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76章 视察参谋学院

第一百七十六章 视察参谋学院

“黎明,我想听听你们参谋学院的课,了解了解具体情况。

“好啊!现在这帮人比您想的要好,他们研究实战,都是很有心得的。”

“我悄悄地听,换装,搞突然袭击。”

“欢迎,这样能看到真实的水平。”

“美子,你不用跟着我了,不过给我们化化妆,让基地的人认不出我们,这方面你是行家。”

“老叔,现在是战术课,我们悄悄进去

。”

对我们黑字来讲,是战斗在日军心脏的抗日武装。讲台上的年轻教官侃侃而谈。

从某方面来说,我们这样一支抗日武装确实是处于日本鬼子的包围之中,但从更大的视野来看,日本鬼子不也处在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包围之中吗?

日本战争力量虽强,但它是一个小国,军力、财力都很缺乏,经不起长期的战争消耗,必然会采取以战养战的策略,也就是从中国被占领的地区掠夺物资,来支撑他们的侵略战争。

我们在敌人的腹心战斗,正可以破坏日本鬼子的罪恶阴谋。骚扰、破坏、除奸、伏击,不断的杀伤鬼子,间接的支持正面抗战。

而且这种斗争方式比正规战、阵地战更加艰苦,更加血腥,没有坚定的意志,不怕牺牲的精神是绝计不行。

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战场上士兵在冲锋的时候都很容易头脑发热,在同伴狂热气势的影响下,也就是说一旦进入状况了就会不顾一切的冲锋。

当然,只有新兵才会这样,狂热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旦作战不利或者伤亡惨重就会发生大溃败。

而你们是老兵,你们才会冷静的判断战场火力点,灵活主动地寻找战机。即使是真的作战失败了,也不会到处乱窜,而是更好的伪装自己,寻找敌人火力稀薄的地方突围出去。

下面我们来说说日军基本的战术要领。

其步兵班,排也就是组和小队的战术是以攻击为根本的,很强调部队在行进间展开接敌的速度和方法。

日军步兵班级战术多是从600--400米之间某点开始的。步兵班在集结点分组,补充弹药,明确攻击方向及可利用之地形地物,确定各组阶段性掩蔽点等战术要领。

然后分组展开,待机枪组进入第一射击阵地后,各组即向第一个掩蔽点机动。

到达第一点后,展开火力杀伤敌人,同时掩护机枪组机动

。机枪组到位后,再压制敌人,同时掩护其它组向前机动,如此循环。

其全班应于200米处略停,展开全班火力,清除已爆露的敌人火力点,及兵力密集的阵地。同时利用烟幕弹,曵光弹为夜间战斗使用,这样为日军直瞄重火力指引目标。

在这里,一般应有两轮打击,第一轮是面打击,消除全部当面火力。然后集中打击一侧以造成守军配置不均而被迫机动,从而最大限度地消灭机动中的守军力量,为最后攻击做准备。

在炮火准备尾声,步兵上刺刀匍匐前进,炮火停止后,展开全部压制火力掩护攻击中步兵.步兵应于100米左右转为全速冲击。

应该说日军的训练水平是很高的。日军士兵几乎全都受过单兵一边匍匐前进,一边射击的训练,这是根据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经验教训,对突破战壕防御而总结出来的作战姿态。

日军冲锋时无声无息,不吹喇叭,不高喊,全是手势,以求最大程度的让对手不知往哪儿打好,这都是从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总结出来的良好习惯。

退出教室的叶奋韬感叹道:“还真是头头是道,精神面貌也好,看样子,还是要让所有的各级指挥员参加培训。”

“不光是这样,关键是人员本身要有很好的教育。换成大老粗,坐得住住坐不住还都是问题。”

“你说到点子上了,还是要大批吸收大学生,起码也要达到高中毕业水平,这样接受和自我理解能力才强。”

“这间也是,轮流讲。我是总结了经验,都是小班,人少,精力集中,几个人下课还有开研讨会。”

日军防御战法分析

日本人防衘作战鲜有成功的战例。

这个与日人看不起战斗防御有关。日军较好的防御战大都是给予攻击者以一定的杀伤。

日军防线设计基本上是一线多点的格局,即一条主防线,多层多个火力支撑点。

火力点设置要旨是交叉火力,互相掩护。

主防线前出2000m有外围据点,后退1000m左右是炮兵阵地,2000m是预备队及装甲兵基地

日军防御一大通病就耐不住进攻及杀敌的性子,这个以后的讲课中可以用战例来说明。

对付这个战术的方法有二,一为积极防衘,一为防守反击。

积极防御的重奌在于消除敌人侧翼威胁,迫便敌人在我防御正面攻击,从而予敌以最大杀伤。

防守反击重点在打破敌人合击态势,常见于突围及扮猪吞虎之战例。

具体打法应为分三步。

第一步是准确地算出敌人迂回部队出发之时间,在敌迂回部队行至半途,迅速作后撤状,引诱敌正面部队提前转入强攻。

第二步放敌正面攻击部队接近我军,再以迅猛动作将攻击之敌击溃。

第三步对溃退之敌衔尾猛追,以造成敌人更大的混乱,然后迅速转身脱离战场。

以下我们结合战例分析。

“我说,你的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

“说实话,我其实是外行,只不过有资料。这帮人可不一样,用我们的话说,都是北大,清华的料,可不是一般水平。”

“装甲兵的课程没开?”

“我们不是没有吗?”

“现在先要灌输,我看他们,依靠现有的资料也可以自己分析,脑子都不错。”

“我是这样要求的,半年以后去部队实习,实习半年再回炉。”

“很好,经过实战的检验才是硬道理。”

“要不要再看,再听?”

“当然,明天还是我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