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72章 皇家特使

第一百七十二章 皇家特使

盛建武送走了天津市的护卫队和铁铺的人,他们突然没了消息,一连两天,没人知道他们的消息。

在中国人的文化里历来对那些能够潜入敌营,舍命一击的人抱有难以名状的崇敬,专诸刺王僚、要离刺庆忌、荆轲刺秦王,刺客的精彩人生也总能激发出后来人的英雄气概

1940年11月29日9点50分,北平东皇城胡同14号美国教会远东宣教会门前,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刺杀事件。两名骑着东洋马的日军高官被一名神秘黑衣人连打数枪,两个日本人一死一伤。

这一事件不仅在全北平引起巨大震动,也震动了日本国内。这就是抗战历史上著名的刺杀日本天皇特使案。

两个被杀的日军高官到底有着怎样的特殊背景?神秘的黑衣杀手到底是谁?精心策划实施的刺杀事件背后有着什么秘密。

就在日本特使被刺杀后不久,潜伏在北平的军统行动组麻克敌等人也谋划了一起行刺大汉奸的行动,目标是汪伪华北准备银行总裁汪时璟,麻克敌刺杀汪时璟是采取翻墙而入的方法,结果在翻越第二道院墙的时候被汪时璟的警卫人员发现,双方发生枪战。

麻克敌等人见不能得手,便迅速撤离。他的搭档因有轻功首先跳到院外,当时一时不见麻克敌,情急中喊了一声“老麻”,被汪时璟的手下听到。那么究竟是什么细节,让日军将这两个案子联系到一起?又最终将目标锁定在麻克敌身上的呢?

刺杀日本天皇特使事件发生后,日本宪兵队和伪警察局特务侦缉队立刻赶往现场勘察,发现现场留有手枪弹头一枚,枪壳7个。并从弹头分析出,当时刺客所使用的枪支正是这种驳壳枪。麻克敌在刺杀汪时璟时所使用的也是驳壳枪,而且留下的弹壳与刺杀现场的完全一致,于是日军判断此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

而根据汪时璟手下提供的线索,那一声“老麻”使汪伪当局认为作案者是个麻子。这样,就引发了满街“抓麻子”的风潮。

邱国丰的这一声“老麻”,使得本已非常混乱的搜查工作陷入更为尴尬的盲目境地,那么刺客到底是不是麻克敌呢?此案又是如何破获的呢?

高月保和乘兼悦郎遇刺后

。虽然在现场有目击证人,多田峻迫于压力也全力督促破案,但汪伪当局的破案还是不得要领,由于目击情报不足,有限的报告中被他们通缉的人形象差异却很大,但对刺客的描述除了衣着一致外,相似之处不多

穿中国黑色小上衣,黑裤子,帽子为黑色毛反制,上顶系有结,中国式黑布鞋,灰袜,并戴黄色反制口罩。

犯人行凶后立即扶起自行车向西方驰去,形状颇为狼狈,自经过离现场西方约百米之石桥后,即不知去向矣。

自行车系黑漆之新车,并无车牌、置放货物之车架及布套。

体格不瘦不胖,居具中量体形,一见可知为相当有知识之分子。

刺客被形容为“相当有知识之分子”,麻克敌是武行出身,显然与知识分子形象不符。

那么如果真是麻克敌所为,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当时目击者所提供的消息与真实刺客的差距有多么大,并且在北平,30多岁穿黑衣,骑自行车的男子随处可见,这样的搜捕显然是徒劳的。

就在刺杀日本天皇特使的事情在城里广泛流传的时候,一个名叫马元凯的大盗在持枪抢劫时被抓了。

经审讯马元凯承认是他刺杀了日本特使。这下汪伪警察局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迫于日军方面的压力,马元凯的自首为他们解决了燃眉之急,于是当局迅速将审讯口供交给了日本当局。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早结束,日本华北特务机关不相信,认为马元凯的供词破绽很多,而刺杀特使的作案手法很像军统活动,于是派人继续调查搜捕。

不久,军统北平站站长刘文修在电车上被抓了,刘文修不堪酷刑的折磨,交代出交通员任国伦,任国伦随即也叛变了。这就像点燃了导火索,爆炸是迟早的事情。

层层人员的叛变使得参加这次刺杀活动的人员陆续被捕,军统刚刚在华北组织的力量又损失了大半。

被捕人员被关在外寄人犯看守所,俗称炮局监狱,并且遭到日军的严刑拷打和残酷拷问

。那么,先前的马元凯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马元凯在被捕之后也被关在炮局监狱,但他不甘就此处死,为逞英雄索性自称是刺杀两特使的杀手,并与汪伪警察局一拍即合,炮制了假口供,这下真相大白了。

这里不得不再提提麻克敌这个人。麻克敌,枪法好,胆量大,但就是不够冷静,急于立功,但是特工的工作,光有高涨的热情还是不够的,更加重要的是对形势的足够把握和冷静的分析。

“老二,一看就不是我们训练的人。”

“可不,枪法太次,还有不知道适可而止。”

“头批军统的人都回去了吧?”

“是啊!现在陆陆续续又来了三十人。”

“你们为嘛留下军统梅婷婷和助手?”

“还不是英娟说的,严明那小子看上人家了。英娟的面子没法驳,于是,我给军统去电报,以几个条件留下的人。”

“那边没说什么?”

“没有,我的条件很诱惑,再给他们训练两批,我哥那里给这些人配武器,都是我们突击队现在用的。”

“的确,要我是戴笠,这样的条件,损失个把人还是划得来的。”

“另外,细菌部队查清楚地址了,开始研究行动方案。它的全称是北支甲1855部队。

本部设在北京的天坛公园西门南侧的神乐署,就是原来国民党中央防疫处所在地,对外称华北派遣军防疫给水部,后称第151兵站医院,也被称为西村部队。”

“告诉晶晶,抓紧时间,这可不是小事,不惜一切代价,我要的可是完全摧毁。”

“这个您放心,黎明说了,过了今年,日本人不敢再使生化武器了,美国人已经发表正式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