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75章 信仰论三

第一百七十五章 信仰论三

叶奋韬环顾着眼前的军人,“今天开会的人都是黑字的战斗人员,这里我想谈谈关于我们这支军队的建设问题。(《奇》biqi.me《文》网)[?.B.]对于我们来说,一支军队建设的好,对付任何困难的情况都是有把握打赢的。

大家先来想一个问题,一个国家受到侵略的时候,什么时间开始抵抗呢?正确的结论是,必须从受到侵略的那一秒钟就开始抵抗。

当一个国家面临侵略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因为敌我力量对比处于绝对不利的境地,在这时已经不能追求什么最好的选择,只能使事情不要变得更糟而已。

对于日本军队,凡是被征召的役龄青年,在被送上战场之前,都要接受三个月的严格到了只能用残酷来形容的军事训练。

与体质和技术上的训练相同步,日本军人还会受到可以说是洗脑式的武士道精神训练。

这种与精神上的双重训练,使日本军人不仅具备了相当高的作战技能,同时也具备了吃苦耐劳的精神,顽强的斗志,以及极高的服从性和团队意识。

这正是我们要学习的地方,也是必须要做到的。否则,我们凭什么说一定能赶走日本侵略者?凭什么说在战斗中取胜呢?

有人说岳飞不能称民族英雄这件事,开始我也想不通,但是后来想通了。既然金人现在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了,就谈不上他是民族的英雄。如果再这样说金人的后裔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闹独立,他们就会说,不是我们要独立,而是你们不把我们当成一家人看待。

历史就是历史,不应该是为当今的政客服务的。任何历史上的人物和事件,脱离了当时的的环境和背景,讲什么都是胡说八道。

就像现在抗日的英雄,不管是谁,也不管他的政党是什么,只要抗过日就应该是民族英雄,因为那不是内斗,那是抵御外辱,是为了这个民族,也就是说,死在抵御外辱的战场上才有资格叫民族英雄。

现在在中,普遍存在着强拉壮丁进行扩军的现象。而兵多需要的补给、装备就多,要的军饷也就越多。

这将给地方增加了沉重的负担,容易造成当地人民与军队的对立,而且也会严重影响官兵的士气。

队伍中的政治教育也极为薄弱,基本靠着打骂和体罚来维持,士兵们想念家里,又不知道为何而战,导致迅速扩编的部队纪律性很差,战斗力很弱,在战斗中经常争相奔逃,给本来能够作战的部队也带来了雪崩的影响。

实力不是保存出来的,而是打仗打出来的,血战磨砺出来的,百个经验丰富、身经百战的勇士,胜似千、万个听见枪声就打哆嗦、各怀心思的新兵蛋子,这是与日寇血战多场的教训和经验的总结。

以上说的,相信大家都有无数的例子可以佐证。

那么,针对我们现在的做法,我们做的就很好。没有强拉壮丁,人员知道是为了祖国而战。

给养不是问题,对阵亡和受伤人员都能得到妥善的安置,所有的非战斗人员可以做到安居乐业,保持很高的生活水准。

但是,大家不要过分乐观,毕竟我们进行的是游击战,短期之内不具备和日军硬拼的实力。

游击战只是一种迫不得已的生存方式,而并非打击敌军的最主要手段。说游击战争具有战略意义,是过于拔高其地位。

它只能证明一个民族在遭受强敌侵略时不屈不挠、决不言败、抗争到底的顽强斗志和精神,但并不能战胜现代化、有战斗决心的强敌。

在抗日时期,民众思想的混乱也确实很厉害,思想的混乱引起国家凝聚力的分化甚至是矛盾。最怕是在应该一致对外的非常时刻,思想的混乱和矛盾,也可以使国家不堪一击,抗战时期国民党政府的乱象,就是很好的说明。

人都有保持心理平衡的需要,一种交往如果不能维持一方或双方的心理平衡,势必造成关系的裂痕,而坦诚相待确实是维持心理平衡的一种好方法。

因为虚假常常比坦诚调子高,但曲高而和寡。虚假往往比坦诚念头远,然欲远则不达。坦诚的好处就在于避开空谈、切准实际,让目标可视、可信、可行。

如果有人要独立,问题多半不是出在那些闹独立的人身上。一个美国,多种肤色,多种种族,多种文化,多种语言的人在一起能够认同相同的一个国家,而中国人就不行,为什么呢?这个问题是不是需要我们大家好好思考呢?

联想到美国的陵园建在显眼的地方,没有围墙,经常能够看到人们祭奠的鲜花,说明这个国家的人民没有忘记自己的英雄,没有忘记那些曾经为了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流血牺牲的人们。

而我们的呢?我们的陵园.....谁还记得那些英雄呢,爱国主义教育,祖国在我心中,从何谈起啊。

所以,这样没人会看得起我们中国人,更不要说日本人了。一个民族,一定要有自己的英雄,一定要记得自己的英雄,这也就是我们黑字纪念碑的意义之所在。

对于军队建设,我以为,最最重要的并不是知识,而是责任感,是爱国,是自尊,只有自尊,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对于日本这样的民族,不要奢望利用亲和来感化,只能打!痛打它!让它永远记住那种疼的感觉,它才不会如此的嚣张。我们所谓的以德报怨,只能招来更大的屈辱。

当然,那些连祖宗都不知道是谁的汉奸,不管你有百般的理由,也是不可原谅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一个字,杀。

这里,我想用自己做的小词与大家共勉,

炎黄地,多豪杰,以一敌百人不怯。

人不怯,仇必雪,看我华夏男儿血。

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

手提黄金刀,身佩白玉珏,饥啖倭奴头,渴饮日寇血。

儿女情,且抛却,瀚海志,只今决。男儿仗剑行千里,千里一路斩胡羯。杀,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