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68章 四经路的故事

第一百六十八章 四经路的故事

日军在天津河东四经路的军用仓库是一个很大的仓库,仓库的负责人是一个叫三船明夫的日本少佐,仓库的日本人上下勾结,谋取私利,出售军火库里的武器。

他们根本不管购买武器的是谁,只在乎所卖价钱是否合适,通常情况下,这些武器都被以高于黑市一倍的价格出售。

库内经常有一万双马靴,十余万箱鞋,几万支步枪,几百挺轻机枪,接近百挺重机枪,子弹更是不计其数

此外,还有一个单独的火炮库,里面是山炮,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和堆积如山的炮弹。

监守自盗,把仓库的军火私卖掉了,然后把军火库的帐慢慢消掉,对于领用军火的部队军需官也是百般应酬,甚至有几个联队长级别的日军将领也慢慢加入进来。

反正训练也要用,队伍的长官会应付,每次克扣一点,时间长了要私卖的军火越来越多。

这里产生了两个问题,一是运输问题,他只管天津市内部分,二是价格问题。

由于仓库地处市内,武器出关卡就是一个大问题。

至于价格,他只收法币,日元,外币,大洋,黄金,对于银联劵是不行的,价格很高要收现钱,导致很多买主无能为力。

反正武器也放不坏,大不了等一等,仗着他姐夫是桂宫家的一份子,他也是有恃无恐。

日本的皇族中,有四大历史悠久的世袭亲王世家,号称四亲王家,即伏见宫家、桂宫家、有栖川宫家和闲院宫家,他们可称是日本贵族社会的主要支柱。

藤泽院长的到来使他燃起信心,他知道,藤泽院长的私人医院私底下做吗啡和药品生意,那真是金票大大的,这样的人肯定是个大买主。

看着递过来的武器报价清单,藤泽院长表情严肃起来:“三船先生,您是和我开玩笑嘛?您的报价高出我知道价格的一倍,我没办法取得利润。我看,我还是告辞吧。”

“藤泽院长,有事好商量。你知道,价格高的原因主要是我的开销也大。再有,现在黑市价格也在上涨。再说,我这里是皇军正规的制式武器,质量和那些杂牌武器相比可不是一个档次的。”

“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才来的,可是?那我总要有利润才行啊。我也不是自己用,也是要挣钱的。”

“是,是,要不您看这样,我多给弹药,从一个基数变成三个基数怎么样?”

“我明白您的意思,不过,这样的价格我还要考虑考虑。”

三船岂肯放过这样一个买主,私底下卖毒品会没钱?还不是为了武装贩毒,想至此,他打定主意

“那您看这样好不好?以后弹药按照市场价格,我一点不加价。”

“我知道,弹药是白得的,武器是有数量记录在案的。”

“还是您知道我的心思。”

“好吧!就这样了。”

“付账方式,您看....”

“这个您放心,法币,日元或者大洋,现在比值差不多,拿货的车会把钱一起送来。您要知道,现在路上也不太平,我也要花钱。我现在要以下的东西。”

三八式步枪,每支160日元,每支配1000发子弹,2000支。

**式重掷彈筒,每支400日元,弹药90发,100支。

九二式重机枪,每支4000日元,备弹2000发,60支。

十一年式轻机枪,每支3000日元,备弹1500发,150支。

九四式90mm迫击炮,每门9500日元,备弹60发,30门。

九二式步兵炮,每门15000日元,备弹40发,30门。

马靴,每双60日元,各种型号共计2000双。

弹药要按五倍的数量准备。

“这些物品分批提货,我先付给您20万日元的定金。”说完,拿过身边的一个小提箱打开推到三船的面前。

为什么会订购迫击炮呢?这要从幸存的日军哗变士兵说起。

现在基地中的日本人达到了一百五十人左右,照例,人员要拍照,登记,建立档案。

现在的苏紫在翻译的帮助下忙的不亦乐乎,谁让英娟孩子刚出生呢?她按照人员情况安置部门

1.未成年的孩子进入基地学校,和中国孩子同样接受教育。

2.学历较高的非战斗人员成为黑字的日语老师。

3.家属或者没有初中以上学历的非战斗人员进入后勤部门。为了照顾日本人的饮食习惯,特地建了一个日式食堂。

4.战斗人员为每个中队级别的部队安排一人两人的日本翻译,前提是在完成基础训练和会说中文的前提下。

5.所有日本人开始学习中文,其它语种作为选修语种。

6.所有的日本人员和黑字人员一样的待遇。

在登记过程中,发现了10个炮兵,12个装甲兵和11个会操作掷弹筒的步兵,这让王胜强很兴奋,日式步兵炮,迫击炮和掷弹筒算是有教官了。

通过和兰黎明的沟通,最后放弃了轻型掷弹筒,因为它的性能远远落后于榴弹发射器,重型掷弹筒有700米的射程,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所以,尚进勇交给藤泽院长开始采购迫击炮和掷弹筒的任务也在情理之中了,对于黑字来说,日元根本没有保留的价值,要尽快换成物资。

现在的四经路仓库,每天上午会看到两辆挂着日本膏药旗,上面写着聚合总公司的卡车来拉货。

基地的炮兵训练开始了,在严格的日本教官眼里,这些人很努力,每天的进步也是很明显的。

随着德国纳粹入侵波兰并对峙东线的英法部队,兰黎明告诉了叶奋韬一个不好的消息,汉斯将武器和弹药的价格提高了百分之五十。

“这算什么坏消息,早晚的事,我们不管他,继续烧钱,大不了再去抢。”

“说的是,老叔,我们抢的横滨正金银行的钱还很多,除了黄金和大洋,纸币要了也没用。”

“你可别这样说,等着吧!到了太平洋战争爆发还得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