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77章 讲课感受

第一百七十七章 讲课感受

这是一个静寂的早晨,太阳已经高高的升在晴朗的天空,田间依旧闪耀着露珠。和风送来芬芳的气息,空气潮湿而静默,小鸟愉快的唱着清晨的颂歌。

叶奋韬早早就起来了,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贾莹,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走了出去。

美子已经把早餐摆好了,他挥挥手示意美子坐过身边:“等到大姐醒了,让她别等我吃中午饭了,你和她好好遛遛,然后把从天津市里带来的清酒,大米,酱油,日本豆腐,海带,海菜,海鱼都送到食堂

。你和你大姐代表我慰问一下你的同胞。”

这是一个大嗓门的教官,刚走进走廊就听见讲课的声音。

巷战,一般也被人们称为城市战,这是因为巷战是在街巷之间逐街、逐屋进行的争夺战,发生的地点通常都是在城市或大型村庄内。

巷战具有以下两个显著特点:

其一,是敌我短兵相接、贴身肉搏,残酷性大。由于战斗几乎都是以步兵轻火力突击为主,又都在视距内进行,地形复杂莫测,因此在巷战中,重武器没有用武之地。

在巷战中,部队的机动性受到严重制约。视野局限,使得观察、射击、协同非常不便,很多情况下部队战斗队形被割裂,只好分散成各个单元独立作战。

其二,是敌我彼此混杂、犬牙交错,危险性强。由于没有一条清晰的战线,敌我混杂,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胶着状态,而进攻一方在明处,抵御一方躲在暗处,则更增加了巷战这种军事行动所具有的难度和风险。

高大的建筑物和构筑在地下的掩体正是藏匿狙击手的好地方,在别人向你射击前,你根本不知道敌人是谁,子弹来自何处。

出其不意的伏击与防不胜防的狙击,常常使进攻者胆颤心惊,陷入惊惶不安的恐惧魔影中而不能自拔。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部队在野外遇到优势的敌军,实在摆脱不了就可以选择附近的村庄,发挥我们轻武器的优势打巷战。

“这都是你的资料吧。咋一听,还以为到了我们那个时代。”

“您就想想,他们领悟的多快,已经变成自己的东西。”

下面说说日军主要的作战方式。

1.遭遇战,指在行进间对敌作战的战术。正常行军时,多组日军斥侯在行军队列前方350m外进行三角形侦察机动

为确保日军所偏好的迂回侧击战术顺利实施,其斥候在联队以上编制兵锋两翼活动范围可达3000米,发现敌情后应迅速接敌。

炮兵应首先展开,然后压制敌方炮火,掩护部队主力完成攻击部置。

步兵发起攻击后,炮兵应全力压制敌人支援炮火及前沿火力支撑点。

若攻击成功,则应以炮火封锁敌人可能机动或撤退之路,步兵攻击要旨为穿插渗透,分割包抄敌军。

2.主动攻击,这是对有坚固工事的守军的攻击。

多数情况下日军会在夜间发起攻击,日人崇信夜暮掩护的效果,而且实战中证明也确实有效。

夜袭是游击部队对付鬼子和鬼子对付国军的常见打法。在白天强攻时,日军多采用持续的试探性进攻,与中国军队作战日军会在400米左右处停顿,等待作战指令,补充弹药和协调火力。

在这个距离上,日军前线步兵会以曵光弹和烟幕弹为日军直瞄火炮指示目标,待已方完成炮火准备之后发起梯次性攻击。

此类攻击多以步枪小组机动为主,旨在寻找守军火力配置及死角,并利用已方炮火及远程火力大量杀伤守军有生力量为随后的攻击做准备。

但鬼子也经常虚实结合,一旦发现守军防线弱点,则立即突破渗透敌方阵地。

日军在开始攻击后,会以分散为大大小小的多股部队实施多点渗透进攻,强调利用非正面火力,打击守军。

力求打乱守军通讯指挥及火力支撑体系,这种乱战的打法非常凶狠,常常给守军造成全线崩溃的错觉,屡屡造成严重后果。

“有意思,简直把日本人的战术研究透了。”

“还不都是后世的心得,小鬼子的指挥官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最主要的是日军士兵的执行力超强,战术执行的不折不扣,建制即便被打乱,也能顽强应战。”

“是这个道理,逆风,顺风都一样,我们以后也要这样

。”

下面以我们的基地为例说明地形地物的重要性,那个教官接着讲课。

我们基地的西面,从狭沟入小东沟,至青山岭出口,全长三公里,沟深十米至三十米,宽十米至二十米。

沟左侧是高山,势如峭壁。沟右侧状如刀削,上沿与沟底平行。沟的出口处,左侧山势平缓,青山岭傍山面沟,距出口处约四十米,右侧是一片不大的开阔地。

狭沟至小东沟的三公里地段非常适合于打伏击,因为这一带地形狭长,沟深路窄,地形非常险要,两侧高地便于隐蔽部署兵力、发扬火力和展开突击,进入的部队则无法展开,不能守也不能攻,如钻入风箱里的老鼠。

在此地埋上适当当量的炸药,装甲部队和重型火炮就派不上用途,以现在我们的装备,轻装日军构不成威胁。

基地一旦暴露,日军只能从下营镇方向来,这三公里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加上我们基地前的五公里伪装阵地,几乎可以说万无一失。

主要的威胁来自空袭,所以,布置五处机关炮的密集火力,加上树木的掩盖,应该不会造成重大的损失。

“这小子分析得真是头头是道。”

“您还满意吧。”

看着兰黎明有些得意的表情,叶奋韬笑了:“还要怎么满意?瞧你得意的样子,知道答案还要问一遍。”

他顿了顿:“看见他们,我不由得感慨万千。

那真是风起,战火欲来风满楼,烽火狼烟战不休。

山河破碎,泪海血流,染红整个中华的永恒伤痛。

晓月浮芦沟,一笔凝重入心头。

我们要以一颗赤子之心,重回那战争的年代,雪耻国恨,快意恩仇。”

“老叔越来越像一个诗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