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85章 溶洞之行一

第一百八十五章 溶洞之行一

星星在无际的灰蒙蒙的天宇上闪烁着动人的光芒,蝈蝈和蟋蟀在草丛中轻轻唱着歌曲。

辽阔的田野,开始发芽的庄稼,弯曲的伸展在黑夜中的土道,都在静穆的沉睡之中。

屋里灯光很亮,姚先生对黑字的纪事报看得很仔细,随行的两人也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只是他的目光越来越凝重。

在早晨的朝阳中,新的一天开始了。

“一家子,一看您的脸色就知道昨晚看您没怎么休息,您看电文,俩字,同意。”推门进来的姚水明说道。

“客随主便,您安排吧!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中午吃完饭就走,英杰定的席面,要不吃就浪费了。”

四干:琥珀桃仁、青梅、瓜条、黑瓜子。

四鲜:橘子、苹果、南荠、锦糕。

四冷荤:腊肠、松花、海蜇、鸡丝拌粉

四点心:夹沙饼、金钱盒、蛋糕卷、酥合子。

六小件:扒海参、炒虾仁、桃仁鸡丁、鲜蘑豌豆、桂花鱼骨、溜凤眼鱼卷。

四大件:干烧鱼、元宝肉、烧蒸鸡、烩鸭条。

“一家子,没办法,县城就是这水平,等到了天津到我的馆子里我请您吃满汉全席。”

姚先生掩盖住自己内心的惊愕,静静的坐了下来。

一路走来,从蓟县县城到溶洞的风景还是赏心悦目的,如果没有战争,倒不失为一个游山玩水的好去处。

在李英杰的引领下,四个人受到了孙志武的热情欢迎,李英杰事先已经告诉了孙志武他们的身份和叶奋韬交代对他们的态度。

溶洞里很安静,也看不到什么人,只有当值人员静静的守在岗位上,李英杰领着三人来到洞中央。

“你们自己先四处看,这里对进入的人不保密,只要进了这里,大家都可以自由的交谈。各个公共房屋都有标示,大家可以随意。禁止区要经过一定级别的长官批准,私人房屋要经过主人同意后才可以进入。”

李英杰不好意思的对姚先生笑了笑:“我和总队长还有些公事,大家随意,不要客气。”

姚先生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象,阅览室里坐满了人,课堂里老师在教授知识,这仿佛让他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一身别致整齐服装的军人们见面愉快的敬礼,非军人礼貌的打着招呼。

快到晚上吃饭的时间,李英杰陪着三个人来到食堂。

黑字的伙食让他们大开眼界,每个人一个木制的托盘,上面是一荤一素两个菜,一碗汤,主食也很丰富,在这个艰苦的时代里,人人吃的看上去好像都是大餐。

李英杰特地多要了些菜和馒头。

“每天都是这样吗?”

“是啊

。周末有加餐,是四菜一汤。但是,有个规定,任何人不能浪费,吃多少要多少。”

看着靠墙一侧那排桌子:“那些人怎么吃的不一样,还能喝酒。”

“他们是休息日,可以自己花钱吃,食堂专门有小炒菜单,可以自己点,你们也可以,记我账上即可。”

“这是什么意思?”

“我买额外的东西要从工资里扣,这是规矩。包括不远处的那个商店,一般情况下,蓟县每周都送货来,溶洞的人也可以自己订货。”

“阅读室为什么这么多人?”

“那也是因为黑字的规定,三年之内达不到小学毕业水平,五年达不到初中毕业水平都要开除。考试是很严格的,只有一次补考的机会,所以想成为黑字的成员不容易。”

“那些老师是请来的吗?”

“不是,是以前学生军的成员,不适合野战部队的作战要求转行当老师,他们的南苑之战听说过吗?”

“没有。”

“那可要好好听听溶洞里的人讲,这些人在这里都是很受尊重的,黑字成员家里没出嫁的姑娘都惦记呢。”

“没有规定吗?”

“没听懂。”

“结婚的年龄,资历。”

“只要满十八岁,双方自愿即可。这是自己的事,黑字不干涉个人的自由。”

李英杰看着他们:“老领导,您让这两位同志下去和他们聊聊天,晚上可热闹了,你们可以去俱乐部,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的想法,自由的探讨对世界的看法。”

“没有限制吗?”

“没有,思想是自己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好像在蓟县县城已经讲过了,对我们的情况还是自己了解吧!我就不多说了

。老领导,吃完饭,我还要上课,你们自便。”

俱乐部的热茶是免费的,当姚先生他们走进去的时候,他仿佛看到大学时代辩论会的场景,又仿佛到了大学诗社那**的时代。

谁人流落在街头,谁人生离别骨肉,谁人读史双泪流。我们苦难的土地,建立在多少抗战英雄烈士的枯骨坟塚之上,血沃中华的伤口,那么深,那么重。

战死在疆场的先烈以他们壮烈的人生书写了为民族生存而顽强不息的战斗篇章足令我们缅怀敬仰。

今天,历史光荣地赋予我们发扬先烈们为民族解放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彻底粉碎小日本一切痴心妄想和讹诈,用百倍的仇恨,万倍的打击力度去报倭人欠下的血海深仇。

每个激昂的演讲者旁边都是一群的听众,演讲者慷慨激昂,听者热血沸腾。当然了,什么话题都有。

“还是李队长,严队长,张队长他们好,杀鬼子,汉奸机会多的是,哪像我们成天没机会出去。”

“你申请啊。”

“给刷下来了,不过,听说有机会了,过两天我开始学习迫击炮,到时就能出去了。”

“我嘛,可能没机会了,重机枪手,没有这个配备。”

“你有机会上学生军,他们正扩编。”

“我才上到初中,那起码高中毕业,我再努力也得三年,到时别再鬼子,汉奸都杀光了。”

“说的也是,不过汉奸不少,够杀一阵子的,规定没改,还是有一个杀一个。也不知道哪个小子提出争取汉奸反正,吃饱了撑的。”

姚先生身边的一个人走过来:“兄弟,汉奸是能争取的。”

“这位兄弟不认识,新来的?”

“我不是黑字的人,是李英杰领我们来的。”

”哦,李队长领来的。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汉奸一定要杀,没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