

审讯到这里,只见那个日军少尉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摆手说:“押起来,等到所有的人都抓住了再说。”

对于回到家中的安忠信和李振元来说,老婆被抓使他们陷入了不可名状的状态。

郭长年来到安忠信的家里,三个人开起了小会。最后的决定是按照规定先报告上级,傍晚时分安忠信和李振元实施营救计划,除掉叛徒,郭长年两口子继续潜伏。

姚水明得到消息,对于黑字来说,任何一个组织成员都是不能放弃的,这也是黑字的根基所在。他庆幸的是,几个人没有脑子一热擅自行动,看来黑字的纪律执行的不错。

负责租界外地界的突击队长张勇开始了紧张的布置。

傍晚时分,四个工人打扮的人走近工厂的大门,其中的两个人推着两辆小推车,车上是纺织用的包皮布缝制的大包裹。

门口的警卫拦住小推车,摸了摸,看样子是打好的原棉。警卫摆摆手,一行四人进了厂区。

甬路向东与南北方向甬路相交,交口处即八角水楼,这是20多米高的建筑,地上10余米高为四角的方座,再往上为八角形状。

水楼旁是锅炉房,面积数百平方米。水楼的八角部分,高三、四米,在其中的三面设五星状玻璃窗。

再往前走,就是工厂的办公区域。办公室里,三个日本宪兵坐在椅子上,旁边的会议室关押着八个二十六友的人。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四个手持短枪的人从了进来,一刹那,三个日本宪兵被打倒在地。

安忠信出门拿过包裹,二十六友出来的人看见了两支突击步枪和六支自动手枪,十几枚日式手雷和十个弹夹。

突然,门口传来一声惊叫,原来是一个日本领班来办公室找日本宪兵聊天,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快,后面的屋子里有枪支和弹药,好像还有一挺轻机枪。”郭秀珍大声的喊。

“所有的人都去拿枪,多拿弹药和手雷。”安忠信大声喊道,“大家别怕,我是黑字的,会开枪的拿枪,不会开枪的拿弹药和刺刀,快。”

此时,尖利的警报声响彻厂区,没法出厂,他们便横下一条心,决定占据了该厂唯一的制高点,发电机房水楼,誓与日寇决一死战。

一挺歪把子轻机枪架到了水楼的窗口,半截方座的窗口上,伸出了两支突击步枪和三支三八大盖。

旁边的人不解的看着郭秀珍和宋秀茹,“大妹子,老张哥会打枪,你们两个老娘们也会?”

郭秀珍笑了笑,“我们也是黑字的正式成员,只是我们达不到战斗人员的标准,一会给你们表演表演。”

“别多说了,你们准备好子弹,手雷。”旁边的宋秀茹表情严肃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