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86章 溶洞之行二

第一百八十六章 溶洞之行二

“那能和我说说理由吗?总要有个理由吧。”

“举个例子吧!如同一个娶妻成家的男人,你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你的妻女母亲不受**和骚扰。那如果,你以自家贫穷,与强盗实力悬殊,就向强盗献媚,并打开家门迎接强奸犯们鱼贯而入,还给强奸犯们搓背捏脚,甚至还拿来家里的好东西,那你还是个男人吗?”

“汉奸里也不是都是真的汉奸,有些被生活所迫。”

“是啊!不还有一条吗?阵前调转枪口杀鬼子也能证明还能加入我们。”

“你这样说太武断。”

“我只要不违反纪律就可以了,看你这态度,黑字是不会要你的。”

“我们抗日也坚决,我们是八路军。”

“我不会加入八路军,没吃没喝不说,每人不到十发子弹,那能杀多少鬼子?”

‘老李,别跟他说了,我们和他不一码事。“旁边的人叫住了说话的人。

”我们杀鬼子也不含糊。“

”拉倒吧!我们学生军在北平南苑那是和鬼子一个师团较量,楞打了一天,死伤和鬼子相比一比十。”

“老李,停止吧!没什么可聊的,赶紧念书去,学生军不要高中水平以下的。”

“回见,您了,我还得读书去。”

“我也回见了,我得去学习战斗救护。”

一个大姐领着一个羞涩的姑娘来到一个演讲者的面前:“雷教员,您先停停,今天我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于大姐,我不是说了吗?”

“没说清,我不认可。今天人多,你说的得让我认可

。”

“大爱无疆,怎能沉迷于个人的情感。巨龙在怒吼,孤独在飘走。满腹的烦忧,随风飘散在天空,让这虚拟世界化为秋水。”

“你说的我不是太明白,但意思我听得懂。我妹子已经十九岁了,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打日本人,等到日本人都打跑了再结婚,是吗?”

“我觉得配不上,您看我残废了。”

“配不上?大家说说,他是谁?”

“雷教员啊。”

“他原来是哪的?”

“学生军啊。”

“学生军,那是什么?学生军都是战士,都是勇士,都是真正的男子汉,大家说学生军的人有孬种吗?”

“那还用说,谁不知道?.....”

“以前是我妹子配不上他,现在我妹子一年就小学毕业了,要不了两年,初中也能毕业。好好学习不都是为了配得上你,像你一样打鬼子,像你一样有知识。”

说完,拉过那个腼腆的姑娘:“妹子,你说说。”

“雷教员人好,对我特别好,我是真的喜欢他,和他在一起,我可以好好学习。最主要的是,他是真正的男子汉。他腿有毛病,那是光荣,打鬼子留下的。再说了,成婚以后我好照顾他。这年头,找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容易啊。”

“听听,我妹子说得多好,你表个态,喜欢我妹子吗?”

“喜欢,她人聪明又好学,长的还漂亮...”

“大家说说,这是啥意思,大家听明白了吧?”

“明白,雷教员也真是的,喜欢就明说。”

“学生军的秀才说话都是这样,都是有学问的人,不好意思直说。”......

“雷教员,什么都不用说了

。打鬼子和成亲没冲突,我们打不走,孩子接着打,要是都不成亲,我们万一有个意外,谁打鬼子?”

“对,对。”

“雷教员,表态。”

“雷教员,冲锋。”.......

“于大姐,我接受。明天我就向她正式求婚。”

“这不就对了,后面的事我来操心吧。妹夫,哈,哈,哈。等等,求婚,还这样麻烦,直接结婚不就得了。”

“我家是北平的,父母都不在这里。我想啊!在这里有我哥,得让他代替家长。”

“谁啊!在哪?”

“在基地,是学生军的中队参谋。”

“成家了吗?”“据我知道,还没有,比我大三岁。”

哗,顿时,屋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围了过去,此时没有人说话,只是眼睛直直的看着于大姐。

于大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敢正视众人的眼睛。

突然,一个半大小伙子说话了:“于大姐,既然没人说话,那我说两句。”

“毛头小子一边呆着去,你妹妹才多大。”

“我妹妹今年十六,岁数不够,可我姐25了。”

“一边呆着去,十**的还没说话,小心找打。”

“我姐是严队长突击队的队员,以前不好意思说,今天告诉大伙是因为我着急,我姐不小了。”

“你个毛头小子说的是真的?”于大姐张大嘴巴看着他,好想不认识似的。

“那明天我带你去见我姐。”沉默还是沉默,然后,人们默默散去。

看着又坐回桌子的老李:“这位兄弟,怎么了?好像刚才你们都有话说,怎么那个小伙子一说他姐姐,你们都不说话了

。”姚先生轻轻地问道。

“你没听见,他姐是突击队的成员。”

“那又怎么样?”

“我们的姐姐,妹妹的条件都赶不上呗。”

“为什么?”

“你是外人哪知道?突击队那是精锐,能入选不是容易的事。除了必须达到高中的学习水平,在战斗力方面要达到很高的水平,有各种指标。你们是李队长请来的,到时问他吧。”

“我来了,老领导,有什么事和我说。”

“刚才说到突击队员的标准。”

“哦,一般人达不到。”

“能说说吗?”

“这样吧!明天早晨看一下我们特勤队的训练吧!这地方有限制,都是基础训练,主要是为了保持体能。”

“你看这样行吗?让小黄跟着训练,可以吗?”

“行,都是基础训练,应该没问题。”

旁边的小黄看了看李英杰,其实是心里不服气,李英杰也看了出来,笑了笑没说话。

早晨靠金海湖的那面,溶洞的人在训练,溶洞这里为了方便,从洞外开出了一条小道,直通山上,湖边还有左右两侧各长500米,宽不到三米的平整土地。

李英杰看着一身黑字训练服的小黄:“好了吗?”

“没问题。”

李英杰指着地下的一溜背包:“背上这个到山顶再回来,这样五趟。”说完,自己先背上。

小黄拿背包的时候有些后悔,因为那里面是砖头,更奇怪的是山靠溶洞岩壁一侧,一溜光着上身的汉子举着枪,枪上吊着水壶在静立着。