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73章 信仰论一

第一百七十三章 信仰论一

“老叶,我要和你提个醒了。”

“嘛事?瞧你严肃的样子。”

尚进勇点燃了一支雪茄:“你还不知道吧?你家那两个小姑奶奶准备在黑字成立一个组织,是以你作为信仰的对象。叫它党也好,教也好,都是一回事,反正是个人崇拜那一套。”

“我真的一点也没想到这俩小丫头,一点没感觉到啊。”

“所以嘛,你是身在局中不知局外事。不过,在内部倒是很有市场,尤其是老二,他是一个坚定分子,断剑那群人就更别说了。”

“老二上学的学习不好,肯定没好好学过哲学,这和我的理想不太一样。”

“我是说,需要你从思想上好好把关。难不成我们要做新军阀?”

“民主是趋势,也是救国之道,我可不想黑字以后成为我的私家军队,一旦这样,内部就会出现各个帮派。”

“还说,现在你家不就两派。”

“说的也是,要引起高度重视。军队是国家和人民的观念,对我来说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还要你这个领导好好统一思想。一旦搞成个人崇拜,你一旦不在现场,那内部就会形成派别,斗个不停,现在的形势也不能允许我们内斗。”

“你说得对,这种苗头一定压下去。我利用去基地例行视察的机会发表我的看法,《纪事报》一登,我们也搞个思想运动。”

“我建议,你以后这方面的讲话,《纪事报》一次刊登一星期,让人们有个消化的时间

。你可别说我说的,那两个小姑奶奶我可惹不起。”

“瞎说,你什么人?说着说着就来了,内斗就要开始,我还是要和那俩丫头好好谈谈,认真看我的讲话。”

叶奋韬的例行巡视是三个月一次的,对于基地他是不敢放手的,这是黑字赖以生存的基础。

这次来有些不一样,他要召开一次特别的会议,因为参加者和以往不同,所有中队长以上的黑字人员都要参加,这是以前所没有的情况。

看着眼前的面孔,叶奋韬还是有些激动的,尤其是介绍的时候,每个人立正敬礼大声报出--我是黑字某某年,某某部队,某某职务时,更使他感到黑字的凝聚力和感召力。

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安,他不能允许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在他的设想里,一个组织的名号一定是超越个人的而不管这个人是谁。

他点上一支雪茄:“今天让大家来,主要是和大家谈谈心,有些时候我也在感慨,作为黑字最高领导人,平时和大家交流的不多,无外乎是战斗,生活等等。

不过,今天当大家都在高谈阔论信仰的时候,我却想从另外一个方面敲打一下大家。我想大家也注意到了,当我们,尤其是作为自以为是精英的我们在谈论信仰的时候,绝大多数都会立即把信仰与国家联系起来,和国家的发展前途,与救国联系起来。

这就让我有些警觉了。因为信仰这个东西在本质上是非常个人化的,如果真要很功利地拿信仰来拯救什么?排在前面的首先应该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灵魂,而不是某个国家。

当初我们在吸收西方先进经验的时候,就曾经铸下大错,把我们向西方学习长技与制度的目的定为救国,而忽视了人,人救不过来,国家就算救活了,又靠什么支撑?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走了一百年,几乎还在原地踏步。同西方的长技与制度相比,信仰这东西是更加私人化的,与我们每一个个体密不可分,说白了是自己的事情。

我并不否认,大家有信仰了,那么由大家组成的国家也就有了信仰与方向,可不能因此就把本末给倒置了。我们需要信仰,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拯救我们的灵魂,而不是为了这个国家。国家倒应该为每一个公民的信仰自由创造条件与保驾护航,世间最可怕的事莫过于由国家来统一国民的信仰

我曾经,而且也竭力推崇自由、民主、法治与人权的价值观,并期盼这些普世价值能够成为国人的核心价值的一部分,但我要提醒诸位,这些和我们今天说的国人的信仰是有本质区别的,不是一个概念。

一个国家应该有得到大家认可的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但却绝对不能要求国人都要有共同的信仰,而这一点,恰恰是我在一些担忧中国缺乏信仰的有识之士身上察觉到的。

有些信仰某个宗教的朋友常常发出--如果中国人都信什么什么教了,中国就民主了,作为教徒,以此话来宣扬教义,这无可非议,但如果要拿来要求国人与国家,当作政治宣传,那就很可怕了。

有些信仰固然更接近民主民主价值,但为了民主而去号召大家拥有某种信仰,则是非常功利的,并且又把事情的本质颠倒了。

不知道该怎么说,信仰是属于全人类的,不是哪个党派,哪个国家,某个个人的。

信仰是相信敬仰,是道德的行为准则。爱国和爱某个团体是两回事吧?中国人没有信仰原因很简单。

信人,往往会叫人失望。从大的方面说,国家对人民失信加专治,会直接影响社会和个人。

中国人的信仰自由是建立在维护某个团体和和人的基础上,是有条件限制的信仰。”

叶奋韬看着鸦雀无声的会议室,作为记录的苏紫以渴望的眼神看着他,希望听到他下面的言论。

“所以,黑字现在是信我一个人。如果我将要成为大家的信仰,那可真的不敢当,我和大家一样,都是普通人,能拯救大家的是大家自己。在这个祖国危难的时候,无条件的信仰就出现了。

那是什么呢?是为这个国家,为我们大家得到平等的生存环境,为我们有做人的尊严。

在黑字这面旗帜下,我们为祖国而战,为乡梓而战,这就是我们现阶段的任务和无条件的信仰。”

沉默中,突然,一声,两声,随即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