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58章 清除隐患

第一百五十八章 清除隐患

侯胜奎受到的教育是,暗杀的成败系于无数的细节,即便是心思最缜密的刺客,也无法保证一定成功,更不要说功成身退了。

所以,无论成败,暗杀的结局必定是一场悲剧,到底怎么样才可以全身而退或者说在不知不觉中完成刺杀任务?黑字断剑人员受到的教育是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宁可不做

侯胜奎开始着自己的构思,任务必须要在铁路上,必须要是正常死亡或者失踪,必须与列车上的人员无关。

他首先要做的是让火车在路上的时间延长,其次要有接近裴吉三的机会。

对于延长时间,铁路上的司机司炉工人更有办法,他们常常在运行中特意把机车炉门打开不关,多加煤,火烧得很旺,可就是不上汽,结果煤耗加大,行车速度减低。

他开始了认真地观察,他发现裴吉三和那两个日本特工进入包间以后就基本不出来,天津到唐山的火车只有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只是有人上厕所而已。

火车上的水也不喝,每次都是自带的水和食品。

裴吉三不吸烟,而两个日本特工却吸烟,而且烟量很大。

每次屋门开启只有两次是能进去的,就是火车上两次查票的时间。不过,如果一次对付三个人又要悄无声息,即使加上他侄女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他苦思冥想,最后终于想到了,香烟,对,就是香烟。如果香烟中有江湖**,只要烟雾扩散,不会超过一分钟,人会沈沈睡去。

可是?怎么样才能达到目的呢?根本没有递烟的机会。

他把他的想法告诉了燕三郎,让他想办法找到合适的烟和合适的**。

对于所有涉及日本的事情,燕三郎自然首先想到尚进勇。

“日本天皇向军人下赐的物品,主要以香烟为主,此外还有军刀、手枪、银制钟表等,凡天皇御赐的物品都带有皇族标志。天皇也不仅仅限于向皇族御赐军刀。战前日本陆军大学、海军大学优秀毕业生都可获得御赐军刀。”尚进勇侃侃道来。

“尚叔,您只说说香烟,别的没用。还有就是怎么弄到?”

“这些香烟以白色盒子包装,一般是10根,香烟盒外印着日本皇室的象征,一朵金色的菊花

。的倒也不难,我这里就有,那是花了十块大洋买来的。”

侯胜奎得到了香烟和**,他抽出里面的烟丝,把**放在烟的中部,然后再把烟丝装回去,这样一共做了十棵。

准备好了,侯胜奎静静的等待着机会。

草尖现在多了一个爱好,每当侯胜奎出车的时候,北站的小茶楼就会看见他和一个瘦小的汉字坐在那里喝茶。

十月的一天,裴吉三在两名日本特工的陪伴下来到火车站,站门口的小茶摊的伙计对新到的茶客大声说道:“今天新到的花茶,包您满意。”

听到声音的游动烟贩转身向小茶楼走去,一直走到草尖面前:“先生,来包好烟吧!我这里有日本烟。”

“好,好,别找了,这年头有包好烟抽不容易。”拿过烟,转身走出茶楼,向售票处走去。

裴吉三的左眼一直在跳,难道有灾,嗨,别疑神疑鬼的,当了军统的叛徒早晚找到头上,他暗暗的想。

列车缓缓启动了,一个被拿到了草尖所在的包间,那是和列车长屋子紧挨的一个包间。

火车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列车上开始查票。侯胜奎和两个车警挨屋查票。

裴吉三的包间里,车警认真地看着三个人的证件,都是普通的良民证,没有问题,一旁的侯胜奎静静的看着。

正在车警要转身离去的时候,侯胜奎拿出烟来,不经意的拿在手里点上烟,那个金色的菊花标志正好对着两个日本特工。

他们的眼神对望了一眼,侯胜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故意跟在车警后头放慢脚步。

“列车长先生,能否把您的香烟盒给我们看一下?”

“哦,没问题。”他转过身,把烟盒递给日本特工。

“列车长先生,能否把这盒香烟卖给我们?”

“还卖什么?二位先生就拿走,已经没有几棵了

。”说完,抽出两棵给两个日本特工点上。

出了包间的门,侯胜奎马上扔掉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药丸吞了下去。

侄女走过来:“十分钟以后火车减速。”看着不远处站着的草尖,侯胜奎点了点头。

裴吉三感觉脑袋昏昏沉沉,他摇了摇头,好像困意越来越重。很快,包间里的三个人失去了知觉。

草尖和那个矮小的汉子走进包间,不大的功夫,三个麻袋和一个大包被扔下火车,与此同时,两天身影跟着跳下火车。

火车渐渐远去,草尖解开大包,两把带消音器的手枪和折叠的工兵铲被拿了出来。

解开的三个麻袋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弹孔,两个人卖力的挖着大坑。

两个小时以后,铁道边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抬眼望去,只见两个身影慢慢向最近的镇子走去。

七七事变后,华北相继沦陷,各地游资及富商纷纷流入天津,集中于各国租界,持有资金的商人富户企图依靠洋人势力保障安全,继续做生意。

由于伪联银开始加大发纸币的速度,导致物价逐步上升,他们争相囤积物资,投机倒把,市面经济呈现虚假繁荣景象。

这样各银行收付数额大幅度增加,但多数银行的存款余额并未相应增长,少数几个银行虽有增长,却又放款困难。以致各银行依靠正常存放业务的所得,不能抵顶因物价上涨而日益增长的费用开支,加上伪联银的种种控制,业务日益萎缩,只得强行挣扎。

有的银行原来对吸收市民储蓄及与大企业往来并重,转而着重开展与西马路、三条石一带中小工商户的业务往来,兼办市民储蓄。

为此,金城、新华、上海、大陆等银行相继在市区黄家花园、东马路、南马路、北马路、河东平安街等繁华地区设立办事处。

一家奇怪的机构出现了,意德慈善基金会华界金融办事处也在黄家花园一条小巷的街口挂出了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