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67章 焦头烂额

第一百六十七章 焦头烂额

其实张救国的战术很简单,除了必要的警戒人员,其他人白天就是睡觉,警戒位置放出山脚下一公里,对当地的人不闻不问,由于措施得当,以至于村里的人们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有队伍。

从傍晚开始,队伍开始进行作战准备,一般是晚上十点开始行动,午夜时分就可以赶到平谷县城城外。

随即,平谷县城便响起激烈的枪声,到了早晨三点至五点钟,袭击者就不见了,每次攻哪个城门不一定,都是临时决定的。

严明的战术正好相反,对附近的日军围困溶洞的部队实施的是白天不间断的骚扰。

距离吗?不远不近,最少也在一公里之外,双方看得很清楚,袭击者打了就走,绝不纠缠,附近这样大的地区,而且都是山区,日军小股部队也不敢追击

溶洞的方向也是出击不断,说不定哪一天就是一通袭击,而且都是在夜里,袭击者被追的近了,马上撤退,溶洞内的炮火马上进行支援射击。

所有的袭击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没有一点规律,但目的很清楚,你要是想休息好,没门,总是要有枪炮声。

最要命的是,每次的袭击都会造成伤亡,每次不多,一个星期乃至一个月下来也受不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不知道袭击的规模,你只要一放松,向里面突击的就进一步,你如果开始调动大规模的部队,袭击者马上会消失。

本间雅晴中将现在很头痛,肃正行动是大本营的要求,现在的一个联队几乎被困在溶洞,说好听了是围困溶洞,受损失的却是自己的部队,而且,这种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

孙志武对现在的日子倒是十分受用,每天忙得四脚朝天,每天安排部队袭击,整天几乎长在观察哨的位置。虽然部队也有伤亡,但相对日军来说微不足道。

日军第27师团的作战会议由师团参谋长一色正雄大佐具体讲解各个部队的作战安排。

参加会议者包括以下人员。

步兵第27师团师团长本间雅晴中将

步兵第27师团第1联队联队长矢后孙二大佐

步兵第27师团第2联队联队长樱庭子郎大佐

步兵第27师团第3联队联队长小野修大佐

第27师团山炮兵联队联队长村上诚一大佐

第27师团工兵联队联队长桥本时夫大佐

第27师团辎重兵联队联队长原田富二夫中佐

小林装甲部队指挥官小林三郎少将

第15混成旅团旅团长铃木从宽少将

华北方面军飞行队大队长须藤荣之助大佐

骑兵第1旅团旅团长片桐茂少将

伪华北治安军总司令齐燮元

宣读完毕各部队具体的行动命令,参谋长对溶洞方面的情况做了单独的说明

1.溶洞方向部队换防,第27师团第二联队只保留一个中队。

2.小林装甲部队增派一个速射炮中队,一个中战车中队。

3.伪治安军兵力加大到一个集团军。

4.师团重型炮兵撤回原驻地,只保留一个步兵炮中队。

5.骑兵第十四联队进驻通州,蓟县两地,以通州为司令部驻地。

齐燮元也不是傻子,这份作战安排明摆着是让他的部队顶在前面去送死,溶洞那边的情况已经使他的部队平均一个月损失一个营,他知道,再也用不了一个月,那个团剩下的人算是报销了。

“师团长,我有个不情之请。”本间雅晴中将这样的布置明眼人都会看出来:“齐司令,请讲。”

齐燮元也明白,不执行也是不可能的,其实,他才不关心手下伪军的死活,就是炮灰的脚色,炮灰还有资格讲价钱?

“师团长,我想把那个集团军的每个团变成加强团,这样战斗力会提高,对付黑字是需要大规模编制的部队。”

本间雅晴中将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样又可以多捞钱了。

“没问题,齐司令的想法很好,希望对付黑字这个组织的是治安军最精锐的部队。”

“那是一定的,请师团长放心。”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达成了协议,双方的目的都达到了。

随着溶洞门口日伪军大规模的换防,大批的伪军到来使得袭击的时间,频率和规模都加剧了,日伪军的伤亡开始大规模出现

李英杰找到孙志武:“队长,哦,总队长,我们给那帮人加加油,添添火。”

“你小子和我还客气,不过你说的没听懂。”

“那我来,今天擦黑就开始,瞧好吧。”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溶洞的一个射击孔里,一支大喇叭开始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治安军的人听着,这里是黑字的广播,作为炮灰,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三条路,选择权在你们。

我们知道,你们很多人是为了能活下来才成为汉奸,生活所迫不是理由,汉奸是背上了一辈子的骂名。

1.发下武器回家种地。

2.调转枪口干掉日本人,这样你们有可能成为黑字的一员。

3.继续当汉奸,黑字对汉奸的政策是杀无赦。

我们希望大家选择第二条,也支持选择第一条,如果你选择了第三条,恭喜你,你已经把自己判了死刑。”

广播一遍又一遍,也别说,还是有电好啊!声音就是大,孙志武笑着对李英杰说。

任谁也架不住整整一宿的广播,可这只是开始,广播是连续的,加上不停顿的袭击,日本人都要精神崩溃了,更别说伪军了。

逃亡出现了,一开始是几个人,后来发展到一个班,一个排。

以后的情形就是,哪个排负责防守一线,晚上基本就跑个精光。

这样的后果是,溶洞内外夜里的攻击越来越深入,渐渐地,炮兵阵地已经开始受到威胁,日军那个步兵中队顾此失彼。

对日军的坦克来说,夜里是盲点,开车灯则成了活靶子,火箭筒可不是吃素的,一个星期的功夫,三辆中战车,两辆轻战车被报销了。

伪军的逃亡事件越来越多,干脆现在成了连级单位的行动,无奈之下,本间雅晴中将痛苦的下了撤退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